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零二章 风波恶(中)
    前一刻还是静谧幽深的丛林,下一刻便蝗虫一般窜出无数衣衫褴褛手持棍棒刀叉的暴民。

    房俊有些发愣,不会这就是李恪所说的山越乱民吧?

    李恪这张臭嘴呦,简直跟乌鸦有的一拼……

    兵卒和工匠们都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刘仁轨最先反应过来,大喝道:“是乱民!所有兵卒集合,刀出鞘箭上弦,保护侯爷!”

    “快快快,发什么呆呢?一群衣不遮体的乱民而已,卵都吓破啦?”刘仁愿连推带踹,将一个个发傻的兵卒打醒。

    席君买抽出腰间横刀,大吼道:“大家不要乱,都退到矿坑那边去!”

    混乱的兵卒很快稳定下来。

    刘仁轨跟席君买都是跟随在西域跟突厥狼骑面对面真刀真枪的干过,相比于突厥狼骑发起冲锋之时那种遮天蔽日地动山摇的威势,眼前这些杂鱼一般的山越乱民显然不够看。

    刘仁愿更是雕阴大族出身,家族世代戊守西北与蛮夷作战,丝面对山越乱民丝毫不惧。

    将为兵之胆,只要几位主将不乱,队伍很快聚集起来,在刘仁轨的指挥下缓缓撤退,包括工匠们在内,都退到矿坑后边。因为连续开采铁矿石,岩石山皮矿渣等等都堆在矿坑前边,形成一条明显高于四周的土梁,这时候恰好成为最好的掩体。

    大唐国内承平日久,对于弓弩等远程兵器的管制相当严厉,等闲不会有这类大杀伤性的兵器流落到民间。山越乱民连一件像样的横刀都没有,刀叉倒是不少,但是威慑力全无。

    所有人马都退守矿坑,兵卒里的弓箭手全都箭上弦,箭簇微微向上,行程抛射的角度。等到准备就绪,房俊大喝一声:“放!”

    几十张弓弦一起弹出,发出“砰”的一声闷响,一片乌云也似的羽箭被弓弦带动,腾空而起,在空中不断上升,然后呈抛物线的角度斜斜落下,射入密密麻麻的乱民之中。

    “噗噗噗”

    毫无装甲防护的乱民的血肉之躯如何抵挡大唐军队制式三棱箭簇的抛射?锐利的箭簇狠狠的扎进肉里,血花飞溅,一片哀嚎!

    “预备!”

    “放!”

    “预备!”

    “放!”

    三轮齐射,山越乱民留下遍地尸首,终于迫至矿坑前三十丈,却也仅此而已。这些乱民不过是山林之间讨生活的农夫猎户,虽然崇尚祖宗当年祸乱江东的威风,却也不曾忘记贞观八年那一场近乎于屠杀的杀戮!

    这些乱民里的不少人,就有父辈兄长在那次叛乱当中被屠杀殆尽,似乎知道此刻,他们才想起大唐府兵的残暴战斗力对于他们这些乌合之众的乱民来说,犹如铁锥入肉,锥之见血!

    回头瞅瞅一路冲来留下的遍地尸骸,一个个都打了个冷颤。

    面前的可是大唐府兵啊!

    自己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对手呢?

    恐惧如同瘟疫一般蔓延,乱民个个心生惊惧,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脚步。

    房俊以及兵卒们齐齐松了口气。

    虽然几轮弓箭齐射之下毙敌无数,但剩余的乱民依然漫山遍野,放眼望去绝对不下于上万人!若是不能震破敌胆,就算这上完乱民再是乌合之众,也足以将几百兵卒统统湮灭!

    刘仁轨却没有房俊的乐观,沉着下令道:“横刀在前,长矛在后,弓箭最后,布好阵列,如论这些乱民如何冲锋,任何人都绝对不许退后一步,违令者斩!”

    最怕的就是这时候有兵卒扛不住压力,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而崩溃。一旦有一个人害怕崩溃,立即对导致所有人的意志都瓦解,那可就当真要被这些凶残的乱民一口一口咬死了!

