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章 铁矿场
    “二郎,兵卒们远行千里,不服舟船,不必太过苛责。只是晕船太过难熬,看来要勤加训练才是。”

    房俊这才恍然,自己怎会忘了这茬呢?悻悻然放下马鞭,觉得有些丢人,就瞪眼道:“晕船算得什么事?晕啊晕的,就习惯了!”

    留下刘仁轨、刘仁愿、席君买三人大眼瞪小眼,尽皆无语。

    晕船这种事的确是晕啊晕就习惯了,可是等到习惯了,估计人也废了……

    房俊话说的狠,毕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在码头歇了大半天,这才督促上路。

    还不停的对着兵卒们感叹道:“某就不是当将军的料,慈不掌兵啊,心肠太软,啧啧啧……”

    三大战将跟在他身后绷着脸,不说话。

    也不知是谁刚刚还说晕啊晕的就晕习惯了……这叫心肠软?晕船这种事要不了命,可谁都知道它有多难受,铁打的汉子也顶不住晕个三两天,等到晕习惯了,皮都得掉一层……这得有多狠!

    这次还带了不少建筑铁厂需要的材料,大多数是一些耐火材料,还有大量的粮食食物,毕竟这么多人每一天的食物消耗都是巨大的。留下大部队看船,其余连兵卒带工匠一共两百多人将物资分一分扛着放上了马背,就上了山。

    战马驮着物资,人牵着马,艰难的行走着。

    翠螺山临近长江,江风一年四季鼓荡不休,山中倒没有太多江南山区常见的雾瘴。林木茂密青翠,山间溪流潺潺,虽然只是一座不大的山包,远不及关中那边雄伟挺拔的山脉巍峨壮观,却也有一种幽深静谧的肃然。

    沿着一条溪水溯流而上,溪水旁的小路不知多少年无人行走,落满了厚厚的枯叶,脚踩上去就发出一声声细微的轻响,时不时会有蛇虫鼠蚁被惊醒,惶恐无助的四下逃窜……

    越往山上走,林木越是茂盛。巨大的树冠伸展开来遮住了河面上的天空,茂密的树叶藤蔓肆无忌惮的生长,遮天蔽日,密林中阴暗潮湿。

    房俊越走越是感叹,未曾开发的江南地区,这种最原始的状态比之亚马逊的那些雨林也丝毫不差。只是当人类见识到了这片土地的肥沃,便会开始动用无穷的智慧征服这片土地,同时亦会展现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事实上,在这个年代,这种征服已经陆续开始。

    一手是人类的文明繁衍,一手是上天赐予的浑然天成,到底哪一个更重要,谁也没有最标准的答案。只是希望当人类不停的夺取各种生物的生存空间的同时,能够更加爱护自己的家园,不要等到频临绝境的那一天,才知道是我们亲手毁灭了我们自己……

    渐渐的,高大的树木开始稀少,头顶的蓝天越来越多,人的心胸也开阔起来。长时间行走在阴暗的密林之中,会极大程度的影响人的心理情绪,压抑、烦躁、恐惧,最终在见到头顶蓝天的时候都一扫而空,贪婪的呼吸着充满了阳光的空气。

    韩奔伸手指着远处的山坡:“那里就是我们的铁厂!”

    房俊手搭凉棚,极目望去。

    走出这片茂密的密林,便很少见高大的树木,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和粗壮的杂草,在大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一直延绵到远处微微起伏的山坡。

    山坡上肉眼可见的一个巨大矿坑,露出黑褐色的内里,就好似一块碧绿的地毯上一个巨大的疮疤,丑陋而狰狞。人类的文明总是与大自然格格不入,诞生与毁灭,进步与破坏,总是不能和谐统一……

    大队人马开始向山坡进发。

    望山跑死马,看似近在眼前的山坡,却足足走了一个时辰。

    等到来到山坡的矿坑前,天边的夕阳已经放射出灿烂的余晖,将近两百人的队伍人马俱疲。矿坑的边上,挨着竖起的两座高炉已经搭建起了十几座坚固的木屋,留给以后逐渐增加的工匠和护矿队居住。

    家里的工匠认为不需要如此大张旗鼓,只是前来开采一下,有多少矿能不能炼出好铁还有待观察,一次性的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明显不明智。

    房俊力排众议,坚决将此处作为从今往后房家最重要的一个铁厂来建设,所有的设备都是最好的,所有的后勤都要给予最完美的保障。

    开玩笑,这里若不是最好的铁厂,大唐还有何处可以建铁厂?事实证明,房俊是对的。自从按照房俊的指示在这片区域内勘探,就已经发现了足足三四个可以露天开采的巨大铁矿脉,质量足以达到房俊的要求。

    一条溪水从森林茂盛的山巅一路泻下,由于地势落差较大,水流很是湍急,铁厂就建在溪水之畔,房俊对此很是满意。最大程度的利用水力资源,这是他的理念,现在看来也被房家的工匠们继承了这个优良传统。

    这大抵是后世的南山广场一带吧?

    房俊张望这四处地势,心头莫名的一阵悲楚……

    上辈子的初恋,就是个安徽姑娘。长得不是惊艳的那种,但是很秀气,性格也好,在经济上并不是那么热心,看起来超凡脱俗,实际上却很实在。安徽女人虽然比较温和,她们不仅可以成为好妻子、好母亲,而且可以成为好朋友。房俊记得他们分手之后,还会时不时的聚一聚,关心一下对方的生活。

    也正是这个生长在安徽南部山区里的姑娘,让房俊知道原来咱国家的少数民族可不仅仅是五十六个。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要求按“名从主人”原则,让各民族自报族称。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全国自报登记下来的民族名称逾400种,仅云南一地便有260多种民族名称。

    更令房俊惊讶的是,原来并不是所有的汉人都是汉族……

    后来按照文字、语言、历史、文化等等因素对多如牛毛的民族名称进行整合,到了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才正式确认了五十六个民族,其中五十五个少数民族。

    有太多人口稀少的民族湮灭在了历史之中,被历史的滚滚车轮碾碎,最终被世人所遗忘。

    也正是在初恋姑娘那里,房俊知道了某一个早已在二十一世纪消失的民族,长久以来一直保持了女人身上纹一个神秘图案的传统。

    所以,房俊能够在长安醉仙楼中识破明月姑娘的身份……

    休息了一晚,翌日清晨,房俊便在韩奔的陪同下视察矿场和铁厂。中國的铁矿石在全世界范围内来说质量不佳,这是公认的,但是对于一千多年前的冶铁业来说足够了。又不是制作什么精密的仪器,要那么高质量的钢材干嘛?再者说,就算有质量优良的铁矿石,房俊也提炼不出各种各样的合金钢……

    只要开采便利、储量丰富,就足矣。

    很幸运,这处矿场无论质量储量亦或开采条件都非常好,掀开薄薄的土皮和岩石,就是黑色的磁铁矿,甚至有淡黄色的伴生铜矿,这可是意外之喜。

    铁厂的高炉是按照房俊的图纸建造,这里有漫山遍野的高岭土,是最佳的耐火材料。

    “这附近的山岭,将会统统划入房家名下,除了码头挂在东大唐商号的名下之外,铁厂、矿场都是咱家的,将这附近的地势平整,铁厂规模要扩大,就这么两座炼铁炉哪里够用?起码二十座才行!还有,那边沿着山坡建起来几座瓷窑,没有工匠就去高价招募,反正咱家出产的东西都能买个高价,不要舍不得投入。”

    房俊意气风发的站在铁厂前,好似千年之后的伟人一般,手指在半空处画了一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