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三章 入戏太深?
    女刺客言罢,俏脸微仰,抬起尖俏的下颌,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一副悔之莫及、引颈就戕的模样。

    躲在一旁的萧珉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刺客是不是傻?

    随随便便三言两语,你就信了?不仅信了,还一副悔之莫及甘愿已死谢罪的模样?

    萧铭简直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真特么见鬼了……

    非但是他,除了房俊之外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

    是至诚至信?

    还是脑子有病?

    雪亮锋锐的剑尖终于离开了自己的咽喉,房俊长长吁了口气,他真怕这个不靠谱的丫头入戏太深,一剑把自己给宰了……

    站起身,房俊对着女刺客拱手道:“姑娘何出此言?能为了万千黎庶的福祉甘冒奇险刺杀本侯,实乃古之义士亦不如也!姑娘心地赤诚,某房俊又岂是嗜杀之辈?姑娘既然是受人蒙蔽、误信谣言,却能迷途知返、痛改前非,实在善莫大焉!姑娘自请离去,咱们不打不相识,房某的大门随时为姑娘敞开,欢迎姑娘来饮一杯水酒,藏否天下英雄,岂不快哉?”

    众人更惊,这是要将刺杀他的刺客放了?

    纷纷不解的看着房俊,你这心也太大了!以这刺客的身手,就算是千军万马之中取你首级也如探囊取物一般,谁知会不会下次还来杀你?

    到那时,可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打发了!

    苏定方全身甲胄,当即上前一步,急声道:“侯爷,不可……”

    房俊抬手打断他的话语,大声道:“所有人后退,任由这位义士离开,不得阻拦!”

    “诺!”

    众军卒齐齐大声呼应,纷纷后退。

    女刺客适时露出一副感激的神色:“侯爷高义,小女子岂敢不受?待小女子察访谣言出处,看看是谁污蔑侯爷,险些将我陷入不义之地,定将其首级呈于君前,以此谢罪!告辞!”

    娇小轻盈的身躯一转,奔跑两步,一跃而起,足尖点在房俊那匹坐骑的马鞍上,身姿如飞燕一般腾空,先是落在街边一处商铺的房檐上,足尖再是一点,雪白的衣袂飘飞,兔起鹘落之间已经消失在此起彼伏的连绵屋脊当中。

    房俊悄悄咽了口唾沫,聿明氏当真是“神的侍者”,各个都是半仙。就这丫头的身手,若是演一部乐虎国际国际官网题材的电影,都不用加特效……

    刺客远遁,街上气氛顿时松懈下来。

    萧铭此刻才敢上前,埋怨道:“侯爷怎地将这凶徒放走?如此悍匪,应该当街格杀才对!”

    房俊哼了一声,不悦道:“莫非萧县令是想将刺客逼上绝路,然后不得不愤而将本侯击杀?”

    萧铭心说我是真的这么想啊……嘴上却说道:“下官岂敢如此?实在是这悍匪太过嚣张、目无法纪,若是任其走脱,不知还要干下何等天怒人怨之事。”

    房俊眼见一瞪:“本侯做事,还要你教?”

    大唐最顶级纨绔的气场也不是盖的,再加上官位身份的光环加持,吓得萧铭一个哆嗦,赶紧施礼赔罪道:“下官不敢,下官妄言了……”

    摆完了脸色,房俊又换上一副笑眯眯的神情,亲热的拍了拍萧铭的肩膀,嘿嘿笑道:“现在要担心的不是本侯,而是那些造谣的家伙,嘿嘿……想必那帮家伙晚上要睡不着觉了!”

    萧铭被房俊一会儿亲热一会儿冷酷的变脸弄得心下惴惴,心说这房俊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当真不好侍候。与之相比,江南士族的这些纨绔公子简直就纯洁得跟小绵羊一般……

    可是随即他就体会出房俊这句话的含义,顿时脸色大变!

    是啊,现在担心的不是房俊了,而是那些造谣的人……

    那女刺客临走之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待小女子察访谣言出处,看看是谁污蔑侯爷,险些将我陷入不义之地,定将其首级呈于君前……”

    萧铭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谁是造谣的人?

