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引蛇出洞
    梅实迎时雨。

    入梅的江南,雨开始淋漓不息。滴水的飞檐,涟漪阵阵的河道,长着青苔的石桥,婉约油亮的青石板小巷子,偶尔在街边遇见一个“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多么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切莫以为江南梅雨总是这般诗情画意,亦会有凶猛暴躁的一面。

    今日的海虞镇便被一场暴雨肆虐,刚刚还悠悠飘抵的细雨渐循渐进,一阵电闪雷鸣之后,酝酿成畅快、豪迈的暴雨,豆大的雨滴沉实地扑打在地面上,像性烈的战马四蹄踢踏,大音镗镗,充斥着一种千军万马、奔泻湍流的雄浑!

    巷子里走进两条身影,大雨倾盆,手中的油纸伞被风吹得不时歪向一边,雨水便淋了肩头衫角。两人行色匆匆,只是用伞遮住头脸上身,浑然不顾行进间脚步带起的积水打湿鞋袜衣衫,快步来到巷尾一处宅院,躲在门口的雨檐之下,“砰砰砰”敲响了院门。

    不久便听到院内有脚步踏着积水的“啪啪”声响,门闩被拉开,院门推开,露出一个一身青布衣衫的仆役。

    “二位找谁?”

    其中一个鬓角染霜的青年的问道:“朱兄可在府中?某姓陆,曾与朱兄约好,今日前来拜访。”

    那仆役“哦”的一声,赶紧将院门打开,侧身道:“原来是陆老爷,家主有过交待,您若是来了可直接入内则可,毋须通禀。”

    青年点点头,跟另一个一同迈步进入院内。

    仆役关好院门,小跑着来到前面给二人引路。

    院落不大,但修葺得极为精致,假山照壁一应俱全,甚至在一方不大的荷塘边修了一座精致的水榭,夏日里荷塘纳凉,倒也有几分雅致。

    墙角栽着一溜毛竹,竹叶被雨水洗刷得愈发青翠欲滴,很有意趣。

    仆役领着二人穿过青砖铺地的庭院,径直来到正屋门前,抬手敲了两下房门,高声说道:“回禀家主,陆老爷到了。”

    屋里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音说道:“有请!”

    仆役便推开房门,恭敬道:“二位,里边请。”

    外面暴雨倾盆,屋内却是凉爽整洁。

    光可鉴人的红木地板,靠近里边的地方铺着一张纹络细密的苇席,上面置有一张雕漆的茶桌,一整套莹白的茶具放在茶盘里,另有一个晶莹的瓷盘盛着一般刚熟的梅子。

    一个身着宝蓝色常服的胖子跪坐在茶桌后面,正盯着红泥小炉上的一壶水,见到二人进来,随意的摆摆手:“二位自请安坐,这壶谁马上就开,给二位长长今年的新茶,最顶级的龙井哦,有钱你都喝不到!”

    这份随意的姿态,令陆孝愚心中隐隐泛着怒气。

    当初自己忝为刑部郎中,这货在自己面前就是一只摇头摆尾的肥狗,现如今自己被罢官去职,陆氏也一蹶不振,就开始跟自己摆起谱来了?

    什么东西!

    不过想到今日前来实有要是,也只能忍着怒气,坐到胖子对面,皮笑肉不笑道:“那陆某可是有口福了,不过据说这上品的龙井可都是御贡之物,绝对不允许在市面上贩卖,房家对其掌控管理亦非常严格,却不知朱兄自何处得来?”

    说着,招手示意与他同来之人亦不必拘礼,坐到自己身边。

    朱渠一张弥勒佛一样的胖脸满是得意,不以为然道:“御贡又如何?咱又没去跟皇帝抢!这三吴之地说到底还是咱们江东吴姓的天下,他房俊算个鸟?从他的茶园里弄出点茶叶算的什么!现如今苏州一地皆在流传房俊喜食人脑,其名声已然劣极。而且江南百姓说不知道房俊南下就是要与江南人争利,以此逢迎皇帝?跟你说,就算房俊命大在牛渚矶逃过一劫,等他到了海虞镇,照样寸步难行!”

