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四十一章 陛下不讲究
    马周是天子近臣,官职虽然不显,但颇得李二陛下之信任,整日伴在君侧,对于李二陛下的性情颇为了解。但此时对上皇帝的眼神,却令他心底一片茫然。

    陛下这眼神……

    是个啥意思?

    马周百思不得其解,但总归不是赞扬自己,便立马住嘴。

    他住了嘴,别人不知道啊,赞扬褒奖之声依旧不绝于耳。毕竟如此险恶的境地下还能反败为胜,还是一场大胜,不夸两句实在显得自己小气……

    只是有些文臣心中不免嘀咕,《念奴娇》》?

    没听过啊……

    隋唐两代的文人皆好作诗,认为词为诗之余,并不看重。但是自从房家那一首“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流传之后,作词亦被许多文人所推崇。只不过这《念奴家》从未见于典籍,是房俊新创的词牌么?

    诸如刘泪、长孙无忌等一干与房俊有嫌隙的大臣,都紧紧闭嘴。就算房俊胆子大过天敢于谎报军情,吴王李恪亦没有理由跟着他胡闹,这封战报想来或许有夸大之处,但大体是没有问题的。况且吴王李恪的长史权万纪最是刚硬正直,就算吴王想要替房俊吹嘘,权万纪可是万万不肯的。

    只是牛渚矶距离赤壁隔了半条大江,这小子是何时去过赤壁呢?

    但是无人敢提出质疑。

    房俊面对王雪庵的那一句“艺术来源于想象,却高于想象”音犹在耳,现在提出质疑,不是等着房俊来打脸么?这小子却是才华惊艳,不得不服。

    只是……怎么就能反败为胜了呢?

    怎就冒出一支具装铁骑呢?

    文臣还只是心底疑惑,武将们却站不住了!

    诸位武将互视一眼,最后由李绩出班启奏道:“启禀陛下,华亭侯在战报之中言及几日之间锻造出甲骑具装上百副,微臣并不质疑起战报真伪,只是想请陛下去旨,命华亭侯将此法献于朝廷。前隋依仗具装铁骑而统一南北,现如今军中这种重骑兵已然消失殆尽,实在是甲骑具装制作太过艰难,且靡费军资,不易过多建造。若是当真有快速制作之法,吾大唐十数万骑兵尽皆装备,当可纵横天下,无坚不摧!”

    李绩是兵部尚书,在李靖隐退的情况下,他就是无可争议的军中第一人,由他出面正合适。

    其余武将如程咬金、尉迟恭等尽皆附和。

    实在是甲骑具装太难得了!

    这种重甲非但锻造工艺反复,成本更是令人咋舌!前隋东征高句丽,隋炀帝为了一鼓而下,耗空了国库打造大量甲骑具装装备部队。结果这种重骑兵在辽东水网密布沟壑纵横的地势中全无发挥的条件,被生生拖死在河沟山壑里,这也是前隋征讨高句丽无功而返的一个原因。

    精锐的具装铁骑尽皆阵亡在高句丽战场,国库空虚无力继续打造,这也导致隋朝军队任由国内乱贼蜂起却无能为力的局面。

    大唐立国虽久,但隋末天下动荡,对于国家的消耗实在太大,至今国库亦不充盈,何来巨额的军费打造甲骑具装?但现在房俊只是几日之间便打造出上百副,想来最起码锻造工艺是极其简单的,工艺简单,造价就高不到哪里去,这是常识。

    只要想想自己的麾下是成千上万的具装铁骑,与敌对阵之时一声令下即刻摧枯拉朽无坚不摧……这群武将如何能淡定得了?

    文臣们先前只是关注房俊的这一首《念奴娇·赤壁怀古》,这是听了李绩的话语,才醒悟过来这具装铁骑对于大唐的军备是何等重要。

    这棒槌,还真是文武全才啊……

    不过冶铁锻造这种奇技淫巧之术正是房俊所长,诸人倒也并不感到奇怪。

    只是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脸色很不好看……

    娘咧!

    房俊这小王八蛋跟朕玩心眼,明明胸有成竹却偏偏要又是绝笔又是血书又是写诗弄词,把朕感动的一塌糊涂才知道一切都在那小贼掌握之中……

    简直罪无可恕!

