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二章 金戈铁马,奔腾万里如虎
    各大家族组成的“联军”堪堪跟着席君买等人的脚步进入树林。前方的兵卒追逐着溃逃的山越人追杀,如同猛虎在密林当中捕杀猎物,手起刀落,惨嚎震天。

    这些仆从杂役哪里见过这阵势?一个个胆战心惊面如土色,小心翼翼的聚拢在一起,心胆俱寒的看着眼前放生的杀戮!

    几个世家子弟也聚在一处,目瞪口呆看着这些兵卒们的凶横战力,个个惊惧不已,房俊这是从哪里招募来这等强兵?似乎个个都不啻于江南士族豢养的死士战兵啊!

    正自震惊的时候,便见到前方重重侍卫护卫当中缓缓前行的李恪……

    都是家中有头有脸的子弟,自然不可能没有拜偈过敕封江南的吴王殿下。这时候遇上,正好可以显示一番忠诚。现如今可不是几天前了,经由山越反叛加上房俊被围这么一闹,江南士族坐视不管已经引起天下震荡,各种指责谩骂以及朝廷的怒火不能不加以重视,若是能趁机在吴王殿下面前示好一番,消弭这种不利的局面,也算大功一件。

    指挥着奴仆杂役将吴王殿下的护卫加厚加固,几个世家子弟舔着脸上前跟李恪请安问好。之前,这些世家子弟在面对吴王李恪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个态度!

    江南是江南人的江南!

    就算是亲王殿下,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也得盘着!

    可是现在被萧瑀一番恐吓,江南士族都有些胆寒,琢磨着如何在不损失大量利益的情况下去消弭陛下的怒火……

    还有比在吴王殿下伏低做小给足面子更惠而不费的主意了么?

    只要侍候得这位殿下满意了,回头在给皇帝想书信当中提一提,让皇帝看到江南士族的态度,想必能够给家中的形象加分不少!

    这些世家子弟自以为聪明伶俐,可难道李恪就是个省油的灯?这些家伙前倨后恭的态度尽数看在眼里,只有愈发增加李恪的愤怒!

    真想割据江南称王啊?

    你们也配!

    面对这些世家子弟的恭维,李恪只是冷冷说了一句:“烧香拜佛祈求房俊平安无事吧,否则……自求多福吧!”

    言罢,命令护卫将这些世家的奴仆杂役尽数驱散,向着山林深处行去。

    诸位世家子弟尽皆色变!

    祈求房俊平安无事?此时的山上正有各家派出的精锐战兵死士,要把房俊宰杀当场呢……这些人也不淡定了,万一事情正如萧瑀说的那样,一旦房俊战死将会引发皇帝的雷霆怒火,十二卫大军趁机南下,哪一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还是赶快前行,设法将山上的自家战兵调开吧!

    两伙人马动机有异,但目标相同,都想着尽快前进,纷纷加快脚步。

    “冲锋队”的兵卒在席君买的带领下奋勇冲杀,溃逃的山越人哪里敢靠近这些杀神,都远远的避开,另外择路奔逃。李恪的卫队紧随其后,居然没有遭遇任何冲击。

    但即便如此,这些侍卫也都捏着一把汗!一旦李恪有一点点的意外,这些侍卫身死不足惜,家族都得受到牵连!一个个神情紧张如临大敌,山林间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数十柄横刀劈砍过去……

    前进的道路还算顺畅,等到两伙人马全都走出山林,看着前方这一片广阔的山坡,一个个呆若木鸡!

    这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啊?

    濛濛细雨飘渺无定,空旷辽阔的山坡上尸横遍野,由高处留下的血水汇合着雨水流淌,或是积聚成洼,或是汇聚成流,土地一片暗红!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血流成河!

    恍若人间地狱!

    这些江南士族久居江南称豪乡里,也曾打动干戈两族混战,也曾杀人放火草菅人命。但是往常视为骄傲的凶残暴戾,与眼前的惨状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残破的尸体、汇聚的血流、凄厉的呼号……

    就像一柄大锤狠狠的敲击着所有人的心脏,震得头昏眼花耳聋目眩,震得胃水翻滚呕吐不止!

    最最令这些世家目眦欲裂的,还是山坡上正在进行的屠杀!

    一群人马俱甲的铁骑驰骋肆虐,马蹄践踏、横刀挥舞,一个个江南士族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死士战兵就像是孤独无助的绵羊被财狼虎猫驱赶着、蹂躏着、杀戮着……

    金戈铁马,奔腾万里如虎!