    陆孝愚微微一哂,就凭你?人家房俊的坑都挖好了,就等着你往里跳,你还在这边沾沾自喜……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

    他懒得跟朱渠争辩,身边这位却说话了。

    “二位所说的房俊,可是长安那位帝婿公子?”

    朱渠似乎这时才注意到这个陆孝愚带来的人,抬头瞄了一眼,顿时就是一愣。

    这人身材矮小,跪坐在哪里就像只大马猴一样,满脸络腮胡子,看不清原本面貌。而且此人说话虽然字正腔圆,但太过于生硬,明显不是时常说汉话之人。

    便问陆孝愚:“此是何人?”

    陆孝愚介绍道:“此乃倭国天皇御前掌管财务之道的大臣,吉士驹阁下。大概相当于大唐的民部尚书。此前曾为遣唐使去往长安,见过房俊。”

    陆家与倭国向来有纸张生意,这次正好赶巧吉士驹前来替天皇采办货物,陆孝愚转了个心思,便求他帮忙。却不曾想这位吉士驹与房俊亦是旧识,一听陆孝愚的计划于房俊有关,当即痛快的答应下来。

    朱渠一听是位相当于民部尚书的大官,心里就是一惊,但旋即想到倭国总共那么大点儿个地方,而且穷的要死,就是天皇又能牛逼要那里去?

    便不甚在意,只是“嗯”了一声,耷拉下眼皮,盯着他面前已经咕嘟咕嘟冒泡的水。

    吉士驹倒也不为己甚,不以朱渠的轻视发怒。

    今次来到大唐,与上次截然不同。

    那次除去在长安外的骊山被房俊轻视之外,一路上的官员对他这位遣唐使都极是恭谨。然而此次前来,吉士驹便感受到那种“国大民骄”的气氛。随着大唐军队南征北战无往而不胜,一股民族自豪感愈来愈浓厚,就算是普通的百姓,也越来越不将倭国看在眼里。

    不过对于吉士驹这位“日奸”来说,完全没有半点心理障碍……

    屋里沉默了一会儿。

    红泥小炉上的水壶“咕嘟咕嘟”冒出热气,朱渠将水壶提起,从茶桌下的一个瓷罐中捏出一把扁平翠绿的茶叶投掷到茶壶中,然后洗茶、沏茶、分茶一气呵成,十根短粗胖的手指灵巧异常,动作居然有些赏心悦目,显然是此道高手。

    抿着茶水,又天南地北的调侃一通,朱渠才问道:“昨日孝愚心中所言之事,可否属实?”

    见到说上正题,陆孝愚放下手中茶杯,正容道:“自然属实。实不相瞒,陆氏眼前困顿不堪,继续一桩生意拜托困局,因此求到这位吉士驹阁下面前。念在昔日交情,吉士驹阁下才答应某,若是当真能有上等的造船木料,他可以引荐售往倭国,由天皇买下用来造船。”

    朱渠看了吉士驹一眼,微微摇头道:“想必孝愚是弄错了,若想要购买木料,大可去找房俊。现如今海虞镇外的大江边连绵数里全都是造船所用的巨木,想必房俊也用不了那么多,偷偷摸摸的卖一点也无妨。朱家做的是丝绸生意,哪里来的木料卖于你呢?”

    见朱渠矢口否认,陆孝愚倒也不急,微笑道:“大家世居江东,几百年的交情,朱兄何必诓我?某也不提朱兄的木料从何而来,更不提朱兄到底有没有木料,只是求朱兄帮陆家这一个忙,若是能帮助陆家购得造船所需木料,陆家按双倍市价收购,有多少要多少!若是这笔生意做成,自今而后,陆家永记朱兄大恩,但有驱策,绝不推辞!”

    没有木料?

    真当人都是傻子啊!你手里没有,房俊水师丢损的那些木料都被江龙王吃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