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冲冲冲!
    与此同时,在萧瑀的威逼利诱之下,由各大家族派出的部曲战兵乘船抵达牛渚矶。

    家中的家主和有分量的话事人自然不会亲身履险,但是派来的也都是族中的杰出子弟。只不过浩浩荡荡上千人上百条船看似气势汹汹,实则大多都是各家中的奴仆杂役之流。不是舍不得派出最精锐的战力,实在是精锐的战力早已偷偷遣来协助山越人。

    江南士族再是嚣张,再是叫嚣着“江南是江南士族的江南”亦不敢公然拥有武装,那是底线,一旦越界,就是公然挑衅朝廷,哪一个皇帝都不可能允许。

    不能在数量上经营,那就只能重视质量。

    死士战兵就是精锐中的精锐!

    培养这样的战士殊为不易,既要有良好的武力素质,又要有极高的忠诚度,否则搞不好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战兵就被别家挖了墙角,坐享其成……

    这些战兵个个骁勇善战,既能潜伏暗杀,亦能列阵冲锋,各个都有一手不逊于正规弓弩手的射术。培养这样的战兵,每一个都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犹似后世的特种兵,自然不可能形成人海战术,因此每一个战兵都是各大家族的压箱底宝贝。

    家中已无精锐战兵,因此不得不用这些手持麻杆身着布衣的奴仆滥竽充数……

    浩浩荡荡的船只抵达牛渚矶的时候,就只看见停靠在码头早已空无一人的五牙战舰。

    望着这艘庞然大物,各大家族派来的头领都禁不住吞了吞口水,心中难免有将其占为己有的念头。不过纵使可以无视房俊的死活,也不管朝廷是否能允许私人拥有这等超级战舰,单单是四周虎视眈眈的同伴,就不得不让这些人压下心底的奢望。

    没有任何一个家族能够坐视别家拥有这样的一艘战舰,哪怕我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几大家族的头领隔船相望,默契的点点头,无视这艘超级战舰,纷纷靠岸。一群一群的奴仆杂役杂乱无章的登岸,在各自家族头领的带领下,乌泱乌泱的涌向岸边的山林。

    *****

    对于“先锋队”的所有兵卒来说,只有一个念头!

    快!

    再快!

    这些来自关中世家的家将部曲,在加入到“冲锋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对这个集体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对统帅房俊充满了感激的崇拜!

    全家脱离奴籍,可以凭借功勋担任武官,将会发大财,哪怕是战死,功勋可以由儿孙继承,有巨额的安家费抚恤金……这简直就是从一个奴籍一步登天了啊!

    所有人都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向往,可若是房俊战死,尚未到来的憧憬便只是憧憬,永远都不会有到来的那一天!

    不!

    他们不许!

    决不能让房俊战死在牛渚矶!

    这是他们的统帅,是他们美好生活的寄托,他得活着!

    所有的战兵都死死的咬着牙,发足力气向着山林狂奔!只要越过这片山林,就是战场!

    哪怕是死,也得死在奔向幸福生活的路上!

    数百兵卒就像是发现猎物的狼群奋力狂奔,谁也不敢落后一步,哪怕下一刻就将面临死亡!

    在人群的最前面,是席君买和卫鹰!

    这两个房俊最最忠心的部曲,此刻心中也唯有一个念头——哪怕是死,也得跟侯爷并肩作战,埋骨一处!

    被房俊从西域带回来的席君买,若没有房俊早已被侯君集的军队像是累赘一般丢弃在西域的荒漠里等死,任由秃鹫啄食自己的躯体,死无全尸,魂魄不得归乡!

    被房俊从灾民营里带走的卫鹰,更是充满感恩!侯爷不仅仅给了他活命的机会,让他习武、读书,知晓恩义道德,更将他的母亲带出了那个地狱!现在母亲就在骊山的农庄里生活着,三餐温饱,幸福悠然,这一些都是房俊给的!

    两个人抱着必死之志,奋勇前冲,一往无前!

