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尉迟二少
    这是当今社会的形态,世家势大,千百年来都掌握着政治和法律的先天优势。更何况偷盗不算大罪,这些士族子弟完全可以以金赎罪,房俊根本奈何不得,转眼就得将人给放了。

    是以长孙满才会如此嚣张,完全不将房俊放在眼中。

    不过虽然可以金赎罪,萧铭就悲催了,他是官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赎罪是没问题,但前程是彻底玩儿完……

    是以当长孙满气冲冲跟房俊硬杠的时候,萧铭却是垂头丧气,一脸死灰。

    朱渠啧啧嘴,钓鱼执法?

    这名字……内涵不够,但是很形象,自己几个人不就是为了钱财而上钩的鱼么?

    王雨庵则完全瘫成了一堆,脸色煞白,眼神游移,看都不敢看房俊一眼。

    他这人最是胆小,此刻被五花大绑身陷囹圄,心里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虽说正如长孙满所说那样可以用金赎罪,但长孙满可以,朱渠可以,萧铭也可以,谁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琅琊王氏跟房俊的恩怨可不是一桩一件,先有王雪庵远赴京师污蔑房俊抄袭惨被打脸,后有王上方统领金陵水师袭击房俊的座驾,现在又有自己参与偷盗水师的木料、造房俊的谣……

    万一房俊凶性大发,将自己敲骨吸髓可怎么办?当初的谣言就是这么造的,谁知房俊会不会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是说我敲骨吸髓么?那就吸给你们看!

    自己造的谣言,连他自己都信了……

    这时舱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房俊微微蹙眉。

    席君买一身甲胄,大步从舱外走进,到房俊身边耳语几句。

    房俊略一沉吟,说道:“让他上来!”

    “诺!”

    席君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没过片刻,舱外的甲板“咚咚”作响,一个高大的武将走进舱来,席君买和刘仁愿一左一右,跟随在他身后。

    这武将先是瞅了萧铭等人一眼,眼中略带惊诧,似乎讶异于房俊居然将这几位就这么捆绑起来,一点颜面都不留。然后才向房俊单膝跪地施了军礼:“末将海虞城折冲府折冲都尉尉迟宝琪,见过大总管!”

    房俊眉毛一挑:“尉迟家的人?”

    那尉迟宝琪笑道:“正是,家父曾在家书当中赞誉大总管才文武全才,特地嘱咐末将以后要多多向大总管学习。家兄亦曾言及与大总管颇有交情,说起来,都是一家人。”

    眼前此人,乃是尉迟恭的次子。

    尉迟家历代军伍,长子留在李二陛下身边忝为侍卫,宿卫宫禁,来日承袭爵位,前程已然注定。这尉迟宝琪乃是此子,爵位是不用想了,尉迟恭将其安排在海虞城充任折冲都尉,也算不错的途径。

    府兵制的底层组织军府,便称为折冲府,长官为折冲都尉,上府正四品上,中府从四品下,下府正五品下,每冬率兵操练,按规定轮番宿卫京师,有事征发全府,则率兵出发。因此尉迟宝琪亦有机会面见天颜。

    海虞城是江东重镇,自然属于上府。

    按唐制,上府有府兵一千二百人,甚至可以酌情增至一千五百人,这可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担任上府的折冲都尉,一旦调任就是十二卫的校尉,前程无量,再有家族阻力,干得好最后混一个十二卫的将军不成问题。

    房俊确实与尉迟家的关系不错,尉迟恭这人功勋不小,甚得李二陛下宠信,但为人低调,从不惹事。尉迟宝林的性子酷肖乃父,甚至有些木讷粗憨,拙于言辞,但敏于行事,与房俊亦算故友,彼此相契。

    可是这尉迟宝琪……

    房俊面上似笑非笑,也不让尉迟宝琪起身,淡淡问道:“尉迟都尉不在折冲府整顿军备,这是在寅夜操练步卒么?呵呵,本侯倒是第一次听说,折冲府麾下以后水师编制。”

    尉迟宝琪有些尴尬,脸色拉下来,对房俊的揶揄极为不满,说道:“这个……实不相瞒,末将是收到线报,说是这一代有水寇出没,是以率军前来清剿,却不知大总管驾临,想来那等蟊贼定然难当大总管虎威,末将这就率军离去。改日再为大总管接风洗尘,说起来,咱俩家……”

    话说一半,尉迟宝琪还想拉拉关系,展示一下自家的地位,却被房俊毫无留情的打断。

    房俊的目光越过尉迟宝琪,径自问他身后的席君买:“折冲府的府兵在此,是何缘故?”

