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一十章 俘虏
    山下的山越人并未打算退走,一直有身手矫健的山越人充当斥候探视矿坑这边的动静。

    刘仁愿拎着一个刚刚捉到的山越人斥候丢在房俊脚边,然后一屁股坐在房俊身边的土墩上,瓮声瓮气的说道:“这帮山越人当真是疯了,居然刚刚洗劫了姑孰城。”

    姑孰城是皖南重镇,更是宣州府治所在,居然被这帮山野乱民一鼓而下大肆洗掠,这是在大大出乎房俊的预料,原本他还以为姑孰城能派出兵马前来攻击山越人呢……

    情况有些不大对劲。

    自己这方一百多人,守住有利地形就让山越人束手无策,姑孰城城高墙厚,最少亦有兵卒数千,怎能被这群山民攻下?若无内应,绝对不会如此。

    俘虏浑身血迹显然遭受了刘仁愿的严刑逼供,常年跟凶悍的突厥人打交道,刘仁愿有太多法子让这些只有一腔血勇却智商低能的山越人开口。

    “你们那位宗帅去哪里了?”房俊问道。

    “宗帅领兵攻打姑孰城,现在已经在城中。”

    俘虏有问必答,刚刚已经被刘仁愿的手段折磨得吓破了胆,更何况面对房俊他也有深深的恐惧和敬畏,山越人崇尚强者,所以宗帅乌朵海才能在山越人当中拥有无与伦比的威望,而面前这位黑脸汉人,可是能一刀差点痛死乌朵海的存在……

    房俊皱着眉毛想了想:“你们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去攻打姑孰城?放着城里金银财宝粮食女人不要,反而来攻打这个小小的铁厂,有些理解不同啊。”

    俘虏在地上扭了两下,哼哼几声。

    房俊哑然失笑,看来山越人也不都是傻蛋,起码眼前这个俘虏就是个油滑之辈,知道趁机讨要一些待遇。

    “放开他的绳索,给他找些吃的来。”房俊随意说道,身边这么多弓弩,他跑不了,就算跑了也没关系,自己这边就这么点人,也没什么秘密能隐藏得住。

    “惯着他毛病!敢不老老实实说话,老子一刀宰了他!”刘仁愿狠声说了几句,吓得俘虏差点把脑袋夹在裤裆里,显然刚刚刘仁愿带给他的恐惧太大。

    “快去!不过是一群愚蠢至极受人蛊惑的山民而已,又不是什么生死仇敌,都生长在大唐的土地上,虽然现在有些对立,可是几十年、几百年后,很可能连血脉都相通了,还哪里有仇恨?”

    刘仁愿只得起身去拿吃的,侯爷有时候狠辣,有时候又有些妇人之仁,都不知道哪一个是他的真面孔,交流起来要注意很多啊,千万不能触到侯爷的逆鳞。哎呀,心好累……

    没一会儿,刘仁愿便拿来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往俘虏面前一丢,哼哼道:“也就是侯爷仁慈,若是依着某的性子,非得先将你手脚剁掉一个不可,岂容你这奸猾之辈耍心眼?”

    俘虏吓得一哆嗦,但是包裹里隐隐透出的肉香让他什么恐惧都忘了,伸手扯开包裹,拿起一块煮的浓香的肉大嚼起来。香浓的肉味冲击着味蕾,嘴角的肉汁流下,太香了,能吃上这么一顿肉做个饱死鬼,也挺不错的!

    刘仁愿一脚踹在他肩头,怒道:“别特么就顾着吃,侯爷问你的话忘了?”

    “我说……我说……呃……”大口吞咽还要说话,不出预料的噎到了。

    刘仁愿哭笑不得,只好将腰畔的水囊接下来丢给他,噎死了可不行,这个俘虏很聪明,明显不同于一般的山越乱民,或许有自己刚才没有审问出来的情况也说不定。

    咕咚咕咚喝光了水囊里的水,俘虏吁了口气,这才抬头看着房俊,说道:“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事实上大多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前些时候寨子里来了一个汉人,男年轻,看上去很有身份的样子,好像一个贵族,身边还跟着不少护卫。宗帅每天都跟他嘀嘀咕咕,但是商量事情的时候是不许旁人在近前的。其实宗帅是要先攻打姑孰城的,但是那个汉人坚持先攻打这边,后来宗帅就同意了。”

    汉人?