    将将来到山里边缘,便听到一阵阵的呼号哀鸣,紧接着便见到眼前枝叶摇曳,一群群衣衫褴褛神情恐惧的山越乱民钻了出来!两边皆是猝不及防,都下意识的停住脚步,相顾愕然……

    大眼瞪小眼片刻,席君买最先反应过来,手中横刀一摆,双目瞪圆,大吼道:“杀进去!”

    很显然,山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席君买没工夫去揣测战斗双方形势如何,他只知道必须最快速度杀进去,去和侯爷并肩作战!

    箭步标前,手中横刀将一个呆愣愣的山越人劈翻在地,鲜血喷溅溅了席君买一身也浑然不顾,然后猛地一刀捅进另一个山越人的肚子!

    他身后的兵卒也反应过来,个个满脸杀气,横刀挥舞,径自杀入山越人当中!

    一群山越溃兵如何是这群如狼似虎的战兵对手?只是一个照面,便被杀了大半,剩下的幸存者发一声喊,放足狂奔!也不管东西南北,只要能躲开唐军的横刀就行……

    席君买大喝道:“不要恋战,速速随我冲进去,救援侯爷!”

    一马当先,但凡挡路的山越人挥刀剁翻,快速突进!

    身后的战兵紧随其后!

    可是越往山林里走,溃兵越多。山林间空间狭小,往往无从闪避躲之不及,迎面就撞上溃散的山越人!瞅一个空档,席君买一脚将一个躲在大树后面鬼鬼祟祟不住东张西望的山越人踹翻在地,横刀搁在对方脖子上,厉声问道:“山上情形如何?”

    那山越人愣了愣,忽地大叫道:“别杀我,我们是一伙的啊……”

    席君买一脸懵逼……

    一伙的?

    老子特么堂堂大唐军卒,跟你个山越乱民是一伙的?

    这不是侮辱我的智商么!

    席君买鼻子都快被这个山越人气歪了,想当然的一位这个山越人是想要活命所以想出这个一个理由忽悠自己,这要是上了当,自己岂非成了千古笑柄?

    席君买怒气勃发:“老子今日不剥了你的皮,就特么跟你的姓!”

    手中横刀一用力,山越人脖子上的血就流下来,眼瞅着就要身首异处。山越人亡魂大冒,大叫道:“将军饶命……我……我是侯爷的细作啊,我是侯爷的人!”

    席君买心下狐疑,难道是真的?

    “山上情形如何?”

    “大胜!大胜啊!”山越人大呼。

    席君买心底一沉,咬牙道:“既是侯爷的人,自当同生共死,山越人大胜,尔却亡命奔逃,还敢说是侯爷的人?”

    手里的横刀扬起,要将这山越人脑袋剁掉,然后杀上山!

    山越人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哇哇大叫道:“不是山越人大胜,是侯爷大胜啊!”

    席君买再次愣住,狐疑道:“侯爷大胜,你为何要跑?”

    山越人哭叫道:“我不是逃跑啊,有一个家伙是怂恿山越人反叛的罪魁祸首,我这正想把他捉住献给侯爷请功呢……”

    席君买不知这人说的真假,不过并没有贸然杀他,收刀大喝道:“且先饶你一命!”然后大步流星离去。

    山越人惊魂甫定,四处张望,山林当中又是山越人、又是唐军,追杀与逃命乱成一团,哪里还有那位汉人贵公子的影子?到手的功劳飞了啊……

    不过容不得他摆出哀怨的表情,山林中的唐军个个如狼似虎,全都杀红了眼,自己也解释不清啊!自己若是死在“友军”刀下,那才是最大的悲催!连滚带爬站起,一头钻进密林深处,逃命去也……

    席君买一路冲杀,身上鲜血淋漓,全都是山越人的血液喷溅所至,面目狰狞,如同杀神一般!

    等到眼前一亮,陡然发现已经杀出山林。

    而眼前的场景,却令席君买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