    房俊沉着脸,朗声道:“不过是一群食不果腹的乱民而已,你们都是大唐最出类拔萃的军卒,难道会害怕这么一群蛮子么?今次战斗,战死着功勋三转,赏钱十万!重伤者功勋三转,赏钱十万!只要获胜,所有人赏钱五万!”

    兵卒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吼吼吼!”

    充当各大豪门的看门狗,为了各大家族的利益舍了命,为的不就是一个可以封妻荫子的功勋,为的不就是大笔大笔的铜钱么?

    十万钱!

    功勋三转!

    这可是大唐正规军队哪怕踏破了突厥牙帐都没有得到的超级奖励!

    见到房俊如此大方,还有什么好说的?

    死战而已!

    若是今日不能杀退这些山越人,自然一切休提。可若是能逃出生天杀出一条血路,得到的赏赐远远比自己的命值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房俊的承诺,顿时将全军的士气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死战!死战!死战!”

    所有的兵卒热血沸腾,震天狂吼!

    能够成为各大家族的家将部曲,本身就必然是有一副好身手有不要命的血性,否则如何能维系家族安危?甚至其中大部分都是随着部队跟突厥、跟吐蕃、跟土谷浑真刀真枪干过的老兵,这些兵卒,就没有一个孬种!

    房俊自己也激动得双腿打颤,娘咧!“勒索”各大豪门的这些家将部曲,真是特么太值了啊!既然拥有这等血战到底的士气,只要稍加调教,就绝对是一支打仗不要命的铁血雄狮啊!

    只要今天能留住命,这些兵卒自己就必须死死抓在手里,打死也不还给各大豪门!

    山坡上的山越人被山顶爆发出的吼声吓了一跳,再听到“死战”的口号,个个吓得脸色发白。不过是想要杀死这些唐军抢夺他们的物资而已,谁愿意把自己的命丢掉?更何况自己丢掉了命,然后所有的物资都被其他人分了,有谁会想着自己家里的老婆孩子么?绝对不会!非但不会给自己的家里多分一些,反而只要自己一死,立即就会有人去睡了自己的婆娘毒打自己的孩子……

    傻子才这么干!

    山越人的士气渐渐低迷,不少人甚至缓缓的移动脚步,向后退去。

    正在此时,一声洪亮的嗓音炸响:“你们还是山越的子孙么?”

    山越人浑身一颤,望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一个铁塔般雄伟的身躯快步走上山坡,鹰视狼顾之间犹如魔神降世!

    山越人的宗帅乌朵海终于到了!

    乌朵海看着遍地的尸体,再看看吓破了胆裹足不前的族人,气得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真特么废物啊!

    上万人围攻几百人,就是一人一口唾沫都给他淹死了,居然临阵退缩了?乌朵海总觉得身后不远处戴着斗笠的长孙冲在冲着他的背影尽情嘲笑,脸孔一阵阵发热,怒气勃发,猛地从身边一个护卫手中劈手夺过一根狼牙棒,大吼道:“汉人孱弱,只会依仗兵器抵抗我们,可他们总共就这么几个人,能有多少箭矢?本宗帅就冲在最前面,让我的身体来抵挡汉人的弓弩,山越的子孙们,跟着我冲啊!”

    言罢,乌朵海挥舞着巨大的狼牙棒,大步流星向山顶的矿坑冲去。

    所有的山越人都被乌朵海一往无前的气势给震撼了,这就是我们的宗帅,我们的领袖,这是上苍赐予我们的无敌统帅!一瞬间,山越人本已降低到极点的士气猛然被激发出来,个个血红着眼珠子,争先恐后的随着乌朵海奔跑,挡在他的身前,宁愿汉人的箭矢射穿自己的身体,也要保护着宗帅!

    漫山遍野的山越人重新在一声声嚎叫中发起了冲锋!

    房俊也来了狠劲儿,就不信你们的血肉之躯能抵挡得住几支狼牙箭,等到尸横遍野,就不信你们的士气不崩溃!

    他高高擎起手里的横刀,大吼道:“预备!”

    “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