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聿明氏
    虽然并未离开牛渚矶顺江而下直抵苏州,但水道畅通消息往来,房俊也已知晓苏州现在市井之间对于自己的谣传。

    歃血如命、杀人如麻、草菅人命……说自己这一场大战不仅杀了上万山越乱民,更裹挟了宣润二州数千汉人百姓,大多数都人头落地,鲜血映红了大江……

    更有甚者,说自己专门捕杀年幼的童子,然后敲碎脑壳吸食脑髓,比那位用尼姑的肉混着牛羊煮来吃的后赵皇帝石邃还要残暴,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禽兽。

    房俊知道这是江南士族不甘心之下发起的反击,看来牛渚矶斩杀的这些死士战兵的确触及到了江南士族的痛处。江南士族一向以“华夏衣冠”自居,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确代表了最正宗的汉家传统。较之北方日益杂交的血统来说,他们更纯粹一些,因此大多时候江南士族做事都要讲究个脸面,哪怕满肚子的男盗女娼,表面上也要云淡风轻呼吁公义,若非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打击,不至于令其不顾颜面发起这样的反击。

    坏人名声、污蔑罪名,这是最不齿的下作手段……

    这个年代名声很重要,污人名声,犹如杀人父母,这是死仇。没有一个好名声,说是寸步难行有点夸张,但是对于房俊接下来的江南布局的确有很大的影响,负面效果非常明显。

    不过眼下房俊还抽不出时间来懊恼愤怒。

    大战告终,战损也要详加统计。留在山上的兵卒战死二十四人,其中觉得多数都是前几次山越人冲锋的时候阵亡的,最后的决战因为有铁甲护身,一眨眼就将山越联军杀得士气崩溃,反倒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些阵亡的兵卒要将名单上报兵部,并且为其请功,人虽然死了,但是功勋是可以推及家人的。对于一个平民家庭来说,为国捐躯、平定僚乱的功绩足以保证三代之内毋须缴纳各种税赋田租,可以让一家人幸福安定的活下去。

    最头痛的还是炼焦的方法……这个实在是没接触过,房俊也抓瞎了。万般无奈,也就只能使用他的大招——反正老子知道原理,其余的就让下边的工匠去试验吧,只要方向正确,总会研究出结果来的……

    正为了当初为何不多看一些杂书,或者上学的时候多选修几门功课而黯然神伤、悔不当初的时候,席君买前来通报,有乡间农夫聿明氏求见。

    “聿明氏?”房俊愕然,这什么古怪的姓氏?听都没听过,正为炼焦的事情心烦,便随意的挥挥手:“没听过,不见。”旋即凝眉苦思,想要从越来越淡薄的记忆里仔细搜寻有关于炼焦的哪怕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

    席君买转身退出。

    没过片刻,敲门声再次响起。

    房俊思路打断,恼火道:“都说了不见,别来烦我!”

    “呵呵,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侯爷何以却不尊人情,将客人拒之门外?”一把虽然苍老,但听起来很是令人心神舒畅的声音响起。

    房俊一愣,起身将门打开。

    一个宽袍博带,头顶高冠的老者笑容可掬,立在门前。这老者身材高瘦,骨架很大,宽大的袍服被他穿得衣袂飘飞,颇有些仙风道骨的神韵。

    房俊心中一紧,下意识的看向四周。

    席君买正站在老者的身后,神情古怪……

    为了防止江南士族报复,铁厂四周早已被战兵重重护卫,席君买为何在自己拒绝的情况下仍然将这老者带来?

    “山野鄙夫,拜见侯爷。”

    老者仪态完美的鞠躬施礼,而后直起腰杆,笑容和煦,脸上的褶子似乎都好像是盛开的菊花:“冒昧来访,着实唐突。不过侯爷乃身居大智慧之人,根骨清奇见识不凡,想来不至于与那些凡夫俗子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老者虽然岁数不小,但言谈举止予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舒畅亲切,很难生出恶感。

    房俊瞪了惴惴不安的席君买一眼,展颜笑道:“老丈谬赞了,本侯何德何能,能称得上根骨清奇之评语?至于什么大智慧,更是见笑了。”

    根骨清奇?

