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具装铁骑!
    上百支白羽狼牙箭如同乌云一般从山顶升起,然后一头扎下去!

    “噗噗噗”

    一连串利箭入肉的轻响,伴随着山越人惨嚎的凄厉嘶吼,响彻山野。山越人太多,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虽然阵型已然混乱,但依旧人挨人,这一轮箭雨下来基本全部落空,冲锋中的山越人割麦子一般倒下一片。

    但是这小小的浪花转瞬便被后面汹涌而来的族人淹没,后来者踩踏着族人的尸体,继续冲锋!

    “蓬”

    “蓬”

    连续两轮弓箭抛射,居高临下收割了几百性命。三轮已罢,目光所及处山越人阵中的弓弩手已经到达射程之内,站稳阵脚,张弓搭箭。

    刘仁轨大喊一声:“盾牌掩护,披甲!”

    便有辅兵和胆大的工匠举着盾牌,掩护骑兵穿戴甲胄。房俊打造的“板甲”非但设计不合理,多有瑕疵之处,由于时间太短只注重数量完全忽视质量,穿起来极其笨重。若是早早船上甲胄,实在耗费兵卒太大力气。

    房俊与二位大将亦都船上甲胄,身边的战马亦有人披上马甲。

    一股钢铁雄风的铁甲骑兵很快武装起来,虽然只有五十多骑,却有坚不可摧的气势!

    天上箭雨倾泻,对方的弓弩手已经到达射程之内。

    箭簇斜斜的落在铁甲之上“叮叮当当”响成一片,甲胄之下的人马却毫发无伤。没有甲胄者纷纷举起盾牌,敌人的箭雨根本构不成杀伤力,偶尔不慎被射中手脚者,只能自叹倒霉……

    所有人都躲在土梁后面,看不见敌人冲锋的威势,只能从越来越大的嘶喊声判断敌人越来越近。从房俊开始,所有的兵卒都有一种兴奋得热血沸腾的感觉!人马俱甲的无敌骑兵将要面对衣衫褴褛的蛮夷乱民,会是怎样的势不可当?至于敌人阵中的弓弩手,对付轻骑兵是大杀器,但是对上具装铁骑完全没用处,就是等着被屠宰的羔羊!

    嘶吼声越来越近,土梁后的气氛有些凝重,激动之中带着紧张。刘仁轨放下头盔上的护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站到土梁上观察敌人的位置。

    刚一露头,便有两支羽箭闪电般射来!刘仁轨躲闪不及,耳中只听“当当”两声脆响,身躯一震,两支羽箭一中头盔一中左臂,便被甲胄挡住,掉落在面前。射中左臂的这一箭还好,只是感受到羽箭的冲击力,可射中头盔的这一箭,却让刘仁轨吃了苦头。头盔防护严密,这一箭并未射穿,但是羽箭上携带的强大力量狠狠撞击在头盔上,刘仁轨只觉得好似有人在耳边狠狠的敲响铜锣,震得他双眼发花,双儿鸣响,狠狠晃了一下脑袋才清醒过来。

    看来对方阵中有神箭手啊!

    刘仁轨定睛下山坡下一看,最前面的山越人已经距离不过三十丈。这是骑兵冲锋的最佳距离,要有足够的缓冲提起马速,将骑兵的冲击力完全展现出来,否则一旦近身,就会陷入苦战,无法发挥骑兵的机动力。

    刘仁轨退回土梁后边,大声道:“全体上马,准备冲锋!”

    “诺!”

    轰然一声大吼,所有骑兵纷纷上马,甲胄叮当,战马嘶鸣,兵卒们端坐马上手握横刀,平息静气,等待冲锋的命令。

    房俊举起横刀,雪亮的刀尖直指苍穹,那里有乌云凝聚,风云变幻!

    “今日一战,吾水师冲锋队必将扬名天下!诸君随本侯跃马扬刀,将这一群豚犬一般的山越乱民尽情斩杀,以彼之鲜血,显耀吾等之功勋!诸君,随我——杀!”

    “杀!”

    “杀!”

    “杀杀杀!”

    房俊手持横刀,放下面部护具,双腿一夹马腹,战马希律律一声长嘶,跃上土梁。刘仁轨、刘仁愿唯恐有失,当即策马护住房俊左右两侧。

    在他们面前,是潮水一般涌来的山越乱民!

