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二章 这个杀手不靠谱
    女刺客身手矫健,兔起鹘落之间,已将房俊逼入死地。狭长的剑尖抵住房俊咽喉,剑身上诡秘的花纹似有光芒流转,摄人心魄。

    苏定方、刘仁轨等一干武将兵卒都迟了一步,“呼啦啦”散开将女刺客跟房俊围在当中,弓上弦刀出鞘,却无人敢轻举妄动。

    刘仁愿大喝道:“何妨暴徒,岂敢当街行凶?若是伤了大总管,不怕被诛灭九族么?”

    女刺客微微挑了下嘴角,露出一个不屑至极的笑容。

    那只雪白纤秀隐隐透出青色血管的素手握着剑柄,稳得如同泰山磐石,纹丝不动。

    房俊只觉得自己后脖颈的汗毛都竖起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喉咙微微耸动,立马感到剑尖的冰冷和锋锐,只好尽力的后仰头,试图距离剑尖远一点……

    女刺客轻轻伸手,剑尖递进半寸,依旧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贴着房俊咽喉肌肤。

    周围兵卒只能将这刺客死死围住,不敢轻动。

    若是惊扰了这刺客,怕是侯爷的小命儿就交待了……

    萧铭倒是很想指挥州府的郡兵一拥而上,逼得这刺客狠下杀手将房俊了断。这样一来虽然自己难免受到瓜葛甚至要承受皇帝的怒火,也自己是萧氏族人,想来皇帝也不会因此便看了自己的脑袋。只要性命不丢,那就是大赚特赚!稍微沉浮个三五年,等到时过境迁再图升迁完全不是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因此而让所有的江南士族都必须领受自己的人情,这将是多大的一笔政治财富?

    萧铭真的动心了!

    可是看看身边虎视眈眈的刘仁轨、席君买这两个房俊的鹰犬爪牙,似乎自己稍有异动便会扑上来将自己斩杀当场,萧铭只能压下心底的冲动,老老实实的站得远远的……

    房俊无奈,心说这刺客不是当真打算玩真的吧?

    只好大声说道:“本侯与姑娘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更是素未平生,因何要对本侯猝下杀手?”

    说着,他拼命的冲女刺客眨眼睛,提示这位不靠谱的妹纸千万别忘记自己的任务是上马,可别玩过火了……

    似乎受到房俊的提示信号,女刺客一双亮晶晶的眼眸也调皮的眨了眨,然后轻咳一声清了清嗓,清丽的面容一整,正色道:“狗贼!身为朝廷命官,因何要借剿灭叛乱之机大肆屠杀汉民?更丧心病狂的敲骨吸髓视人命如草芥,简直凶残如野兽!皇帝昏庸,朝廷无道,放纵你这等凶徒残害百姓,今日本姑娘就要替天行道,将你这恶贼斩于剑下!”

    围观的百姓顿时都兴奋了!

    真是运气啊,居然围观了一场当街刺杀“凶神”的戏码,那位可是堂堂帝婿、帝国侯爵、一路总管啊!这小娘子不仅长得漂亮,身手了得,更是义正辞严、正义感爆棚!

    于是,吃瓜群众居然纷纷大叫:“说得好!”

    “宰了这狗官!”

    “快点动手啊,叨叨个没完!”

    ……

    萧铭也差点脱口而出大喊一声:“快动手啊!”

    海虞城一众署官神情各异,茫然错乱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群众纷纷叫好,房俊哭死的心思都有……

    人家穿越都是虎躯一震天下景从,自己怎地一不留神就成了人人喊打的大反派?

    眼见这女刺客似乎是彻底入戏,房俊颇为头痛,怎么弄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刺客来?

    只好配合女刺客将戏做全套,大声说道:“房某人顶天立地,平生不曾有一件亏心之事!姑娘如此说话,可是大大污蔑了房某人!敢问一句,姑娘口中所言,可是你亲眼所见?”