    贵族?

    居然有汉人中的贵族跟山越人搅合在一起,这可是有意思了。

    房俊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陷入沉思,忽然问道:“听你的汉话说的很不错,跟一般的山越人不太一样啊。”

    俘虏忽地沉默下去,手里的肉今儿握了握,然后默默张开嘴,大口吃肉。

    刘仁愿两眼一瞪就要发火,却被房俊拉住,使了个眼色。刘仁愿不情不愿的起身离开,倒是不担心房俊的安危,这个俘虏的骨头都不知都自己打断多少根,在房俊面前根本翻不起水花儿来。

    俘虏默默的嚼着肉,房俊也不催促,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

    将最后一块肉塞进嘴里,吮了吮漆黑肮脏的手指上的肉汁,俘虏满足的叹了口气,等到将肉嚼碎咽下,才缓缓说道:“其实……我是汉人。”

    这次轮到房俊吃惊了。

    俘虏似乎没见到房俊吃惊的样子,缓缓说道:“我父亲是隋军,是当年跟着陛下驻守江都的水师。”

    他说的“陛下”,应该是隋炀帝了。

    “当时宇文将军谋逆,杀了陛下,江都城乱作一团,很多士卒都投靠了宇文将军。我爹胆子小,不敢跟着谋反作乱的叛军,就偷偷的回了家,结果被人举报,我爹抱着我逃走,全家都被杀了。我爹走投无路,只好进了山跟山越人混在一块儿,后来我爹死了,我也只能留在这里。”

    一段乱世悲歌天涯亡命的悲剧啊……

    房俊却有些不解:“山越人又不拘着你,何不逃出去回到江都?大隋都忘了好几十年,皇帝都换了好几个,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俘虏摇头苦笑,一把扯开衣襟,露出肩膀上一长串醒目的疤痕。

    “这是山越人的印记,每一个山越奴隶都有,山越人也是有等级的。像我这样的人背着这么一个印记,没有汉人会收留,被官府捉到还会被送到矿场干活儿,直到累死饿死。留在山里好歹还有一口饭吃,落在汉人手里却只有死路一条……他娘的可我也是个汉人啊!”

    俘虏泪流成河,心中的委屈悲苦和愤怒谁又能体会?

    一个汉人被汉人逼着加入山越人,跟着山越人还能有一口饭吃,回到汉人的世界却只能被当成猪猡一般的苦力累死饿死……

    真是讽刺啊!

    “可是大唐至今也没有一条律令,说是山越人天生就得为奴为婢吧?那些矿场的主人大多是江南士族,也不至于太过可带矿工吧?”房俊有些不太相信。

    他知道这是万恶的旧社会,可总得依照规矩行事吧?

    买来的奴隶怎么折腾都行,可也不能抓住一个山越人就扔进矿坑累死累活吧?

    俘虏愤然道:“士族?这般生孩子没的畜生,披着仁义道德的外衣,比那些山匪水寇还要狠毒!大唐律令?没人提那玩意!这里就是士族的天下,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没皇帝什么事儿!”

    知道江南士族很嚣张,却不知道居然这么嚣张!怪不得每每提起江南士族,李二陛下就咬牙切齿恨不得喝其血啖其肉,这简直就是将江南从大唐版图上獨立出去了啊!

    叹口气,房俊挥挥手:“行了,吃饱喝足,赶紧走吧。”

    俘虏一愣:“你……不杀我?”

    房俊摇头道:“便是山越人,某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屠杀,何况你还是一个汉人?赶紧走吧,离得远远的,否则下一次交战,本侯也记不得你是谁。”

    俘虏看他不似作伪,这么一个大人物没必要耍自己玩吧?

    试探着走出去几步,浑身骨头都疼的要命,回头看看,房俊已经站起身向矿坑那边走去,果然任由自己离去。

    俘虏的脚步迟疑了一下,然后站定,冲房俊喊道:“你是个好人!那啥……刚刚忘了提醒你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