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薛仁贵投军
    薛仁贵心里一跳!

    房俊的水师?

    刚刚在家里的时候,自己还感叹着“大丈夫当如是”来着!

    当即便感激道:“若是如此,晚辈当叩谢叔父大恩!”说着,就要翻身下拜。

    张士贵连忙将他拦住,一双大手拍了拍薛仁贵宽厚的肩膀,欣慰道:“水师尚未成制,不过房俊此子有鬼神莫测之机,不久之前就在牛渚矶一战扬名,威震江南!况且陛下东征在即,水师是重中之重,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薛仁贵赶紧点头道:“晚辈自然知道,眼下水师可以一个香饽饽,不知多少人都盯着呢。”

    张士贵呵呵一笑,转瞬又略带沉吟:“以某之颜面,想来房俊不会拒绝。但此子性情嚣张,未必就肯高看你一眼。现如今长安勋贵但凡有点门路的,都想将自家子弟塞进水师,房俊亦是焦头烂额。贤侄此去,当稳下心神,哪怕房俊将你当作一个普通战兵,亦要沉得下心。水师改制,千头万绪,迅速提升战力乃是第一重点,想来房俊必然会沿海四处剿灭海寇,只要你有本事,大把的升迁机会!”

    说实话,张士贵对房俊也极是怵头。

    虽说房俊必然会卖自己一个面子收下薛仁贵,但也就仅此而已。那二愣子浑劲儿发作,可不管你是谁介绍来的,该收拾照样收拾,甚至有背景的会收拾得更狠!

    若无必要,张士贵其实很不愿意跟房俊打交道,那小子跟整个官场格格不入,许多旁人眼中理所当然的事情,到他那里就行不通,实在是难伺候……

    不过他与薛轨乃是旧交,又着实喜爱薛仁贵,故人之后求到面前,自然要尽可能的给谋一个好前程。

    薛仁贵亦是沉稳之人,闻言便道:“叔父放心便是,您为晚辈操心已是莫大恩惠,晚辈又岂能让叔父丢脸?定当恪尽职守,日后提起薛礼,让叔父面上增光!”

    张士贵大喜。

    两人言语契合,相互欢悦,不知不觉便聊了很久。

    等到张家车马货物全都摆渡过河,管家前来催促启程,薛仁贵这才拿了张士贵的书信,实力告辞。

    张士贵吩咐家仆拿来两个金饼兵十贯铜钱,赠与薛仁贵以作安家之资以及南下的盘缠。

    薛仁贵固辞不受。

    已然受了张士贵莫大恩惠,岂能再收取这些钱财?

    见薛仁贵境况窘迫却丝毫不为巨资所动,张士贵愈发觉得此子将来必有大出息,坚持让薛仁贵收下。薛仁贵几番推辞,最终无奈收下。

    看着张家车马远远离开,薛仁贵才收了心思,反身归家。

    这一夜,窃窃低语难分难舍,数不尽的温柔小意离愁别绪,流不尽的珠泪涟涟情丝如水……

    翌日清晨,薛仁贵将邻里请来郑重托付,恳请大家对柳氏多多照顾。深入军营,自然不能携带家属,薛仁贵只能将柳氏留在家中,并将张士贵赠予的金饼和铜钱留下大半,自己只带了一贯钱上路。

    走到村口,回首望去,依旧见到柳氏单薄的身影倚着自家门框不停的摆手,薛仁贵心中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赶紧抬手擦拭了一下眼眶,咬一咬牙,转身大踏步离去。

    柳氏看着郎君高大的背影愈走愈远,渐渐消失在官道的尽头,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唯有耳中传来射雁塔的风铃声依旧清脆如昨。

    会否有一日,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

    由牛渚矶而至湖州,毋须绕道大江,自有水道与太湖相连,路程短了不止一半。

    房俊将南山矿场的事物处理得七七八八,湖州周家便派人赶到牛渚矶。牛渚矶一战,房俊将各家族的死士战兵屠杀殆尽,此时虽然不曾公开,可但凡在江南有一些耳目的家族又岂会不知?再加上剿灭山越叛乱的功绩,房俊之名早已震动江南,如雷贯耳。

    更别说周家的“湖笔”远销关中,与房家的商路多有依赖,房俊相招,周家怎敢不来?