    席君买恭声答道:“回大总管,这些府兵和许多船工一起,往船上吊装木料。”

    往船上吊装木料?

    将大唐府兵当作船工……

    房俊也不知该笑还是该怒,堂堂尉迟家的二少爷,至于缺钱缺到这种地步,拉着麾下兵卒出来当苦力替你赚钱,这跟喝兵血有什么区别?

    “尉迟二郎,咱哥俩虽然都是排行老二,可是本侯却远远不如你啊……”房俊一脸不屑。

    尉迟宝琪满脸赤红,吱吱唔唔,先是羞愤欲死,紧接着怒气勃发,“腾”地站起,冲着房俊怒道:“某便是拉着麾下兵卒做苦力,你待怎地?虽说你官职比我高,可你只是沧海道的大总管,某却是折冲都尉,互不统属,凭什么要你管?”

    这位也是武勋世家的子弟,心里头的桀骜不驯一点也不必房俊差!

    房俊大怒,站起身戟指道:“那这些木料乃是本侯自蜀中运来,以作造船之用,你可知道?这些蠹虫监守自盗,偷了本侯的木料,你可知道?他们要将这木料卖给倭人,这是资敌,你可知道?你口口声声与本侯乃是通家之交,却眼瞅着这些人算计本侯毫不提醒不说,反而与其同流合污,你算哪门子的尉迟子弟?”

    房俊是真的怒了!

    他虽然与尉迟恭并不甚亲近,远远没有与李绩、程咬金那般亲厚,可素来也极为敬重尉迟恭。尉迟宝林敦厚木讷,以诚待人,怎地却出了这么一个混蛋兄弟?

    与江南士族一起算计自己不说,还要讲收下的府兵驱赶着干苦力为自己谋福利,这等事情都干的出来,可以想象平素是如何克扣军资,损公肥私!

    这种无耻之徒,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叫嚣?

    尉迟宝琪尚未说话,萧铭四人不淡定了!

    萧铭大惊失色道:“大总管,不过是偷盗木料而已,吾等已然颜面尽失,悔不当初!可万万不敢说是‘资敌’啊!”

    偷盗是小罪,可以用金赎罪,况且各自家族的实力也完全可以将这件事情压下来。

    但是“资敌”……

    这可是大罪!

    那是要押解京师,交由刑部定案、三司会审的大罪!

    分分钟掉脑袋……

    朱渠脸上的肥肉都扭曲了,瞪着牛眼看着房俊,未等说话,身边的长孙满已然一蹦三尺高,破口大骂道:“房俊,你特娘的也太狠了吧?不就是偷了你几块木头,怎就成了‘资敌’?现在大唐跟倭国可没有开战,何来‘资敌’一说?你要是敢胡乱给老子按罪名,老子饶不了你!”

    他被绳子五花大绑,虽然想“一蹦三尺高”,不过必然是蹦不起来的,反而像个大豆虫一般一拱一拱,模样引人发嚎……

    至于王雨庵,早就瘫痪在地,双目无神。

    尉迟宝琪亦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生性桀骜,被房俊一番话语骂的颜面无存,顿时大怒,冲上去挥拳就砸向房俊面门。

    刘仁愿和席君买时刻都防备着他呢,这两位战力超越的虎将岂容他伤了房俊?当下一左一右一起上前,从后面一人一只手将尉迟宝琪控制住。

    正好房俊飞起一脚,尉迟宝琪无法躲闪,正中前胸,“蓬”一声倒飞出去七八尺远,跌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