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华胥之国
    当年热血,族中最优秀的十个兄弟结伴北上冰原去探寻极北之地的奥秘,结果就在那一片仿佛亘古长存不分昼夜的五彩极光里,十个兄弟只剩下他一个……

    那是比他还要优秀的族人啊!若是这些兄弟都能活下来,现如今的聿明氏何至于裹足不前,还抱着老祖宗的成就不得寸进?

    聿明氏的眼眸里闪过恐惧,默然道:“侯爷还是换一个条件吧。”

    房俊挠了挠眉毛,觉得聿明氏的神情很奇怪,还是不要继续撩拨他为好,起身从床铺底下的一个箱子里拿出厚厚的一摞图纸,随手放在聿明氏面前。

    “陛下恩重,赐我华亭县侯,封地便在华亭镇。不知老丈是否去过那里,很贫瘠的一个地方,既无耕地亦无人口。不过贫瘠亦有贫瘠的好处,那里就像是一张白纸,任由胸怀锦绣者肆意涂抹。这些是本侯的一些计划,即将在未来的数年内一一建成,不过本侯现在不止缺银钱,更急需懂得数术和建造之术的人才,不知老丈可有雄心与本侯一起,建起一座亘古未有之雄城?”

    聿明氏翻看着图纸,眼睛都有些发直……

    这是一座城?

    分明是一个国!

    码头、军港、仓储、医馆、官署、房舍、学堂……

    一张张图纸,一个个建筑,简约明朗的线条,繁杂详尽的说明……

    这若是全都建起来,得需要多少银钱,需要多少人工?

    聿明氏感叹道:“侯爷之壮志,老朽甚为折服。虽然是穷尽一生之力,期间更是艰难险阻无数,但只要图纸上的一切都能够实现,无异于白手立国,足可彪炳青史矣!”

    这些图纸所描绘的可以说是古今未有之宏伟蓝图!

    苏州他也去过,自然知道海虞镇之西虽然有人烟,但处处盐碱滩芦苇荡,沿海一侧唯有取海水煮盐者三五成群居于此地,说是一片荒芜亦不为过。若是图纸描绘的这些都能建成,将凭空多出一个不啻于苏州的庞大城市!

    而且根据这些图纸来看,此地既无耕地,而码头连绵、仓储如星,数条水道尽皆疏浚、拓宽,想来是重点发展商贾植货,收取商税以养城市。

    可全城皆商……实在是骇人听闻!

    “请恕老朽多言,侯爷此城,可是要全城皆商?聿明氏上承盘古开天,沟通天人殊途,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成败,见识过太多的沧海桑田,所谓的士农工商不过是统治者以之稳固统治的手段而已,士也好农也好商也罢,谁也不比谁高贵,谋生手段不同而已。但商人逐利轻义这是不争之事实,侯爷的这座城里若尽是商贾,则无人追崇仁义,无人信奉道德,人人皆言利,当成为天下第一等肮脏之所在!”

    对于聿明氏的担忧,房俊自然有过思考,事实上这也是房俊想要建立这座城的缘由之一。

    “以道德量天下,以仁义修自身,国无帅长,民无嗜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所爱惜。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此三皇五帝之垂拱而治,大同之天下……然则,此等社会可能存在否?请老丈教我。”

    这是人类社会最终极的状态,没有统治和被统治之分,人民没有超出必需的欲望,也淡然面对生死。对人对物,以一待之,毫不偏废。既不爱惜什么,也不畏惧什么。一切都顺其自然,这是一个天下为公无有尊卑等级的大同世界,已经无限接近于共产主义。

    在道德经里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在列子中里是黄帝篇里的“华胥国”;在庄子里是“至德之世”;在陶渊明笔下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在无能子里是“无夺害之心,无瘗藏之事”的太古之世……

    然而,到底只是梦想而已,是不可能存在的。

    最起码,在此后的两千年内是不可能存在的,房俊可以作证……

    聿明氏张了张嘴,却默然无声。

    家族悠久的历史,留下了无数典籍经论,以及各代先哲对于自身、对于社会、对于天下的思考。他当然知道这样的一个大同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动物有天性,人类有慾望,这是上苍的恩赐,亦是羁绊的枷锁、罪恶的源泉。

    所以,聿明氏才会世世代代追求无上天道,摆脱生死的禁锢、善恶的评判,无欲无求,超凡入圣……

    默然良久,聿明氏叹息道:“人皆言尧舜禅让,舜禹禅让,遂垂拱而治、天下清明,不过是穿凿附会而已。前者由墨子所创,把本是黄帝九世孙、有虞氏诸侯的舜,说成是会烧窑、捕鱼的农夫,以此来申述他尚贤的宗旨。而后者,则是儒家杜撰,盂子接过墨家的尧舜禅让,添加出舜禹禅让的故事,录于典籍之中,也把原是百里诸侯的禹说成是匹夫出身,何其可笑?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尧德衰,为舜所囚,复偃塞尧之子丹朱,使父子不得相见也,其后放尧于平阳。而舜更是给禹赶到苍梧而死的。所谓的人治天下、以德禅让,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

    房俊真真被聿明氏给震惊到了。

    不过想到聿明氏悠久的历史以及“神的侍者”这个极其崇高的地位,其家族之中流传着上古以来不为世人所知的秘辛亦在情理之中。更何况后世便有所谓的禅让制度只是古时候的部落选举方式这种说法,房俊倒是也能接受。

    历史总是被掩藏在迷雾之中,窥一斑而得全豹,不过自欺欺人而已……

    聿明氏叹息之后,精神稍坐振奋,盯着房俊问道:“侯爷心中看来是不信世人皆能受到道德礼仪的约束,认为人治难保公允,是以想要彻底的施行法家之术,以法治取代人治?”

    房俊想了想,说道:“单纯的以人治国,或者单纯的以法治国,其实都失之偏颇。以人治国、垂拱而治,这是最终极的状态,也是最完美的制度,只不过这种制度所需要的基础实在太过高端。所谓仓廪足而知礼仪,又所谓民不患寡而患不均,想要以人治国,需要走的的路还太远。在现在这种百姓无饭可食、无衣可穿的条件下,本侯认为法治更容易促进社会进步,消除社会矛盾。”

    跟这种上知一千年的“半仙”聊天真是太舒服了,无论你说什么,哪怕是后世的一些观点人家也能听得懂,不愧是“神的侍者”,最接近神的人物!

    “恕老朽疑惑,不知侯爷心中的理想之国,究竟是何摸样?是人人华裳美服、寒暑不侵,还是金银弃于路边、贫富无差?”

    这不是共产主义么?

    太遥远啦,都不敢想!

    房俊悠然憧憬道:“很简单,愿吾大唐子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而已……”

    聿明氏喃喃道:“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

    房间之中一时陷入沉寂。

    聿明氏似乎沉浸在房俊描述的那个幸福国度之中,与自己想象中的“华胥之国”互为印证。而房俊则转着脑筋,冥思苦想怎么能将聿明氏这个部族拉入自己的阵线,为自己的宏伟计划添砖加瓦……

    良久,聿明氏才说道:“若是老朽派遣族人帮助侯爷建城,不知可获得何种报酬?金银之物休提,老朽视之如粪土,切莫污了老朽之双耳。”

    房俊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