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神的姓氏
    房俊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有问题……

    先前见这老者风度不凡、气质出众,还以为不论这老者是好人、坏人,最起码是个聪明人。但现在看来,这个结论实在是大大的错误。

    “本侯一夕之间打造上百甲骑具装,无非炼铁于锻造而已,世人不知本侯之法,是以老丈才会前来解惑。可老丈是否想过,既然是世人不知之法,便代表着巨大的利益,这利益足可传诸后世,以为立家之根本,吾于老丈素昧平生,为何要将如此重要的发放告知?”

    房俊觉得这老头脑子有问题……

    想想后世若是国内某个研制发动机的工程师跑到北边为毛子:“你这AL-31F涡轮风扇发动机是咋设计的?”毛子会是什么表情?

    房俊现在就是这种表情。

    这是知识产权啊你懂不懂?跑人家家里来张嘴就问人家的工业秘密,你这张脸得有多大?脑子得有多坑?

    他这边一脸鄙视,孰料老者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侯爷莫非不知老朽何人?”老者很是不可思议,似乎世上不认识他的人就不配存在!

    房俊一脸不屑:“聿明氏啊?没听过诶……”说到这里,脑子突然一闪。

    聿明氏?

    有点耳熟哦……

    仔细想了想,好不容易响起念书的时候班里有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喜欢昙花。大家都很奇怪放着百合你不喜欢,干嘛喜欢一个花开一瞬稍纵即逝的昙花呢?结果这妹子就会叨叨些什么“昙花一现为韦陀”的句子,讲述一些昙花的传说。

    “昙花一现为韦陀,这般情缘何有错,天罚地诛我来受,苍天无眼我来开”……

    很凄美的故事,房俊过觉得很扯蛋。

    但是这个有关昙花一现的故事里,却有一个很神奇的主角,这个主角的名字就叫做“聿明氏”,据说是神的使者。房俊当时觉得这个姓氏蛮好听,也很古怪,就特意去百度了一番。

    此时“聿明氏”三个字勾起那段久已尘封的记忆……

    在上古时候,神明是世人畏惧敬重的存在,据说那个时候的姓氏分为几个等级,第一等为神职人员姓氏,第二等姓氏为牧九州的人中之王的姓氏……据说夏朝的旧贵族如占卜师、祭祀时、巫医这样职业的人,都是继承母亲姓名,而聿明氏就是夏代的占卜和巫医工作的姓氏,聿明氏从事占卜等是世袭。聿明氏就是神职人员,他们是最接近神的人,是超越人间帝王的存在!

    朝代更迭,物是人非,人们渐渐发现所谓的“神灵”并不符合当时人类征服自然的需求,聿明姓氏的权利慢慢消散,很快消失在历史舞台上。但是由聿明氏创立的阴阳教却流传甚广,影响深远。

    最后的关于聿明氏的记载,则是聿明氏为代表的阴阳教在唐朝时期随着倭国遣唐使远渡到倭国,后来的神道教与聿明氏带去的占卜、巫术、医学相结合,出现了影响日本历史的新生职业“阴阳师”。

    自此之后,再也不见诸于史书,民间亦无传说……

    如果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剥去那些神神怪怪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么聿明氏就是古代的天文学家、医学家、预言家……是那个时代最高级的知识分子。

    简而言之,他们甚至很有可能成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但是很可惜,他们浪费了自己的天赋,没有将这些世代相传的知识用在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上,反而是穷极一生去探寻虚妄的神鬼仙途……

    看着房俊脸上变幻莫测的神色,聿明氏很是得意,看来这位侯爷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身份了。这倒也不怪这位侯爷孤陋寡闻,实在是聿明氏离开世人的视线太久了,不远离尘世的喧嚣,不斩断红尘的羁绊,如何能一心一意追求无上的天人合一之道呢?

    可惜啊!

    眼前这位未及弱冠便位居封疆的少年高官,有着超凡脱俗的智慧和见识,若是吾聿明氏有此天赋异禀的子孙后代,定会在天人合一之道上更进一步,甚至进窥无上天道,成仙成圣!