    几名世家子弟张了张嘴,刚刚的呕吐物还堵在咽喉,他们发不出一丝声音。

    说什么呢?让这群魔神一般的铁骑放过家中的死士战兵么?跟他们说那是家里赖以生存的根基么?若没了这些死士战兵,家族的等级和影响就无形的下降了不止一筹么?

    不能说啊!

    说了,就等于承认参与山越叛乱,围杀朝廷重臣!

    那时候可就不是家族等级和影响力的问题了,而是会不会遭受到朝廷残暴的镇压,是家族存亡……

    就只能这么看着……

    家族中最精锐的死士战兵,拥有着悍勇的实力,不畏死的心志,以之覆灭寒门、欺压平民,无往而不利!某种程度上来说,世家的稳固与延续,就是依靠这些精锐的死士战兵!

    可是现在,这些纵横乡里肆虐江南的死士战兵,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被具装铁骑分割阵列、分别驱散、铁蹄践踏、挥刀劈砍……除了亡命奔逃却最终被战马追上杀死发出凄厉的惨呼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幕带给这些世家子弟的震撼,无与伦比!

    最让他们不可理解、不可置信的是——这些杀神一般不可战胜的具装铁骑,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道说房俊早就有这么一支铁骑,且将其牢牢藏起,就等着江南士族襄助山越乱民的时候,才派出来大开杀戒?

    越想,这个可能性就越大!

    只要看看铁骑放着近在眼前的山越人看都不看,就只是一味追着死士战兵砍杀,就能看出房俊的心意——就是要引蛇出洞,就是要重创你们江南士族!

    世家子弟们面面相觑,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撼与恐惧。

    这人宁肯主动陷身重围,吸引各大家族派出最精锐的战兵之后,才出动王者兵种的具装铁骑,展开雷霆一击,将这些死士战兵尽数屠杀!

    这是什么样的心智?

    这是什么样的阴狠毒辣?

    为了将各大家族的势力狠狠打击,宁愿以身涉险!

    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升起,瞬间侵袭全身……

    太狠了!

    李恪可不管这些世家子弟怎么想,这一刻,他只觉得胸中的热血已经沸腾!初次面对这样凶残的杀戮场面,除了刚开始的一点恐惧不适之外,现在只剩下无比的畅快!

    自从就藩安州以来,这些江南士族的嘴脸令他恼火不已!

    堂堂亲王殿下,在这帮南蛮眼里根本就不是一盘菜……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李恪情何以堪?

    现在再看看!

    像是豚犬一般被屠杀,你们还拿什么在本王面前装模作样,趾高气扬?

    山坡上的惨呼声渐渐低沉,数百死士战兵已经被屠杀一空,一二漏网之鱼也被铁骑追上劈砍于刀下。江南士族豢养的最精锐战兵,屠杀殆尽!

    房俊早已发现山脚下的援军,虽然不知局势到底发展到何种方向,但是看着这些江南士族簇拥着李恪前来驰援就知道,江南士族低头了!

    可是你们自以为低头就可以了么?

    老子不把你们玩死玩残,怎能消心头之恨?

    房俊骑在马上,高高举起横刀,双腿一夹马腹,战马一声长嘶,就朝着山脚处的世家阵列冲去!身后的骑兵一看,当即紧随主帅之后,数十匹战马铁声如雷,铁蹄践踏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奔腾咆哮俯冲而下!

    世家子弟脸都白了,这房俊想要干什么?

    可心里不及细想,那铁骑冲锋的汹涌气势早已将这些世家子弟和奴仆杂役组成的“援军”吓破了胆,刚刚目睹山上的屠杀,转眼这帮刽子手就奔自己而来……

    “轰”一声,整个“援军”都炸了锅,亡命奔逃。

    房俊目光幽冷,自然不可能将这些打着驰援旗号的“援军”尽数斩杀,那就是逼着江南士族早饭了。但是不吓唬吓唬他们,胸中委实意气难平!

    策马冲向“援军”的房俊,刚刚想要在“援军”阵前勒住马缰,吓一吓这帮兔崽子,突地觉得胯下的战马一个趔趄,暗道不好,急忙甩开马镫,双手一按马鞍,整个人在马背上腾空跃起。

    下一刻,久战力竭的战马哀鸣一声,前蹄一软,庞大的身躯向前翻滚而出,径直滚入“援军”的人群当中。

    鬼哭狼嚎,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