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江南士族
    “金竹园”在外秦淮,顾璁双眉紧锁,心情随着牛车晃晃悠悠辘辘而行,左近建筑变得渐渐稀疏起来。

    金陵城乃是六朝帝都所在,江南中枢之地,但也正因如此,每当天下动荡便会首当其冲,绝难偏安一隅。陈末隋初的那次灾难更是令金陵城夷为平地,诸多侨姓士族不得不在金陵四周觅地建宅,低调而居。

    萧氏的“金竹园”便是这么一处所在。

    行过一处河湾,“金竹园”依稀在望。这座在南人当中名气极大的庄园,从外面看去却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高仅数尺的竹篱围墙,周围倒是清幽雅静,河水潺潺,颇得隐居于世的雅致。

    “金竹园”篱门打开,三两仆役侯在满旁,见到顾璁的牛车晃晃悠悠而来,便急忙上前迎接,伺候着牛车一路驶进园子。郁郁葱葱的一片紫竹林,天色晦暗,微风轻拂,竹叶婆娑沙沙作响,竹枝摇曳影影绰绰,好一派意趣悠然。

    竹林环绕间,有一幢两层的木楼,古朴厚重,典雅简约。

    顾璁的牛车来到楼前,仆人揭开车帘,搀扶着顾璁下车。顾璁面色阴郁,甩开仆人,迈步进入楼内。

    吴郡顾氏,世代显达。

    据族谱所载,吴郡顾氏乃越王勾践七世孙摇汉之后。汉高祖封勾践七世孙摇汉为越王,摇别封其子为顾馀侯,以爵为氏,汉初居会稽,此即吴中顾氏之先祖。东汉明帝时有顾综,历御史大夫、尚书令,明帝举三代之礼,以乞言受诲。至三国时,有顾雍?,即综之后也。孙权领会稽太守,以顾雍为丞,行太守事,郡得大治,子孙繁衍于吴,累朝显赫至数百年。

    吴郡四姓,顾氏从不假于人后!即便是侨姓最昌的两晋,王谢袁萧江左风流,顾氏也毫不示弱!

    然而自南朝覆灭,中原鼎兴,顾氏荣光不再。

    原本顾氏也曾有借助外戚身份而崛起的机会,顾璁的亲姊顾氏加入皇家成为文皇帝杨坚幼子汉王杨谅之侧妃,并生下世子杨颢。可惜大隋轰然崩疽两世而亡,杨谅不满杨广篡位起兵谋反,被杨素率军击溃,幽禁至死。

    世子杨颢被隋炀帝带在身边,若非顾璁派出死士营救,亦在江都之乱时被宇文化及在乱军之中杀害……

    当时隋炀帝被杀、中原崩溃的消息传来,顾璁差点引亢高歌!隋炀帝被杀、蜀王杨秀被杀、元德太子病故、恭帝杨侑被杀、皇泰主杨侗被杀……杨氏宗室几乎被屠戮一空!

    顾璁忽然有一种当年吕不韦“奇货可居”的狂喜!

    然而当李唐以狂风卷落叶之势席卷天下,顾璁方才明白天命之势不可违,只能沉下心,苦心经营……

    楼内厅堂轩阔,光洁的地板铺着坐席,置有描漆案几,几个人跪坐于案几在之后。

    顾璁微微躬身,歉然道:“年迈之身,精力不济,路上耽搁了时辰,诸位勿怪。”

    在座者皆是江南士族各族中的话事人,即便是不族长,亦是族中砥柱。不过顾璁年高,威望显著,众人皆客气道:“顾公客气,还应注意身体才是。”

    顾璁与诸人客套一番,对着主位的萧瑀笑道:“昔日与国公一别,岁月荏苒,不觉已十几载。国公风采依旧,只是老朽已行将就木,惭愧惭愧。”

    萧瑀微微将身体前倾,左手虚引,请顾璁落座,展颜笑道:“老哥可是在嘲讽于某,这些年尸位素餐,只知吟风弄月却不问实事?”

    顾璁笑容微微一僵,这是在讽刺我不安分,平生事端么?旋即笑道:“能够诸事放手,才是天大的福气啊!似吾等老朽去日无多,却依旧还要为子孙后代的前程谋划,岂非可怜?”

    你萧瑀能忘了亡国之恨甘于作一只门下走狗,咱顾氏却是想要当狗都没那个资格!不辛苦经营,如何对得住子孙后代?

