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一十一章 收编山越人?
    房俊心说你个抠脚大叔给我发张“好人卡”算怎么回事?身后的刘仁愿已经大步流星赶过去,一把薅住俘虏的脖领子,拎小鸡一样将他瘦小的身子拎起,怒目圆瞪:“你个兔崽子,看来本将的手段还没尝够,居然敢跟侯爷藏私!还有什么话,统统说出来,本将给你一个痛快,否则,哼哼……”

    俘虏吓得腿都软了,这个侯爷身边的武将太凶残了,一看到他,身上的骨头一根一根都在发颤……还是侯爷仁慈啊,好人!俘虏吓得大叫:“侯爷救我!”

    房俊信步走回来,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放了他,不过一个被世道逼得走投无路的可怜人而已,咱们汉人岂能为难汉人?”

    刘仁愿一愣:“是个汉人?”

    虽然不明白一个汉人怎会跟那些山越人搅合在一起,但到底放开了手。

    俘虏匍匐在房俊脚下,诚恳说道:“小的该死,先前并未将所知全数说出。那宗帅乌朵海的麾下,有一些大隋皇室流落出来的贵人,很是神秘,平素小的也不常见。只知这些人很久之前就受到乌朵海的庇护,而且有一个贵人的女儿被指定给了乌朵海,将会成为他的夫人,叫做董明珠……”

    “等等!董明珠?”房俊眼睛都瞪圆了:“你说这个董明珠不是山越人?”

    “当然不是!腌臜不堪的山越人怎会有明珠姑娘这种仙女一般的人物?”

    房俊觉得愈发有意思了……

    山越人当中居然还有前隋皇室的贵人?那山越人一次又一次的反叛,动机可就不会是那么单纯了,这背后受到那些人的唆使也说不定。

    前隋皇室死灰复燃?

    刘仁愿不信:“前隋这都灭亡多少年了,不可能吧?”

    房俊心说怎么不可能?大明亡了多少年,不是还有一群人不死心,一心一意的反清复明?这世上强迫症的人太多,当然,反清复明那些人有一些可不仅仅是大明的忠臣,更像是民族主义者,起码道义上比“反唐复隋”要高明得多。

    “就这些?”房俊觉得这虽然算是个大新闻,可实际上没什么用。就算有一些前隋余孽矢志复国,这种可能性也无限趋近于零。隋朝当时是众叛亲离,国家根基的关中世家、山东世家全都反了,江南士族也貌合神离冷眼旁观。而现在的大唐呢?或许阴谋干掉李二陛下换一个皇帝还有可能,但是想推翻大唐,绝无可能。

    俘虏想了想,说道:“就在不久之前,宗帅与那个汉人贵公子吵了一架,好像宗帅指责那贵公子,说是世家子弟都是一群废物,连一帮仓促组成的船队都打不过……而且,宗帅想要将所有人都调走去攻打姑孰城、丹阳城,但那个贵公子反对。”

    房俊算是明白了。

    山越人这次的反叛背后,定然受到了唆使。或者说唆使也不恰当,只是各取所需而已。这个汉人贵公子想必是联络了江南士族的一部分,暗中支持山越人。

    但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总不会是想要推翻大唐,或者划江而治、割地称王吧?

    最重要的是,这个贵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反对乌朵海调走所有人,目的显然是要致我于死地。何人与我有如此深仇大恨?想到这里,房俊心里突地一动。

    莫非……

    房俊点点头,说道:“如果就这些,本侯知道了,你走吧,最好是远远的逃离此地,朝廷围剿的大军很快就会到了,山越人根本没任何成功的可能性,不要送了性命。”

    俘虏却不肯离去,依旧跪在地上,仰起头有些难为情的看着房俊:“侯爷……我知道您是为侯爷,而且是带兵的侯爷。像小的这样走投无路才不得不混在山越人中间的汉人有很多,甚至就连山越人当中,也有很多并不愿意反叛,只想有一餐温饱,能让全家活下去……侯爷若不嫌弃,能不能让吾等加入侯爷的部队?侯爷若是能给我们一顿饱饭,让我们养活全家,我们就不怕死,把这条命卖给侯爷!”

