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零四章 错有错着
    “……素居永安,造大舰,名为五牙,上起楼五层、高百余尺,左右前后置六柏竿,竿高五十尺,容战士八百人,旗帜加于上。次曰黄龙,置兵五百人。自余平乘、舴艋等各有差。”——《隋书·杨素传》

    隋朝初期,隋文帝杨坚为了灭陈,隋开皇五年十月,文帝以清河公杨素为信州总管,经略长江上游,军事上作好伐陈准备。杨素驻守信州永安,监造大型战舰。

    五牙舰有五层结构,高三十多米。下面四层置兵,最上面一层为瞭望与指挥台。两舷设有四十把长桨,划桨推进。船尾配有两把摇橹,供多名橹手合力摇动以控制行进方向。战船甲板和战棚上设置有女墙,可隐半身。女墙上设有垛口,供射箭用。船上设有横舱壁,在横舱壁上设置纵向粱木,上面铺设木板。木板之上设置船舱和作战平台,木板之下填土石,以保持船的稳定。战船左右前后设置六台拍竿。

    何谓“拍竿”?

    《武经总要·前集·卷十一·水战》之中有载:“拍竿者,施于大舰之上。每舰作五层,楼高百尺,置六拍竿,并高五十尺,战士八百人,旗帜加于上。每迎战,敌船若逼,则发拍竿,当者船舫皆碎。”

    所谓拍竿,形如大桅,上置巨石,利用设置在甲板之下的绞盘来操纵,是当时水战利器。作战时,将巨石用辘轳升上竿顶,释放巨石,利用下落的巨石砸碎靠近战舰的敌方船只。此巨石可以反复使用,一旦靠近敌船,能够很快将其击毁。

    毫不夸张的说,五牙战舰就是冷兵器时代的极限,其战斗力和威慑力相当于后世的战列舰,甚至犹有过之!别说是隋唐两朝,即便是将这种庞然大物放到宋元明,一样是纵横水域的超级大杀器!

    王上方麾下已然换了水寇装束的水师兵卒刚刚驶进牛渚矶,就见到江面上停靠着的这一艘超级战舰,顿时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在江面上,这种吃水达到七八尺深的五牙战舰,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啊!这次的敌人到底是谁?自从萧铣覆灭,江南安定之后,大唐的水师已经日渐没落再不受到重视,这种前隋建造的超级战舰大唐更是从未建造,随着江水腐蚀风吹日晒,年头太久的五牙战舰已经一艘接着一艘的废弃,多少年也未曾见到过了!

    现在能御驶这种级别战舰的人,是可等身份?

    水师兵卒们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些发虚,看上去人家的装备比咱们更像水师啊……

    站在船头的王上方心里也有些发苦。

    他虽是士族出身,却也是在水师一步一步打熬至今日之官位,当年也曾跟着李孝恭从夔州顺江而下大破萧铣水师,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自然深知五牙战舰的恐怖战力。

    若是换了一个场合,打死他不愿与五牙战舰对面为敌!

    可是现在箭在弦上,除了一往无前将房俊彻底击溃在这里,哪里还有别的路走?

    当下一咬牙,王上方大喝道:“敌舰虽雄壮魁伟,但士卒皆为关中各豪族门阀之走狗奴仆,焉知水战之术?儿郎们乃是朝廷经制水师,熟稔水战,滚滚大江就是我们的后花园,岂容这群土鸡瓦狗在吾等面前耀武扬威?听吾号令,所有战船突进,将敌军小船个个击毁,然后团团围住敌军五牙战舰,咱们与敌人来一场接舷战,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才是水师,谁才是水上无敌!”

    战鼓隆隆,数十艘战船狂飚突进!

