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四十章 好尴尬……
    在聿明氏踏入房俊房间的同时,李恪与房俊联名的战报由战马八百里加急递入京师。其时百官上朝,信使至太极宫外叩阙,口呼大胜,顿时引起大殿之上一片哗然。

    “大胜?”

    “怎么可能,房二那厮不是都被团团围困了么?”

    “就是,数万人围着他几百人,不死就算不错了,还大胜?”

    “这小子一贯胆大,莫非谎报军情?”

    “极有可能……”

    大殿上喧嚣四起,议论纷纷,大多数都不信房俊能反败为胜。

    数万人围攻,内无强兵外无强援,形势已是岌岌可危,就算能孤身逃出生天都近乎于天方夜谭,怎么胜?想来必然是这小子侥幸挨到援兵抵达保住一命,但刚刚抵达江南就陷入绝地实在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是以这小子才矫过饰非,谎报军情。

    此子一向胆大,仗着自己宰相公子和帝婿的身份,什么事情不敢干?

    当即便有治书侍御史刘泪出班启奏道:“陛下,华亭侯身陷重围怎么可能反败为胜?即便是胜了,想必亦是援军抵达驱散乱民,与华亭侯并无多大干系。请陛下明鉴,若有谎报军情之处,请以国法军纪为准,治其欺君之罪!”

    殿中顿时便有大臣附和。

    房玄龄默不作声,还没见到战报呢,你蹦跶什么?

    岑文本一向看不惯刘泪朝秦暮楚的嘴脸,冷言道:“是非曲直,尚要看过战报方能定夺。难不成刘御史已然见过战报之内容,是以这般笃定?”

    刘泪并不理会岑文本的嘲讽,淡淡一笑,也不还嘴。

    事情明摆着,此时争论有何意义?无论这份战报写的如何花团锦簇,房俊亦不可能当真反败为胜!

    武勋集团集体保持沉默,他们的心情是最纠结的。

    即将房俊看作己方的一份子,希望其在江南能够有所成就,借以提升武勋集团的影响力,又希望房俊当真丢了性命才好,这样朝廷就会对江南佣兵,武勋集团的利益可以最大化……

    李二陛下没心思理会大臣们斗嘴,心里隐隐觉得先前的猜测极有可能成为现实,急不可耐的说道:“呈上来!”

    自有宦官将大殿之外的战报小跑着送进来,呈给陛下身边的内侍。内侍接过插着红翎的战报,躬身呈给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伸手接过,先是仔细检查了一遍封口的火漆,见无异样,这才用御案上的裁纸刀挑开火漆,取出信纸,细细观阅。

    良久,李二陛下才嘘出一口气,看了一眼都注视着自己的大臣,信手将战报递给身边的内侍,让其交给不远处的房玄龄。

    房俊乃是房玄龄之子,身陷重围性命堪虞,身为人父自然心情焦灼。陛下看完战报之后将其第一个交给房玄龄,亦算情理之中。再者说,房玄龄身为宰辅,亦有资格在陛下之后第一个观看。

    众人都注视着房玄龄的表情,想要从他神色的变化当中看出这份战报的内容。结果房玄龄一张老脸云淡风轻毫无表情,即看不出松了一口,更看不出任何悲痛。

    这房俊到底是死了,还是逃脱生天,亦或当真获得大胜?

    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房玄龄看完战报,心里一叹,果然……

    前几日陛下就说这小子鬼的很,怎会轻易陷入困境,性命堪虞?果然是留了一手,等到全天下都已他回天乏术的时候,奋力一击反败为胜。如此则可使得自己的名声享誉天下,平定山越叛民赫赫之功更是威震江南。而且根据吴王殿下与那个逆子附在战报之后的迷信来看,这逆子是在江南各大家族派出精锐死士战兵襄助山越人之后,才悍然出手,一举将江南士族派出的死士战兵屠杀殆尽。

    这不啻于当头一棒,狠狠的打击了江南士族的气焰。就像房家养在骊山农庄的那些部曲家将一样,每一个家族都会有一些私兵,或多或少,用来做一些暗地里的勾当。江南游离于中枢之外,法度难行,士族之间利益的争夺、对付平民的手段,都离不开精锐战兵。逆子这一下子算是将江南士族豢养多年的家底一下子打掉大半……

    但最关键的是,这逆子到底从哪里弄出来一支具装铁骑?

    江南虽然多河川,但平原之地亦有不少,这支具装铁骑简直就是大杀器,能够给予江南士族足够的威慑,令其今后再有类似的举动必然心有顾忌,不敢为所欲为。

    可以说,只凭借这一战,那逆子便打开了局面,江南士族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明着干,有什么手段也只能放在看不见的暗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吾家之麒麟儿啊!

    房玄龄欣慰在之余,自然也不乏苦恼,对儿子满腔怨气。

    你说你留一手就留一手吧,不愿说出来也情有可原,谁能料到会不会有人暗地里通知江南士族有所防范?若是没有全歼江南士族的死士战兵这一茬,此次大胜自然大打折扣。但你也不能作一首“粉身碎骨浑不怕”,右一首“生当作人杰”,搞得陛下心潮激荡感动不已,现如今陛下识破了你的鬼心思,以往的感动、欣慰便全都成了失态之举,被你耍的团团转,这让陛下情何以堪?

    最离谱的是,这次又写了一首《念奴娇》……

    这时战报已然穿越到了马周的手里,马周辈分小、资历浅,不虚顾忌太多体面,看完战报,便抑扬顿挫的将房俊附在最后的这首词念了出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念完,马周啧啧嘴,摇头晃脑的回味一番,大赞道:“这首词堪称神作啊,想必百世之后,亦可传颂!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啧啧,壮哉,华亭侯!”

    感叹一番,马周回身对李二陛下躬身施礼,大声说道:“臣为陛下贺!华亭侯扬威江南,威震屑小,实乃大唐之名将!且文华天授,足以流传后世的佳句名作信手拈来,更可见吾大唐文风之昌盛。文武双全,忠贞无双,大唐幸甚!”

    马周本来就跟房俊交好,其人虽然性格严肃,但不失婉转,如此可以为房俊正名之时机怎肯错过?自然是要下大力气鼓吹一番。

    朝臣之中有跟房玄龄交好的、亦有跟房俊有交情的,当然也有捧臭脚的……见到马周如此替房俊张目,自然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再说了,那房俊还是帝婿呢!单单从不久之前的那一场奢华隆重的婚礼,便可见皇帝对房俊的看重。

    于是,大殿之上阿谀之声不绝、谄媚之词不断,都将房俊说成了天上少有、地上全无的文武双全的一代名臣。得此一臣,大唐可保万年国祚,百世昌盛,堪称古之管仲复生,伊尹再世……

    房玄龄眼皮一跳,心虚的瞅了瞅李二陛下,太尴尬了。

    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则嘴角扯了扯,目光幽幽的盯着马周……

    自觉应该替房俊多说好话的马周突然遍体生寒,好似被什么猛兽盯上一般,狐疑的抬起头私下观望,正对上皇帝陛下那一双意味深长、含义莫名的眼睛。

    马周忽然激灵灵打个冷颤,顿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妙。

    却又一脸懵然,全然不知不妙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