    奈何聿明氏世代传承,都是家族维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外人便舍弃了千年的传承呢?

    房俊哪里知道眼前这位聿明氏老者已经想要将他当作“下线”来发展?

    他想了想,问道:“想要知道本侯的炼铁锻造之术,也不是不行,只是不知老丈你出得起什么样的价钱?”

    聿明氏愕然:“价钱?”

    房俊理所当然道:“自然,想要得到就要有所付出,现在的天下最尊贵家族是李唐皇室,早就不是你们聿明氏了,难道这个道理老丈都不懂?”

    聿明氏气得胡子都翘起来,好似遭受了世上最大的侮辱,致使一个甲子的修养都被狗叼走了,怒气冲冲道:“铜臭之物,污我耳目!聿明氏从不擅取别家一物,若要取之,必用通晓阴阳得窥天机之术以报之,令趋吉避害、逢凶化吉,千百年来从未曾有拒绝聿明氏之人!哪怕是天下至尊、贵为帝王,亦无不以求得聿明氏一卦而欢喜莫名!”

    房俊有些囧:“原来是送一卦……本侯以为是给钱呢,这规矩挺古怪,请恕本侯孤陋寡闻,从未听闻。”

    聿明氏今日也不知是第几次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了:“侯爷居然不要鄙人算上一卦,而是……要钱?”

    “当然是要钱!老丈可能有所不知,本侯现在穷啊!眼瞅着要去江东,又是码头又是造船还要筹建市舶司,样样处处都要钱,可皇帝明显是又想马儿跑又不想给马儿吃草,只给拨下了区区五十万贯……现在本侯是做梦都在想钱,若是这炼铁锻造之术能卖几个钱,那真是求之不得啊!至于算上一卦……还是不要了吧,本侯听闻泄露天机者必遭天谴,可不能为了本侯的一时吉凶,害得老丈有损阳寿,你说是吧?”

    开什么玩笑,给我算命?

    当初李淳风那个牛鼻子求着咱算咱都不算,万一你要是算出来咱是个穿越过来的,咱岂不是成了鬼怪邪说?这年头崇信鬼怪之说,惹得天下汹汹非得将咱浸猪笼捆火柱手脚钉上铁钉,咱可没死而复活那本事……

    房俊的态度很坚定——算命,绝对不要,只要钱!

    大抵是房俊的举动令聿明氏不解,这老头眼神闪闪盯着房俊,直到看的房俊一阵心虚,以为神神秘秘的老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的时候,聿明氏才展颜一笑。

    “聿明氏困居乡野,平素往来者既无商贾,更无官宦,功名利禄如浮云,金银财宝如粪土,实在是身无长物,更遑论大量钱财。”

    这话房俊相信,对于一群矢志成仙的半仙儿来说,真的不会在乎金钱。

    聿明氏续道:“不若这样,老朽也拿出一样天地至理玄机,于侯爷交换如何?”

    房俊无所谓的耸耸肩:“比如?”

    天地至理?

    呵呵!

    论起天地至理,你个唐朝人就算是能上天,还能比得过我一个穿越者?

    聿明氏世世代代穷究仙神之道,进窥鬼魂之途,就必须掌握大量天地间的至理以做天道之根基。无论数术、格物、义理,无不冠绝天下,更以预测吉凶的卦象于世间拥有至理之人交换,随随便便拿出一点来,都足以震惊世人。

    聿明氏想了想,觉得必须拿出一样能镇得住这位侯爷的东西不可。这侯爷年纪不大,所图者却甚大,五十万贯在他眼里只是小钱,见一个码头造两艘船都不够……

    半晌,聿明氏说道:“素闻侯爷意欲建造水师扬帆出海,大海凶险莫测一望无际,最艰难处非是滔天波浪龙卷飓风,而是大海茫茫极易迷途,一旦丢失航道,唯有舟覆人亡永远无法返港之结局。老朽就以一部星书交换如何?此书乃聿明氏先哲收集,记录了天上星辰一百二十,航行海上,可以星辰作为标记,只要头顶星辰不落,便永无迷航之虞,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