    *****

    房俊带走了一部分士卒,余下者亦有将近四百。

    不过主将尽皆不在,房俊将统制之责委以家将卫鹰。卫鹰年纪虽小,却机灵百通,又是房俊的近身护卫,在家将中无人敢看轻半分,以之统制这些兵卒绰绰有余,想来也不会有人不开眼敢于违逆卫鹰的指挥。

    只不过房俊却是大意了……

    李恪的警示,令房俊很是深以为然,因此他带上了几乎全部主力,人数虽只是少数,却皆是剽悍之辈。就算山越人当真啸聚反叛群起而攻,亦能放弃铁厂迅速撤退至江边,届时登上五牙战舰,进可攻退可守,当可立于不败之地。

    但他没料到山越人的数量如此之多,在宗帅乌朵海的率领下如此之悍勇。更没料到居然会有一支朝廷的经制水师策应山越人,要将他的船队尽数剿灭,断绝退路……

    五牙战舰的最上层便是瞭望台,江水浩荡,除去前方兀立的牛渚矶之外,海阔天空。负责瞭望的兵卒远远的便见到江面上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扑过来的数十条战船,大惊失色下立刻鸣响锣鼓示警。

    卫鹰赶紧来到舷窗远眺,顿时吓了一跳。

    船队成立不久,船上兵卒大多皆是不习水战,虽然一路顺江驶来亦不曾间断训练,可这么多的旱鸭子连战都站不稳,训练效果可以想见。

    眼见对方来势汹汹,卫鹰急了一脑门汗,然后做出一个事后证明非常明智的决定——令所有士卒全部舍弃本船,聚集到五牙战舰上来。

    士卒们见到江面上乌压压疾驰而来的敌船,早就慌了神乱作一团。这要是搁在陆地上,这群身手不凡悍勇无畏的“雇佣兵”哪怕是面对几倍于己的敌人,也定然怡然不惧,甚至敢于嚎叫着擎着横刀来一次反冲锋。

    但是在水面上……

    全都成了软脚虾。

    听到旗舰传来的锣鼓之声,这些旱鸭子总算记得这是什么意思,赶紧呼喝着将小船靠向五牙战舰,纷纷舍弃小船,登上大船。一踏上五牙战舰,这些旱鸭子顿时心里有底了,脚下踏实了啊!越大的船、吃水越深的船就越稳,在小船上晃荡得七晕八素的士卒们,总算脚下有根,精神也振奋起来。

    五牙战舰的定制是满员八百人,这些士卒上了船,顿时使得整艘船看上去有了些样子,甲板上奔跑的士卒也好像充满了战斗力。卫鹰急忙指挥士卒按照训练时的战术各就各位。

    船体下部几十条船桨伸出,整齐划一的探入江水,用力划动。庞大的船身缓缓移动,在江面上横过来,船首对着来犯之敌船,作好迎敌的准备。

    王上方本想先不管战斗力最强的五牙战舰,集中兵力将周围的小船清除掉,一则可以令敌人军心涣散打击士气,一则可以削弱敌人的人数。

    却不成想尚未接战,敌舰的主将便将所有的小船统统放弃,所有兵力全部猬集在五牙战舰上,作出一副“我胆小,大家靠在一起壮壮胆”的架势。

    这也太胆小了!

    王上方恨得咬牙,虽然不知这是敌将高明的战术亦或是胆小怕死做出的决定,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局面是自己最不愿意看见的——五牙战舰的威力太大!

    但是事已至此,王上方也只能硬着头皮下达命令——全力进攻五牙战舰!

    一时间,麾下的战船纷纷放弃原来的目标,船头在江面上稍坐调整,齐齐扑向楼高船阔的五牙战舰。

    “轰”

    靠近五牙战舰的一艘小船被敌船船头坚硬的撞角撞在侧舷,顿时断成两截,在江面上打着旋儿的快速沉没。

    五牙战舰上的水战“菜鸟”们齐齐咽了口唾沫,若是依旧守着这些小船与敌人对战,此刻怕是已经沉入江底喂鱼了……相比于敌人对于战船的操纵技术,他们就是渣啊!

    不过现在守着五牙战舰,已经最大程度的抵消了水战经验和技术的差距,只要大家伙死死守住五牙战舰不让敌人登上来,那么依靠五牙战舰的威力,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这些士卒在小船上脚下不稳心里没底,但是站在稳稳当当的五牙战舰上,信息暴涨,负责操纵拍竿的都守在位置上,负责远攻的都站在船舷张弓搭箭,余者一手持盾牌一手持横刀,掩护弓箭手。

    敌舰讯若闪电,来势汹汹,接舷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