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恩公呐!
    当长孙冲在阴冷潮湿的深山老林里酝酿着阴谋诡计的时候,房俊正坐在吴王李恪富丽堂皇的王府里,美酒佳肴谈笑尽欢……

    看得出来,李恪的适应能力很强,离开长安来到扬州依旧是那个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浊世翩翩佳公子,帅气得一如既往的让房俊嫉妒……大抵是心底的那份本不该有的执念彻底消散了吧,现如今的李恪笑容愈发阳光,似乎连微笑的时候露出来的牙齿都散发着开朗的魅力。

    房俊喝了一杯酒,叹道:“人逢喜事精神爽,看殿下神情如此洒脱自如,想必这扬州姑娘祸害了不少吧?”

    “噗”

    一旁陪酒的权万纪将刚刚喝进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瞪着房俊说道:“侯爷,慎言!殿下乃是堂堂天潢贵胄,分封吴越坐镇扬州,乃是代天子守牧四方,代表的是皇帝的威仪!侯爷这般胡言,大为不妥!”

    房俊斜着眼,瞅着胡须花白的权万纪,笑道:“老权,本侯是你的恩人啊你知道不知道,都说你正直有节、刚正不阿,就是如此语气对待你的恩公么?”

    若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权万纪此时应该被李二陛下将其在李恪长史的任上罢职,然后分派给齐王李佑那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最终被李佑安排人给乱箭射死……

    现在历史因为房俊发生了偏转。

    李佑得到房俊的支持,手握大量玻璃等紧俏商品的货源,在齐州一代混得风生水起,有权有钱小日子滋润无比,没精力如同原历史那边胡作非为,李二陛下自然不会怒其不争再次委派长史加以管教。

    而李恪这边亦未发生那次踩踏良田事件,李二陛下对于权万纪的工作成绩还是很满意的。

    因此,房俊说自己是权万纪的救命恩人,当真不是胡说。

    只不过事情的真相永远无法证明而已……

    听房俊满嘴胡言,权万纪气得胡子都翘起来,怒道:“素闻房二郎棒槌之名,老夫还曾替你分辨,谁家少年不轻狂?可现在老夫才知道,关中百姓这几年受你荼毒何等深重,简直就是狂妄小儿!”

    权万纪为人最是正直刚硬,他不鄙视无能之人,亦不嘲笑软弱之辈,却最是看不惯不讲规矩!在他看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天地之间必然需要规矩去约束、去限制,然后方能自由运转,此乃天知道!

    房俊小儿胡言乱语,在殿下面前亦放浪形骸,简直不当人子!

    房俊听权万纪开始教训了,顿时反驳道:“怎地,本侯的话老权你不信?来来来,本侯给你分析分析,你就知道本侯所言非虚!”

    他一手持壶,一手持杯,起身来到权万纪身边盘腿大坐。

    他不讨厌权万纪,人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但是非要将自己的性格强行加给别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说实话,若非有权万纪的苦苦相逼,齐王李佑当真能一怒杀了他,最后不得不咬着牙向他老子竖起了反旗?

    他觉得今天应该教训教训权万纪。

    何曾有人敢在权万纪面前如此放浪?老权蓝色发白,鼻子都快气歪了……

    李恪苦笑道:“二郎莫闹,权老师性情持重,你要尊敬一些。”

    房俊一翻白眼:“尊敬是放在心底的,而不是放在形式上,权长史,以为然否?”

    权万纪怒哼一声,闭嘴不言。

    说什么?

    说房俊说的有道理?

    虽然事实如此……但打死也不说!

    房俊便对李恪说道:“你看看,权长史默认了。”

    权万纪这个气啊!你那只眼睛见到我默认了?

    房俊也不理他高不高兴,替他斟了酒,说道:“权长史,你说当初陛下为何委派你前来吴王府担任长史?长安城学问比你好,人品比你好的有的是,为何偏偏就选了你呢?”

    权万纪哼了一声,一张老脸满是傲然:“那是因为老夫刚正持重,绝不随波逐流!”

    房俊一拍大腿:“着啊!正是如此!那么权长史想一想,现如今吴王殿下行为检点,治理扬州井井有条,可齐王李佑在齐州那边胡作非为欺男霸女,您说陛下会不会看到您在扬州的业绩如此出色,干脆将您调到齐州去,调教一番齐王李佑那个家伙?”

    权万纪老脸一愣:“这个……”

    当真有可能啊!

    他权万纪凭什么得到陛下信重?正如房俊所言,陛下身边能耐比自己大、人品比自己好的不计取数,不就是因为自己刚正,不因王子的尊贵身份而能加以严厉管教么?

    若是当真给自己调往齐州,去调教李佑那个小魔王……

    权万纪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李恪虽然傲气,但明晓事理,虽然有时亦难免犯下张狂桀骜之错,但只要自己事后强硬训斥,李恪往往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知错能改。

    可是李佑那小子“混”出了名的,最是不服管教,自己若是去了齐州,那可有罪受了!

    可是这跟房俊有何关系?他又怎地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房俊循循善诱:“李佑那小子最是桀骜不驯,而且心狠手辣,依着您的脾气去了齐州,这也管那也管,管不听了就向陛下告状,你说李佑会不会恼羞成怒一刀将你宰了?”

    权万纪下意识的一哆嗦,瞪眼道:“他敢!”

    不过心里却是一阵阵发虚,李佑那小子什么性情,他也是有所耳闻的,混起来没边儿,光明正大的将自己如何是绝对不敢的,但若是私下里安排几个杀手,放一放冷箭,或者给自己的饭菜里下点毒……完全有可能啊!

    天高皇帝远的,到时候就算是皇帝有何疑心,也找不到证据啊!

    权万纪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房俊继续说道:“可是呢,本侯给李佑那小子安排了很多事情做,所以那小子现在很省心,也不搞事情了,陛下自然就不会将你调往齐州。你说说,这算不算是本侯救了你一命?”

    李恪以手抚额,一脸无奈。

    这要是换了旁人,绝对会啐房俊一脸!都特么是你自己在自说自话,就敢说是我的恩人?偏偏权万纪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刚正,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知变通,一条道走到黑,死心眼儿……

    前后因果这么一串联,权万纪发现房俊说的当真不错。

    可若是喊房俊一声恩公……

    权万纪张不开嘴。

    看着权万纪一张老脸抽成了菊花,李恪实在过意不去,一把扯着房俊,拉着他说道:“休要在此胡言乱语,且随本王入后宅,你的几位嫂嫂可都想见见你呢。”

    房俊还要跟权万纪说几句,却被李恪拉走了。房俊是高阳公主的驸马,自然不算外人,王府的内宅是可以出入的。

    独留下权万纪一脸纠结,左思右想,不知如何应对,只得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

    吴王府的后宅,房俊见到吴王妃杨氏的一刻,吓了一跳。

    往昔在长安城内端庄贤惠、容颜秀美的杨氏,卧在床榻之上双目紧闭气若游丝,形容枯槁,瘦的皮包骨头,早已没了昔日的风采。

    房俊先是见礼,然后向李恪急道:“王妃这是染了何病?可曾从长安叫来御医诊治?”

    李恪黯然半晌,长叹道:“病入膏肓,已是药石无效,今日叫你进来,不过是见上最后一面而已。”

    房俊心中一沉。

    昔日在长安,自己出入李恪的府邸如同自家,与这位温婉贤淑的王妃娘娘很是熟稔。却不曾想长安一别,今日再逢已将阴阳两隔……

    两人伫立半晌,默默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