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七章 逆天科学家
    房俊很是惊异,难道牵星术在唐朝便出现了么?

    他会造帆船,但说起航海知识自然非他所长,只不过在海上观测天体来决定船舶位置的方法应该很早就有,只不过好像并未形成系统的体系和学说。

    聿明氏见他面露惊异,还以为他根本不知这门绝少有人知道的航海术,略带得意说道:“汉朝《齐俗训》曾云:‘夫乘舟而惑者,不知东西,见斗极则悟矣。’晋代葛洪的《抱朴子外篇·嘉遯》上也说,‘夫群迷乎云梦者,必须指南以知道;并乎沧海者,必仰辰极以得反。’晋代的法显从印度搭船回国的时候说,大海弥漫,无边无际,不知东西,只有观看太阳、月亮和星辰而进。观星航海之术古已有之,只不过古人所观之星仅仅北斗等寥寥数颗而已,未免失之偏颇。若是有吾之星书,可昼夜无忧,航行大海如畅游河湖矣。”

    听他所言,房俊料定唐代尚未出现牵星术,不过已经有先贤开始注意这个领域,并且将其慢慢用于实践。或许并未形成完整的学说,但已然踏足其中。

    勇于开拓的先人啊,正是这种实践精神,让华夏文明遥遥领先整个世界几千年……

    若是换做旁人,定然会被聿明氏所说的美好前景所打动,只是可惜他面前的这位打算将指南针配合星图创造全新航海术的穿越认识来说,显然有点LOW……

    房俊并不需要完整的星图,他需要的完整的牵星术,或者能够测量北极星的高度的方法,以此来准确的定位导航。

    “请恕本侯无礼,您说的这种星图想必毕集前人心血,乃是惊世骇俗之作。不过此图对本侯来说全无用处,因为本侯已经掌握了一种可以在茫茫大海之上准确寻找方向的器械。”

    房俊呵呵一笑,非但给予聿明氏鄙视,反而还趁机又抛出一样比之冶铁锻造之法更加精奇的东西。

    聿明氏果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呃,这是第几次了?聿明氏觉得自己今天算是长见识了,活了这么大岁数,本以为早已修炼到心境淡泊不萦于外物的境界,却屡次三番被这个毛都没长齐的侯爷搞得一惊一乍……

    严格意义来说,聿明氏可以算是古代最优秀的科学家,他掌握的知识实在是可以笑傲整个时代的寻在。而好奇心是每一个科学家都必须具备的本能素质,可以在茫茫大海之上准确寻找方向的器械?

    聿明氏心如猫抓,不能淡定了……

    “老朽知道有一物可以指明南北,名唤司南。但司南制作不易手艺繁复,且必须放在水平之地令其静止,方才能准确指明方位。船行海上,风吹浪涌颠簸不止,司南全无用处。不知侯爷所言乃是何物?”

    好奇心可以害死猫,聿明氏浑然不知自己就快要被这只猫给害死了,完全像是一个充满求知欲的科学家一样不可自拔。

    这次轮到房俊得意的笑:“老丈,咱们还是说说冶铁锻造之法。”

    聿明氏气得咬牙!

    好个小贼……

    “侯爷欲建水师,老朽曾试制一种战船,名唤‘飞虎战舰’,船旁设有四轮,每轮有八叶桨片,浮舟水中,以轮激水,其行如飞,旁置撞竿,敌舟迎之,辄碎!实乃水战之利器,不知此船可入的侯爷法眼?”老头明显有些置气了,就不信老子学究天人,拿不出镇得住你的东西!

    房俊微微一哂,这不就是“轮船”的鼻祖么?开创性五颗星,实用性一颗星,完全不值得拥有!小爷在纪录片里见过用机器做动力的明轮船“克莱蒙脱”号,你这点东西哪里能放在小爷眼中?

    “老夫之父,曾创出一种新式的船只肋骨铺设之法,可大大增加船只坚固程度,抵御更大的风浪而不虞船只被巨浪拍击碎裂,侯爷可曾需要?”

    聿明氏眼珠子都瞪圆了,较上了劲!

    开什么玩笑?小爷用铺设水密舱的方法增加强度岂不比你增设肋骨的法子好上一百倍?只需将水密舱隔板与龙骨连接,水密舱越多则船只的横向强度越大!

    房俊依旧一脸微笑,老神在在,不为所动。

    不过心里却很是震动,这个老头果然厉害,聿明氏也不愧是“最接近神的侍者”,他所说的每一样,几乎都实在宋元明等朝代才得到大肆应用的技术,这老头却随随便便信口道来,这是何等逆天的能力?

    也就比自己差一点点了……

    而且这老头知识面这么丰富,想来数学定然有一定造诣,最起码高出这个年代的普通人不知一筹。最重要的是,聿明氏是一个家族还是一个部落来着?甭管哪个,那都说明聿明氏绝对不是一个人!

    一个有着优秀的数学、天文学、医学个个方面传承的族群,对于这么一个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文盲的世代来说,是一笔多么巨大的财富?

    巨大到房俊口水都流下来了……

    聿明氏却怒了!

    他并不认为房俊是当真看不上自己提出的这几个交换条件,至于这个孺子侯爷有比自己更高明的见解更不可能!他想当然的认为这是在耍弄心机,想要勾引自己提出更高级别的交换条件,小小年纪委实奸诈,而且贪得无厌!

    真想一甩袍袖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啊,正如他来的时候那样……

    可越是聿明氏这般智慧高绝之人,就越是执着,对于自己所未能掌握的知识充满了求知欲。因为他们知道,达致天人合一、进窥无上天道的过程,便是征服这个大千世界的过程,只有探明时间一切奥妙,才有可能距离至高无上的目标更进一步!

    “侯爷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想来亦是心胸豁达之辈。侯爷能据此绝地,一夕之间打造出上百甲骑具装,一举反败为胜威震江南,成就以不啻于古之名将,必定青史留名,彪炳史册。老朽勘破名利,斩断红尘,亦不得不为侯爷之智慧叹为观止,身怀敬佩。既然老朽所说的这些侯爷看不上,那侯爷不妨开除条件来,只要老朽能力之内,绝不推辞。”

    没办法,来硬的不行,利诱可不行,那就只能来软的了……

    偏偏房俊还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货!

    闻言笑眯眯说道:“既然老丈如此说,那本侯若是不提出一点条件,岂不是不尊重老丈?”

    聿明氏气得想杀人……

    “如此最好,哪怕侯爷想要极北之地的白熊之皮,老朽亦绝不推迟!”

    “哦?老丈还去过极北之地?居然还能猎杀北极熊?”房俊双眼发亮,是真的感兴趣了。

    聿明氏:“……”

    只是说说而已啊,你还当真了?

    看到房俊闪闪发亮的眼睛,聿明氏后悔得差点给自己一个嘴巴!以房俊的年纪,怕是最喜好这等猎奇之事,自己提什么不好,干嘛要提这个呢?

    “咳咳……老朽都多大年纪了,侯爷忍心让老朽千里迢迢奔赴极北之地?年青的时候去了一趟极北之地差点命都丢了,回来之后缓了好几年,才算是养回了本元。这年纪若是再去一趟,那可就当真没命回来了……”

    聿明氏是真怕房俊让他去极北之地杀一只熊,剥了皮给他带回来……

    “老丈年纪大了,本侯怎会如此不近人情?不过相比老丈的族人当中亦有豪杰之士,不如派几个过去如何?”

    聿明氏默然。

    那等世间第一凶险之地,比之真正的地狱怕是也不遑多让,刀子一样的北风,将人血液冻僵的寒冷,一望无际的冰原,凶残的猛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