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六章 钓鱼执法
    萧铭几人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

    本想趁着房俊不备将这批木料尽快处理掉换来大批钱财,却没想到居然掉进房俊的毂里,被一网打尽……

    都怪自己太贪婪!

    可谁又能想得到房俊初来乍到,消息居然如此灵敏?

    天赐的一个捞钱的机会,却致使自己前功尽弃,甚至还要沦落敌手……

    萧铭脑子里灵光一闪,是啊!原本自己几个人阻止当地的盗寇联合官场的人物偷盗这些木材并非图财,只是想给房俊下个绊子,然后任由这些木料腐烂在河湾里而已。事后就算房俊寻到这些木料,又怎么敢指责谁是凶手?

    这本是万无一失的计划,最不济也不至于把自己搭进来,谁知这时候偏偏出来一个倭人,要花费六十万贯购买木料……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陆孝愚与吉士驹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巧合了,若说这中间没有问题,傻子都信啊!

    萧铭勃然大怒,回首去看陆孝愚……却看了个空,身后只有一脸慌张的朱渠、王雨庵、长孙满以及一群战战兢兢的家仆杂役,哪里还有陆孝愚和吉士驹的身影?

    放眼四下里一看,便见到陆孝愚和吉士驹趁着刚刚的混乱已经鬼鬼祟祟的偷跑到旁边的一处缓坡,哪里刚巧另有一队兵卒跑出来,将二人接应。

    萧铭目眦欲裂,大怒道:“陆孝愚!贼子害我!”

    朱渠三人也顺着萧铭的目光见到陆孝愚和吉士驹跑掉了,怒喝道:“好胆!陆孝愚你今日骗我,难道江东陆氏想要受到所有江南士族的打压,从此彻底沦落,在士族之内除名么?”

    被兵卒挡在身后的陆孝愚心内打定,他刚刚还真怕这几个人反应过来,先将自己给拿下……

    此刻大叫道:“放你娘给的屁!若非尔等背信弃义、狼狈为奸,吾陆氏何至于沦落到今日之境地?当日某在长安朝堂为了替江南士族争取利益,奋而抗争,以至于丢官罢职,可你们这些所谓的江南士族是怎么做的?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简直无耻之极!什么江南士族,什么江东世家,我呸!亏得陆某人一直与尔等为伍,却现在才识破牵尔等无耻龌蹉之嘴脸,羞于尔等为伍!”

    这一番大骂,气得萧铭三人面色铁青,却又无法还嘴。

    长孙满却觉得甚是冤枉!说起来,在陆孝愚一事上江南士族的吃相确实太难看,对盟友动刀子如何狠辣,也难免人家寒心……都是你们这群自诩为簪缨世家的无耻之流,将陆孝愚得罪得狠了才有今日之反水举动,害得老子受连……

    他没法跟陆孝愚理论,人家跟他也说不着,便盯着吉士驹狠厉道:“阁下既然是倭人,难道就不怕大唐之报复?某乃长孙家之人,只要回去向赵国公禀告,鼓动皇帝对倭国佣兵并非难事,阁下难道就不怕倭国遭受刀兵之灾么?若是识相,只说吾等再此游玩,与这河湾当中的木料全无干系,定然可保你无忧!”

    长孙满也是急了,若是恐吓这个倭人一番,使得其翻转口供,不承认这一群人在此是交易木料,那房俊就完全没法。甭管事实如何,没有证据房俊就不敢肆意妄为。

    我就喜欢在河边溜达,就喜欢蚊子咬我的感觉,干你鸟事?

    可他却不知吉士驹的底细,这个“日奸”会怕大唐出兵攻打倭国?

    开什么玩笑!

