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君已入瓮
    听萧铭讲述了那刺客的厉害,众人都觉得后脖颈一阵阵的冒凉风……

    如此神出鬼没身手强悍的刺客,盯上谁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几个人脸色都不好看,王雪庵最是怯懦,声音微颤道:“这个……不至于吧?或许只是那刺客不好意思就此逃离,故作姿态而已。”

    朱渠瞪了他一眼,反问道:“可万一是真的呢?”

    王雪庵脸色一白,不敢说话,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暂时离开海虞城,甚至离开苏州,远远的躲开那个杀神……

    长孙满沉吟道:“你们说……那房俊会不会是故意放走那个刺客,就是想要让那刺客找我们的麻烦?”

    萧铭叹气道:“某事后亦曾细想,恐怕房俊确有此意,是以才义释那个刺客,以诚意将其打动,将恨意转嫁到我们身上。”

    几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那等情况之下,居然还能想到如此反噬之计谋,这房俊到底得有多阴险?

    “此子太过可恶!”长孙满忿忿说道。

    他一直都以为房俊只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前来江南也不过依靠皇帝的圣旨和麾下兵卒的悍勇,为所欲为嚣张跋扈。

    可此子先是在牛渚矶示之以弱,引诱各大世家派遣死士战兵前去襄助山越叛民,却上演了一场绝地反击的好戏,不仅将山越乱民杀得大败,更屠尽各大士族的死士战兵,狡猾阴狠!

    现在又能在濒临绝境的时候想出此等阴损毒辣的计谋反戈一击,将危险转嫁,简直太阴险了!

    萧铭揉了揉太阳穴,无奈说道:“不论如何,今夜尽快将这批木料出手,这才是当务之急。”

    财帛动人心,放在眼前的钱财不紧紧的攥在手里怎么行?

    哪怕性命危在旦夕……

    可话又说回来,谁就能确定那刺客一定会找上门来?就算当真信守承诺,找到制造谣言者展开报复,这可是几乎苏州城里所有的世家都曾参与的事情,也不会那么倒霉第一个就找上自己吧?

    若是当真有人被害,自己届时再远遁别地也未尝不可……

    人总是这样,无论是面临利益还是凶险,总会有侥幸心理,得到好处的那个为什么不是我?面临危险的那个怎会那么巧偏偏是我?

    *****

    入夜,天色阴沉无月,空气裹挟着湿哒哒的水气,动一动就是一身汗。

    位于大江南岸的一处河湾,各家能够抽调出来的海船云集于此,帆桅林立,密密麻麻停靠在岸边。

    整个河湾之内灯火通明,无数粗壮巨大的木料被船工从水中吊起,装到船上,号子声响成一片。

    岸边一块平坦的空地上,萧铭、朱渠、王雨庵、长孙满以及陆孝愚、吉士驹等人尽皆站着,远远眺望着热火朝天的河面上,一块块木料装上船,等待启航。

    朱渠搓了搓手,笑呵呵的看着吉士驹:“阁下可派人诸船测量,将总数汇总,然后钱货两讫,当场交割。”

    吉士驹摇摇头:“何必如此麻烦?我自然是信得过诸位的,大唐商人一向信誉好。我这船中有白银六万两,此刻便交付于诸位。”

    朱渠脸色微微一变:“阁下说笑吧?咱们可是说好的六十万贯,你这六万两白银,可是不够。”

    时下白银并非官方货币,只是在民间允许交易。虽则有一辆银一贯钱的默契,但实际交易的时候,白银总要折价一些,要多付一些。

    六万两白银在纸面上等同于六十万贯,但此刻的价值就要低于六十万贯。

    吉士驹笑呵呵道:“诸位切莫误会,咱们之间合作可不是仅此一次,往后相处的时间不少,鄙人怎会如此不识时务?船上的木料若是仔细测量,费时费力,不知道要折腾到几时。这样,等到这批木料运到倭国,鄙人在一一测量,若有短缺,定当补足,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萧铭与几人互相看看,都觉得这主意不错。