    女刺客眨眨眼,然后露出一个“茫然”的神情,秀眉微蹙,略微迟疑道:“虽然不曾亲见,但如今民间沸腾,都言你作恶多端,难道还想狡辩不成!”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姑娘只是偏听人言,便要置某于死地,可曾想过若是错杀好人,岂非这好误入贼子的圈套?贼子污蔑与我,实在是居心叵测,姑娘正义凛然、冰雪聪明,定然能识破贼人的险恶用心!”

    女刺客静静的听着,琼鼻一挺,轻轻哼了一声:“花言巧语,说得再多也没用,受死吧你!”

    嘴里说着“受死”,手中的长剑却纹丝不动,一双晶亮的美眸饶有兴致的看着房俊,充满戏虐的意味,那意思在说:不要停,接着说,姑奶奶还没玩够呢……

    房俊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就算是龙套演员,也不能找这么个玩意啊!聿明氏的老头,你等着本侯将你胡子揪光吧……

    心中欲哭无泪,只能顺着这女刺客的意思,继续演戏……

    “某房俊堂堂男儿,乃是帝国铁铮铮的汉子!在西域大败突厥狼骑,高昌城恶战连场,咱是大唐的军人!某收容数千灾民,以俸禄养之,令其不至冻饿而死,至今那些灾民仍在某的农庄里劳作生活,衣食丰足!某求天雨、修水利,关中百姓哪个不赞一声房二郎宅心仁厚、恩义无双?到了这江南之地,区区一句谣言蜚语,姑娘便和无知的百姓一般轻信盲从,欲将房某除之而后快,岂非愚蠢?罢了!既然姑娘执意要取房某之性命,尽管拿去便是!房某既不会反抗,更不会皱一下眉头!就看看你这一剑下去,会不会天地同悲、六月飞雪!”

    这一番话房俊说得那叫一个神情悲愤、慷慨激昂!

    围观的群众沉默下来……

    是啊,大家只是听从传言,人云亦云,房俊到底在牛渚矶有没有残杀汉民,却是无人见过。但之前房俊的名声便已经从关中传来,人人皆言其爱民如子,不仅修水利、求天雨,甚至将一百多万贯的钱财捐献出来,疏浚长安城的排水沟渠,使得百姓人人欢颜!

    这人到底是善、是恶,无从得知。

    但仅仅凭借传言就认定其“嗜血如命”、“喜食人脑”,实在是有些失之偏颇,冤枉房俊了。

    萧铭急的很想大叫!

    愚民最是容易被煽动,这一点萧铭心知肚明,也正是利用这一点,他联合几大家族放出谣言,败坏房俊的名声,百姓信之不疑。

    可房俊现在这一番做作,百信们盲从的性格顿时发作,以往的谣言效果将大大削弱,这是萧铭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此事萧铭只想对着这个二百五的刺客大喊:“宰了他吧!宰了他,看看到底会不会天地同悲,会不会六月飞雪!”

    可他哪里敢喊出来?

    非但不敢喊,连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敢做!

    看看身边两个房俊的鹰犬爪牙盯着自己的目光,显然已经这刺客的来路算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只要稍有异动,用不着事后皇帝弄死自己,这两个悍卒就能立即将自己乱刀分尸……

    萧铭急的抓心挠肝,这刺客也太不靠谱了,你是刺客啊!要杀就赶紧杀,罗里吧嗦你干啥呢?

    女刺客显然对房俊的演技很满意,大概是玩够了,面容先是“大惊失色”,紧接着“恍然大悟”,然后又是“悲愤莫名”……

    看得房俊下巴都快掉下来,这变脸的速度……莫非这姑娘也是穿越而来,而且以前是“北电”的?这演技,秒杀那些什么四大金花四小金花……

    此刻,女刺客手腕一翻,长剑划出一道残影给她收于身后,清丽的俏脸满是“悲愤”“后悔”,顿足道:“真是糊涂啊!差一点听信谣言,将一个忠君爱国、爱民如子的好官斩于剑下!若是当真下手,本姑娘事后得知真相,岂不是要横剑自刎、以谢天下?生死事小,死便死了,却要背负千古骂名,遗臭万年!今日本姑娘误信谣言,险些铸成大错,悔之莫及!侯爷要杀便杀,本姑娘绝不还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