    自己就是其中之一啊!

    联想到那女刺客三层高楼如柳絮般飘下,白衣胜雪剑术入神,一剑刺出连向来以悍勇闻名的房俊都挡不住的超级伸手,一股浓浓的寒意自心底升起。

    真的要睡不着觉了……

    *****

    一场风波突如其来,亦消散得干脆利落。

    那名女刺客仿佛从天而降,走的更是衣袂飘飘,就好似从未来过一般。

    房俊在大批兵卒护卫下感到县衙,与萧铭商讨今后事宜。

    无论是建军港、码头、亦或是筹建市舶司,都在华亭镇的范围之内。而华亭镇隶属于苏州辖下,更在海虞城管辖之内。无论是后勤供给,还是人工招募,方方面面都离不开海虞城的支持。

    可萧铭现在心神恍惚,脑子里全都是那女刺客娇小轻盈的身影清丽稚嫩的容颜,以及绽放着寒光的那一柄如雪的长剑……唯恐今夜熟睡之时,潜入府中割下自己的首级。

    再想想那凌厉如电的身手,自己就算睡在军营之中怕是也难逃魔掌吧?

    只能祈求那妖女先察访出别人,反正参与造谣的人数不少,或许杀者杀着就杀得累了,自己能侥幸逃脱。

    死道友不死贫道吧……

    因此,萧铭根本没有心思跟房俊商谈什么事宜,只是敷衍的说是一切皆要向苏州刺史指示,草草应付了事。

    房俊很不爽,当场就甩了脸子,将县衙的大门踹飞了一扇,怒气冲冲的扬长而去。

    萧铭对房俊一言不合就翻脸的棒槌性格大为头痛,这样的人实在是太不好打交道了!不过心里还有更为头痛的事,也不管房俊去江边指挥水师拔营前往华亭镇,急匆匆的离开衙署。

    回到府里,立即安排仆人将几个蛇鼠一窝的同伙请来……

    今夜将有一场大富贵,各人都在各自家中养精蓄锐,安排手底下的仆役家奴做好准备,接到萧铭的手书,自然立刻赶往萧府。

    见到众人聚齐,萧铭开口便道:“今夜行事务必要快,房俊的水师不会前来拦阻,各位自可放心。”

    诸人大喜,连忙询问缘故。

    本来想趁着房俊不在的当口,尽快将木料都处理掉,可谁料房俊居然来得如此之快。今夜木料出手,白天房俊就到了!诸人心里惴惴不安,唯恐房俊听到风声强势阻拦,到时候人赃俱获,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可现在萧铭却说房俊今夜必然不会出手,怎不欣喜异常?

    萧铭遂将房俊遇刺一事诉说一番。

    此时消息尚未传开,诸人今皆不知房俊遇刺之事,王雨庵直拍大腿:“哎呀呀,那刺客也是愚蠢,直接一剑刺死房俊,岂不是万事大吉?”

    萧铭说道:“房俊白天遇刺,晚上必然加强戒备,整个水师都将重重护卫,必然不会分兵到处巡逻游弋,此乃天赐良机!”

    众人尽皆放心,齐声感激那位刺客来的时机刚刚好,只是没能将房俊那小贼刺杀当场,未免美中不足……

    各人欢颜,萧铭却是愁眉苦脸。

    朱渠见状问道:“县尊何事愁苦?”

    萧铭无奈说道:“那刺客被房俊释放,坊间皆流传房俊有古之仁者之风,不因刺客欲取其性命而恼怒,反而义释之。那刺客更被坊间称赞为上古之义士,因狗官残暴奋起杀人,又因误信谣言及时醒悟,居然成了一段佳话!”

    长孙满摇头道:“百姓总是这般愚昧,可惜了这好机会。”

    萧铭却叹气道:“现在不是机会不机会的问题,而是那刺客临走之时扬言,说是要察访谣言出处,将造谣者首级斩下……”

    众人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