    难不成这老头是隐觅世间的高手,不忍一身绝技失传,见自己是个习武奇才是以出山想要收自己为徒,将一身震古铄今的绝世修为倾囊相授?

    然后自己就能拳打李元霸、脚踹裴元庆、血虐宇文成都?

    你娘咧!

    老子这是穿越文啊,不是乐虎国际国际官网,更不是《说唐》……

    不过这老头一身诡异,看似却无恶意,便侧身虚引道:“远来是客,老丈若不嫌弃屋局简陋,何妨入内一叙?”

    老者呵呵大笑,信步入内:“老夫一生清贫,与朽木为伍,与顽石作伴,简陋亦或繁华,与我不过是过眼浮云而已!”

    趁着老头走进屋子,房俊对席君买瞪眼低声道:“不是说了不见么,为何放他进来?”

    席君买一脸惊恐,咽了咽口水,讷讷道:“不是放进的,是他自己走进来的!这老头……太邪门儿了,从炼铁炉那边到这里,走了十步……”

    房俊张大嘴巴,伸长脖子看了看铁厂后边的炼铁炉,在看了看身后位于矿坑边缘的房子,这足有几百米了吧?

    十步?

    这是“八步赶蟾”还是“草上飞”?

    不过料想席君买也没胆子做弄自己,只得命其就站在门外,一旦发现屋里有什么动静,即刻冲进来救驾!

    席君买狠狠点头,还觉得自己不保险,连连招手又将不远处巡逻的一对兵卒喊了过来,立在门前严阵以待。

    房俊反身回屋,那老头已然自己坐到椅子上,优哉游哉的晃了几下,啧啧称奇:“这种长脚杌子坐着很舒服,腰背皆能受力,即便长时间劳形于案牍,亦能最大限度的保持体力,当真是巧夺天工!这长脚杌子是侯爷所设计吧?呵呵,老朽说侯爷有大智慧,侯爷还连连谦虚,若是这都算不上大智慧,吾等皆可自戕了……”

    “区区一件玩物而已,何敢称智慧?”

    “侯爷谬矣!何谓大智慧?车行路上,舟行水中,木中取火,翻土耕种,这些事物看似寻常普通不值一哂,可哪一样不是大智慧者方可创造?于寻常处见波澜,就是大智慧!”

    老者一脸正容。

    房俊愣了愣,这老头难不成是是个哲学家?

    “些许微末小道,老丈不必夸赞,再夸下去,本侯都无地自容了。”坐到另一张椅子上,房俊说道。

    这老头太奇怪了,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一见面就各种恭维,到底有什么目的?

    老者却显然不同意房俊的话语,不悦道:“那依侯爷之间,何者才可称大智慧?”

    房俊想了想,说道:“于细微处,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可谓大智慧;与辽阔处,日升月落,星辰运转,可谓大智慧。”

    其实这并非房俊本意,科学的力量无所不在,登上火星是大智慧,钻木取火就不是大智慧?发现上帝粒子是大智慧,弄明白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就不是大智慧?

    老者的话语很对,于寻常处见波澜,就是大智慧!

    可房俊总觉得这老头神神秘秘浑身透着诡异,偏不顺着他说,就是要抬杠!

    老者似乎也觉察到房俊的心态,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看来侯爷对老夫冒昧造访,依旧是难以释怀啊。好吧,老夫也不兜圈子,直说来意吧。”

    说着,他双眸闪闪发亮的盯着房俊,缓缓说道:“老夫毕生浸淫于各种机关奇技之术,炼铁老夫曾有涉猎,铸造亦有所钻研,却想破脑袋亦不知侯爷如何能一夕之间铸造上百甲骑具装!不知侯爷是否可以见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