    不仅来了,更派出周家长子周文海。

    周文海年过而立,但面色白净温文尔雅,望之如少年人一般俊秀倜傥,竟好似不比房俊大几岁……

    房俊对自己的容貌不自恋,见到比他帅的也不自卑嫉妒,实在是大唐帅哥太多,个个都嫉妒的话也别活了……

    “素闻二郎之名,一直缘铿一面,直至今日才拜会真颜,实在是三生有幸。”

    周文海很客气,仪态得体举止大方,并不因房俊“吸食人脑”的恶名而局促紧张。江南风物,个个以汉室正统自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最起码这份深厚的文学底蕴便令人心折,与粗狂豪放的北地习俗大不相同。

    房俊微笑道:“周雄毋须如此客套,本侯能有个什么好名声?不外乎嗜杀成性、喜食人脑而已,据说现在本侯的名字可以止小儿夜啼,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侯爷何须妄自菲薄?谣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愈是大本领之人,才愈是受人嫉妒诋毁,不遭人妒是庸才嘛,呵呵!”

    房俊微微一哂,这小白脸倒是会说话,观感不错。

    将周文海让到营房当中,房俊开门见山:“今次邀请周兄来,实在是有一个忙想请周兄相助。”

    周文海笑道:“侯爷尽管吩咐便是,只要是周家力所能及之内,绝不推辞。”

    话说的客气,却也留有余地。

    力所能及的咱就帮,力有不逮的你也能逼咱!至于这力所能及跟力有未逮之间的衡量,还不是人家自己说了算?

    房俊自然不会听不出这样的寒暄客套,也没打算跟周家耍花枪,直言道:“帮忙之事都是小事,本侯倒是有一桩买卖想跟周兄谈谈。”

    周文海眼眸一亮:“侯爷请说。”

    房俊在关中素有“财神”之名,聚敛钱财的本事谁不佩服?单单长安城建了一座里坊便能售出去上百万贯,足以震撼整个大唐商界!

    能够有机会跟这样的人做生意,做梦都会笑醒啊!

    “听说周家除了湖笔生意之外,尚有造纸作坊?”

    “侯爷明鉴,的确如此。”

    “本侯手上有一份造纸的秘方,所造出的纸张莹白如雪、柔滑坚韧,比之时下的竹纸质量好上不止十倍。本侯若想凭此秘方入股周家的造纸作坊,不知是否可行?”

    周文海瞬间鼻息就粗重起来,心脏狂跳。

    若是旁人说出这话,周文海或许以为实在胡吹大气,可房俊说出这话,周文海却是信之不疑!房俊说比现在的竹纸好上十倍,那就是好上十倍!

    须知房俊最为商贾看重的,不是他的文采天授,不是他的位高爵显,而是他那一手点石成金的本事!

    不说旁的,单只是玻璃一物,给房俊、给皇家带来多大的利润?想想都让人眼红心跳!

    可随即,周文海便冷静下来,他不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但他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房俊的秘方越好,造出的纸张质量越佳,带来的利润越大,那么现在周家要付出就要越多……

    付出倒是不怕,房俊在商业上的名声想来很好,最主要是否能在房俊这里得到更多。

    机会啊……

    深深吸了口气,周文海坦言道:“侯爷或许不知吾家情形,周家是以湖笔起家,一直都是经营湖笔生意。直至近年才涉足造纸生意,这得要多亏草民的舅家,周家造纸的配方便是舅家所赠,周家的造纸作坊亦有舅家的份子,是以请恕草民不能擅专。”

    房俊奇道:“不知令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