    这两人初一见面,笑容可掬却暗藏机锋,厅堂内的气氛顿时严肃起来。

    待到顾璁落座,萧瑀挺直背脊,环视在座诸人一眼,沉声道:“诸位皆是江南乡梓,往日多有交情,萧瑀亦不惺惺作态。江南是江南士族的江南,本人亦认可这个共识。但是,江南也必须是大唐的江南,谁若是贪心不足,想要将江南卷入滔天巨浪之中,令江南百姓俨如屠刀倒悬,吾萧瑀第一个不答应!”

    堂中诸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萧瑀是被皇帝逼着来江南的,却不料一见面,萧瑀的态度便是如此坚决!

    一锦袍青年对萧瑀的言辞颇不以为然,大大咧咧道:“宋国公言过了吧?江南形胜,吾等家族世代繁衍于此,何须听从朝廷之乱命?宋国公想必年事已高,这些年久居京师,便将自己也当作北人了,莫非已忘记萧氏之祖宗?”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萧瑀头发都要气炸了,狠狠瞪着这个锦袍青年,阴沉沉道:“何方之犬,敢在老夫面前狂吠?”

    袁氏族长袁朝才是大儒袁朗之弟,此刻冷笑道:“此乃踵为公卿之王氏子弟,雪庵先生的从子王琦。”袁朗向来鄙视王氏,作为袁朗之弟,自然言语之间毋须客气。

    这王琦乃是琅琊王氏族人,大儒王雪庵的从子,王氏人才凋敝,这才让尚未而立的王琦代表家族前来。闻听袁朝之言,顿时怒道:“老匹夫,焉敢辱我家门?”

    袁朝依旧冷笑:“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王琦年少气盛,顿时大怒,待要争辩,却被萧瑀喝止。

    “来人,将这狂悖无礼之徒叉出去!”

    随着萧瑀话音落地,当即便有家仆跑来,将一脸懵逼的王琦架着胳膊拖出去。那王琦料不到这些人居然敢对堂堂琅琊王氏族人如此无礼,顿时大吵大闹,但声息渐渐远去,被拖走。

    萧瑀兀自面色铁青,愤然道:“王氏狂悖,现有王雪庵远赴京师污蔑房俊不成,丢人现眼身败名裂,后有王上方擅自出兵谋害重臣,此举等若将江南士族陷入不臣之境地。从今而后,吾萧氏与王氏一刀两断,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在座诸人默然片刻,纷纷表态附和萧瑀之言。

    都是心明眼亮之人,绝非王琦这等冲动鲁莽之辈可比,当然看得出萧瑀此举的用意,乃是让琅琊王氏独自背负出兵袭杀房俊的罪名。无论这背后有何曲折玄机,参与者有谁,这枚苦果都必须王氏自己吞下去,江南士族联合起来将王氏踢出局,王氏想反抗也扑腾不出一个浪花儿!

    为了自家的利益,牺牲一个王氏连眨眼都没必要……

    稍稍顺了顺气,萧瑀依旧怒气未平,敲了敲面前的案几,愤然道:“诸位缘何如何冲动?房俊下江南,乃是帝王旨意,诸位若心有不甘自可暗中筹谋,设置拦阻之法,却干出袭杀房俊这等愚蠢之下策?”

    顾璁见萧瑀咄咄逼人,一上来就要掌控全局,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出言道:“国公此言,未免过于谨慎。房俊乃是皇帝的马前卒,若是起身死江南,想必皇帝定然会重视吾等,不会在如往日一般视吾等为冢中枯骨,予取予夺!再者说,袭杀房俊乃是山越人所为,与我江南士族何干?皇帝想要将这罪状按到吾等江南士族头上,亦要有证据才成。”

    “证据?”萧瑀冷笑。

    玄武门杀兄弑弟,何等颠倒乾坤之举措,要证据么?

    真当太极殿里那位是泥捏陶塑的啊!

    环视诸人一圈,萧瑀深深吸口气,正色道:“某只说一句话,若是相信我萧瑀,便即刻停止任何针对房俊的动作,速速联络各地府兵,前往牛渚矶救援房俊!若房俊无碍,诸位尚可端然稳坐、钟鸣鼎食。若房俊身死,各位就等着十二卫大军顺水南下,届时身死族灭,统统去给房俊陪葬吧。某言尽于此,勿谓言之不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