    他们本就心虚,唯恐房俊不知从哪里杀出来,若是能尽快完成交易,自然是再好不过。

    长孙满精明,对陆孝愚说道:“虽说这些木料是卖给倭国,但吾等却是看在孝愚你的面子上。这首尾还是得找你陆老弟。”

    他是怕吉士驹耍赖不认账,“货到地头死”,到了人家倭国那就是人家的地盘,非得说数量不够不给你尾款,你能奈何?此时用言语将陆孝愚套住,事后吉士驹一推二五六,你陆孝愚可跑不了!

    陆孝愚无所谓道:“长孙兄说的哪里话?若有差池,尽管找陆某人说话。”

    有陆孝愚作保,众人自然没二话。

    陆孝愚却是心里暗笑,测量什么数目,费那力气有用么?

    吉士驹显得很大气,对萧铭说道:“阁下你看,这里的木料还要两个时辰才能装船完毕,不若先让鄙人装银子的船跟你们的人先去钱庄,将银子卸船清点出来,届时木料也都装完了,大家各自启程,鄙人扬帆归国,诸位亦能回家安寝,岂不两相便宜?”

    萧铭愣了愣,心说这人是不是傻?

    你就不怕我们将银子卸了,然后将河湾里这些海船调走,这笔生意就不做了?

    不过当然不会这么做。

    不是这几人有多么讲究生意信誉,跟大唐商人做生意是要注意名声,可是你一个倭国商人,跟你讲的着么?不服,你还敢来打我呀?而是萧铭根本不愿意在此时多生事端,早早银钱入袋,各自心安才是正途。

    当即便点头道:“阁下当真大气,就这么说定了!”

    当下自有各自的管家上了吉士驹的座船,驶离河湾,前往卸银的地点。

    看着那艘吃水甚深的倭船缓缓消失在河口处,几个人尽皆齐齐松了一口气,虽然仍未免提心吊胆唯恐房俊从天而降,可毕竟银子到了手,无论交易是否成败,可都不会再吐出来!

    银钱即将入库,萧铭一刻也不想再此地多待,与朱渠等人交换一个眼色,对陆孝愚和吉士驹拱手道:“此间诸事,自有管事忙碌,本官今日迎接华亭侯,实在是心力交瘁、体力不堪,便现行回去歇息了,二位便在此等候,若是装船完毕,自可驶出河湾,顺江出海。”

    陆孝愚一愣,这怎么行?

    你跑了,我拿什么跟房俊交代?

    当即不悦道:“县尊这是何故?莫非银钱入库,吾等便成了两事旁人,连看一眼都懒得理会?”

    吉士驹跟陆孝愚一个想法,还指望着这件事能在房俊面前邀功,现在主谋跑了,此等大功其不等于拦腰一斩,丢了大半?

    当即绷起一张满是络腮胡子的丑脸,忿忿说道:“县尊居然如此看轻于鄙人?也罢,来人,将银船追回,咱们等详细测量过船上木料之后,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萧铭大为头痛。

    他倒不是当真看不上陆孝愚和吉士驹,不想与之交际,而是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总是有那么一丝一缕不妙的感觉,令他心惊肉跳。

    此时听见吉士驹这般说话,也只能无奈的将其安抚,表示自己非是此意,再也不提离开之事。心里却大骂,这个倭人简直不知所谓,就凭你们这一群歪瓜裂枣的倭人,也想让我萧铭看得起?

    天上阴沉沉的无星无月,厚厚的云层铺天盖地一般压下来,潮湿的空气似乎抓一把都能攥出水来,一场大雨即将来临。这样的气候导致人呼吸困难,心情难免烦躁,更别提这河湾之畔多是杂草灌木,蚊蝇众多,薄薄的衣衫根本抵挡不住,钉上去就是一个包。

    王雪庵一脸苦大仇深,伸手拍死了一只肥蚊子,忽然说道:“你们说……那刺客会不会本就是房俊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