    若是当真如此,吉士驹做梦都会笑醒……

    所以吉士驹连搭理都懒得搭理他,干脆任凭长孙满恐吓威胁,就那么笑吟吟的看着,一言不发。

    这四个人彻底没招了……

    强突硬闯是肯定不敢的,谁敢说面前这些对房俊唯命是从的悍卒会不会当真大开杀戒?自己身边这些家仆杂役对上人家这百战悍卒,也就只有砍瓜切菜的份儿。

    当下吩咐奴仆杂役统统放下兵刃,乖乖的束手就擒。

    兵卒们分成两队,一队手持弓弩留在原地监视,只要发现这些奴仆杂役稍有异动便会大开杀戒,另一队则缓缓逼近,将这些杂牌军一堆一堆分隔开来监视,兵刃统统收走。

    萧铭整理一下头冠,对兵卒首领说道:“带本官去见房俊。”

    局势尽在掌握,那头领自然毋须客气,上前拽着萧铭的手臂一个反拧,萧铭吃痛,手臂被拧于身后,然后膝盖窝被踹了一脚,剧痛下双腿“噗通”跪在地上。

    那头领大呼道:“绑了!”

    萧铭血灌瞳仁,此生何时受过这般侮辱?

    愤而叫道:“贼子敢尔!某乃朝廷命官,萧氏族人,何以用此方式辱我?”

    那头领不屑道:“在水师面前,只有两种人——自己人和敌人!尔即不是我们的自己人,那就是敌人,管你什么朝廷命官,管你什么萧氏族人,再敢多嘴,就把你的嘴堵上!”

    萧铭气得发疯,却也只这群军中莽汉最是无法无天,再说下去,当真敢拿破袜子堵自己的嘴,那可就颜面扫地、点滴无存了!

    萧铭束手就擒,另外三人也不敢再耍弄什么“世家风度”,乖乖的背负双手被绑好,怒不敢言。

    局面彻底控制,一众兵卒将萧铭等人押赴岸边,登上一条小舟,摇摇摆摆划向河心,来到五牙战舰之旁。战舰上放下一条木板,几人踩着木板晃晃悠悠登上五牙战舰。

    整个河湾都炸开了锅,船工们茫然不知发生何事,想要逃遁,却发觉河口已经被水师舟船完全堵住,岸边火把闪烁人影幢幢,一队队兵卒围的水泄不通,只好乖乖的呆在船上,等待事情的进展。

    五牙战舰上灯火明亮,兵卒各穿甲胄,手持弓刀,严阵以待。

    萧铭等人被押解进了战舰三层的船舱,发现房俊正当中而坐,面前茶具水壶,正细品香茗……

    萧铭此刻已无半分锐气,见到房俊,颓然道:“还是大总管计高一筹,下官佩服之至。”

    房俊笑而不语。

    若是再给配一把鹅毛扇子,施施然如孔明在世、周郎复生,装逼到极点……

    长孙满却丝毫不怵房俊的威势,仗着长孙家的名头,厉声喝道:“房二!这等阴谋诡计,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耍弄?简直阴险奸诈,无耻之极!”

    房俊倒也不怒,轻轻呷了一口热茶,细品回甘,将茶汤缓缓咽下,这才笑吟吟的看着长孙满。

    “长孙兄此言差矣,不问诸葛孔明空城计乎?此乃兵不厌诈。怪只怪你等太多愚蠢,见到钱财便浑然不顾潜在的危机,将旁人都看作与你们一般智商欠费的蠢货,眼睁睁的掉进毂中却懵然不知。对了,本侯替这个计谋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钓鱼执法!才是超脱于三十六计之外的第三十七计,此计刚刚问世,诸位便有幸能陷于此计之下,应当感觉无比荣光才是。说不定此计能名流后世,诸位亦能沾沾光,跟着千古留名……”

    这一番奚落,差点将长孙满气歪了鼻子!

    他不知智商欠费是什么意思,但房俊左一个蠢货右一个蠢货,却是将他说得火冒三丈!

    长孙满梗着脖子,气呼呼说道:“即便将吾等擒下,又能如何?吾等尽皆是士族子弟,就算犯下偷盗之罪,亦不过小有瑕疵,无非以金赎罪而已。既不能有牢狱之灾,更不能人头落地,你有什么好得意?”

    士族子弟,天生就是统治阶级,高人一等。

    因此长孙满才有底气在房俊面前叫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