    房俊无语,这剧本不对啊……若是某个名将纳头便拜,房俊会非常有成就感。可是这么一个混在山越人当中的没用的家伙……

    刘仁愿嗤笑道:“就凭你?哼哼,侯爷的队伍可不要贪生怕死之辈!”这个俘虏几乎在自己加了一些手段的时候便把祖宗都卖了,这种没骨头的家伙,要之何用?

    俘虏瞪起眼睛,怒视着刘仁愿:“非是小的没种,更不是小的怕死,而是小的凭什么给山越人卖命?小的是汉人,虽然汉人不承认,但小的仍旧是汉人!若是给汉人卖命,你看小的会不会说出一个字,打死小的也不说!”

    刘仁愿没做声,这俘虏展现出来的气势还不赖,或许……真能当一个好兵?

    房俊想到当年孙吴可是收编了不少山越人加入军队,大名鼎鼎的陆逊手底下就有很多山越人武将士卒,战斗力很厉害。反正自己的水师也缺人,给这俘虏一个机会未曾不可。

    便说道:“即使如此,那你就回去联合志同道合之辈,本侯不囿于种族血统,汉人也好,山越人也罢,只要实心实意想要好好当兵养家糊口的,本侯统统欢迎!但是丑话说在前边,将来加入军队,那可就用军法来说话,违抗军法,休怪本侯不讲情面!”

    俘虏大喜:“小的自然晓得!小的这就回去,联合那些不愿反叛的前来投靠侯爷。”

    “等等!不必到这里来,不久之后本侯将会前往苏州,你等若真想从军,自行前往苏州即可。”

    俘虏千恩万谢的走了。

    房俊无法预料的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答应收编山越人,却不知这些不读孔孟、不知道德的山越人将会给周边的国家带来什么样的破坏……

    江都,扬州总管府。

    吴王李恪阴沉着脸,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即将要抑制不住。

    皇帝敕封他的官职是“安州都督”,但李恪讨厌安州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执意留守江都,坚决不去安州。朝廷对于吴王殿下的这个决定无可奈何,关键是心疼儿子的李二陛下对此并不表态,也就只好听之任之。

    虽然江都繁华,比之长安都不逊分毫,但李恪过得并不开心……

    原因是说话不好使。

    谁能想象,身为亲王,更是陛下敕封的安州都督,居然连收个税都说不算?

    江南气温适宜,一年两熟。眼瞅着夏收即将开始,去年秋天的赋税尚未收缴完成,李恪自然行文下去,着令辖下各州务必在夏收之前将去年的税赋征缴完成。

    他现在虽然早已熄了争储的念头,但不代表就不想在父皇面前表现一番。父皇一心东征,李恪焉能不知?东征所需钱粮皆是天文之数,若能积攒一些钱粮以供父皇东征,父皇必定龙颜大悦!

    可是现在,李恪居然连大都督府的日常运作都捉禁见肘……

    没人交税!

    自己的行文发下去,犹如石沉大海,一点波浪都没有。

    找来几个知州县令责问一番,要么“去岁水患,农户尽皆欠收”,要么“山越为乱,天地荒芜无数”,反正总有一堆说辞等着自己,说来说去,既没钱更没粮!

    李恪总算是明白父皇为何一提起江南士族就恨得咬牙切齿,甚至派遣房俊前往江南,亦要跟江南士族算一算帐。

    这帮家伙太过分了!

    这些江南士族联合起来,勾连甚广,几乎把持了江南方方面面,完全将江南视为他们的禁脔,予取予求,却不许朝廷插手其中,获利一分一毫!

    这还是大唐的疆土么?

    李恪怒火中烧,却束手无策。

    正自恼火之时,忽地有侍卫来报,房俊麾下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