    可是眼下这情形,倒也不好立刻翻脸,将这小贼之罪状公之于众。毕竟此战对于江南士族的打击是巨大的,能够极大限度的使得房俊之后在江南动作减少抵挡,最起码明面上的抵抗力度会削弱很多。

    可是若论功行赏……李二陛下又是在咽不下这口气。

    耍了朕,朕还要赏赐你?

    皇帝心内纠结,委实不绝。

    房玄龄只是看着李二陛下的脸色,便将皇帝的心理猜的差不多,赶紧站出班列,大声说道:“身为臣子,沐浴皇恩,即便马革裹尸亦是应当。房俊年幼,却得陛下宠爱,皇恩浩荡,加官进爵,已是殊荣。兼且以公主尚之,更是无比荣耀!恩宠如此,实在古今罕有,即便现在有一点点功绩,又有何可以沾沾自喜?正当戮力报效陛下,报效大唐!”

    便有大臣感慨,房玄龄不愧是君子啊,儿子获得如此大功,亦要全力推卸,不肯受陛下之赏赐,名臣之楷模也!

    李二陛下听了这话,心里也宽慰不少,因被房俊戏耍带来的愤怒稍稍缓解,想了想,说道:“臣下有功,朕自然不吝赏赐。然房俊年少高位,恐非幸事。朕亦曾与房爱卿商议,近年之内,不会为房俊加官进爵,以敦促其实心办事,免生骄纵之心。但朕身为皇帝,自然要赏罚分明,房俊之官爵既然不宜再加,便赏其兄轻车都尉,其弟骑都尉之勋。”

    有唐一朝,凡有军功的,授以勋官。

    勋官最高一阶称为“上柱国”,正二品,需要经“十二转”才能达到。《木兰辞》里“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的“十二转”就是说花木兰立了最大的军功!若以之授勋,就是“上柱国”。

    而最低一阶为“武骑尉”,等于从七品,只需一转。

    “转”是授予勋官时用来衡量功绩的单位,相当于战功的等级,例如现在的一等功、二等功之类。

    轻车都尉是大唐勋官十二转之第七转,相当于从四品。骑都尉是从五品,比轻车都尉低了两级。看似不显,但大唐勋位必须以军功获得,现在房俊以军功惠及兄弟,这勋位已然不低。

    但众臣还是觉得有些轻薄了,陛下有些不讲究……

    可当看到房玄龄恭恭敬敬的揖首谢恩,便都闭上嘴巴,心里自然又是一番对于房玄龄温润君子、轻慢官爵的赞赏。却哪里知道房玄龄现在是诚惶诚恐,唯恐皇帝怒气发作,干脆将自家逆子押解京师、愤而治罪?

    *****

    房俊与牛渚矶反败为胜、剿灭山越叛乱的消息,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关中。

    下朝之后,诸位大臣闲聊之时尽皆感叹,房玄龄有子如此,该当欣慰!这房俊不仅在京师能混得风生水起,离了身后的两座靠山,照样能将江南弄得天翻地覆!

    总之还是那句羡慕嫉妒恨的话语——生子当如房遗爱!

    而房玄龄居功不傲、淡泊官爵的性情,更是饱受赞扬。在这个讲究“君子如玉”的时代,对于一个人的崇高品德极为推崇,或许是大家都知道其实自己做不到的缘故吧……

    房府大宅里,满屋妇人喜极而泣。

    高阳公主捧着房俊寄回的家书反反复复的看,泪珠儿早已成行,仿佛书信之中能感受到郎君身上的气息一般……

    武媚娘也彻底放下心来,只是眼圈儿红红的,轻轻的抿着红唇。她的心性自然比高阳公主坚强得多,这既是生活环境带来的磨砺,亦是先天具备的性格。可女人终究是女人,当自家郎君身陷绝境性命堪虞,自己却无能为力之时的那种绝望,足以让任何女人肝肠寸断。

    现在看着这封家书,武媚娘心里满满的全是安慰和骄傲!

    这就是我武媚娘的男人呵!

    哪怕全天下都以为他频临绝境、回天乏术,却依然能够反手间翻云覆雨,逆尔取胜!

    高阳公主擦了擦脸蛋儿上的泪珠儿,脆声说道:“本宫要去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