    房俊仰天一声长啸,挥舞着手中横刀,纵马跃下土梁,一马当先,向山坡下的山越人冲去!在他身后,刘仁轨、刘仁愿以及所有骑兵都热血沸腾,紧随其后,纵马冲锋!

    天色阴沉没有阳光,铁骑具装不能反射阳光形成装逼光环加持,但沉重的铁甲汇聚在一处,宛如一道汹涌流淌的钢铁洪流,以横扫千军的狂暴姿态,奔腾席卷!

    乌朵海身处前阵,以悍勇的姿态带领着族人疯狂冲锋。

    快!

    速度要快!

    要以一种无坚不摧势不可当的气势将山顶的唐军死死压制,让他们恐惧混乱肝胆俱裂!

    乌朵海瞪圆了眼睛,甩着两条大长腿,魁梧的身形冲在最前!

    土梁的箭雨已经停止,是认命了么?还是箭矢不足?亦或是被这猛烈的冲锋吓破了胆?不过就算你们举手投降,老子也不会接受俘虏!

    房俊的脑袋必须要!

    其余的人等,就以你们的鲜血来祭奠这死去的无数山越儿郎的灵魂!

    咦?终于肯露头了么?虽然只有一个人影自土梁上冒出来,但是随即被弓弩手的羽箭射死,转瞬不见。好!这些各大家族的战兵果然厉害,这么远的距离箭术已然精准!这次看你们的骑兵还如何肆虐?只要一冒头,几百弓弩手就能将你们的骑兵收割一空!

    乌朵海心情激荡,仿佛胜利就在眼前唾手可得,边跑边大叫道:“儿郎们,全力冲锋!割下汉人的头颅,为我们死去的族人祭奠!冲冲冲!”

    “嗷嗷!”

    “冲冲冲!”

    身边的山越乱民在他的鼓舞之下打了鸡血一般疯狂冲锋!

    正血脉沸腾的乌朵海突然眼睛一眨……

    我看到了什么?

    唐军开始反冲锋了?

    哈哈!终于不肯坐以待毙,要前来送死了吗?这次可不是以前,被你们的骑兵肆意凌辱,现在我们有弓箭手,是骑兵的天敌!

    奔跑中的乌朵海高高举起手,大声道:“弓弩手,放箭!”

    何用他发号施令?

    在土梁上刚刚冒出唐军身影的时候,弓弩手便停止冲锋,原地扎阵。弯弓搭箭,瞄准土梁之上的天空。

    “放!”阵中的头领断然大喝。

    “蓬!”

    数百支羽箭腾空而起,一片乌云一般笼罩向土梁上冲锋下来的骑兵。

    然后……

    仿佛水滴岩石、风过山岗,数百支羽箭落入唐军阵中,却没有延误唐军片刻脚步,冲锋的阵型依旧密集而严整,好似一道滚滚洪流自山顶倾泻而下,不曾有一刻停止!

    弓弩手们都有些傻眼,难道这么多的箭支全部落空?

    见鬼了?

    “预备!”

    “放!”

    第二轮箭雨紧随其后,蝗群一般飞向唐军!

    然后……一朵水花都没溅起来,唐军就好似有神灵护体,完全无视铺天盖地的箭雨,速度越来越快,眼瞅着就要与山越人的前军接阵!

    弓弩手们都不淡定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一脸疑惑的看向阵中首领,首领们亦是无语,就好像唐军阵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怪兽,正张大嘴巴将所有的羽箭都给吞下肚子……

    他们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乌朵海冲在最前,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正因为看得清楚,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唐军浑身黝黑,人马俱甲,马上的骑兵连嘴巴都看不见!

    乌朵海猛然想起小时候曾看过的兵书,一个名字跃上脑海——具装铁骑?

    明明是一群轻骑兵,只有少数军官有甲胄在身,怎地一夜之间冒出这么一支人马俱甲的具装铁骑?

    乌朵海满脸不可思议,思绪尚在纠结的时候,耳朵里想起如雷般的铁蹄声,唐军铁骑已经冲进己方的阵势,就像亦是一柄硕大的铁锤,狠狠砸在血肉之躯上。

    鲜血喷溅,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