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银子去哪儿了?(上)
    这一下摔得尉迟宝琪七晕八素,好半天才哼哼唧唧爬起来,指着房俊怒道:“以多欺少,不算英雄!”

    房俊怒极反笑,手指点着尉迟宝琪,点头道:“行,这回一对一,看老子怎么打得你叫妈妈!”

    “妈妈”这个词在唐朝并为流行,但“妈”这个音节却是有的,意义亦是母亲。是以房俊的这句话被尉迟宝琪认为是对的极大侮辱,当即大怒,奋力从地上爬起,猛虎一般冲向房俊,一拳砸向房俊面门。

    就在房俊以为尉迟宝琪只会这一招“冲天炮”的时候,尉迟宝琪那铁钵一般的拳头却突然发生变化,便拳为爪,猛地一下抓住房俊的手腕,接着左脚生根,右脚向前一伸,别住房俊右腿的外侧,虎腰一扭,猛然发力,来个一个突厥摔角的架势,就像将房俊给摔出去。

    谁知摔了一下,没摔动……

    房俊双足生根,牢牢的扎在地上,上身一矮,摆脱尉迟宝琪的手抓,双臂保住了尉迟宝琪的腰。若论力气,鲜有人是房俊敌手,这是天生的,练也练不来。自从穿越以来,房俊对于原本的这幅身体的素质极为满意,也就是在面对山越人的宗帅之时吃了亏,那家伙实在是堪比吕布的存在,猛得不要不要的……

    尉迟宝琪大惊失色,待要收脚,却发觉自己的身子依然腾空而起,然后给房俊猛然倒灌在地上!

    “蓬”

    尉迟宝琪先是后腰着地,紧接着后脑磕在木质地板上,整个人给房俊狠狠灌在地上,一股剧痛席卷全身,脑袋里晕晕乎乎满天星斗,就这么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再无力气站起。

    “哼!就这两下子,也敢在本侯面前硬气?来人,将这混蛋绑了,吊在船头,告诉那些折冲府的府兵,谁敢造次,就将这货抽一鞭子,抽死为止!”

    “诺!”

    席君买和刘仁愿当即兴冲冲的将尉迟宝琪拖出去,绑起来吊在船头。

    四周的鼓噪之声陡然一静。

    这倒是令房俊有些意外,看来这尉迟宝琪也不是一味的愚蠢喝兵血,手段也是有一些,否则何至于令麾下府兵对他的安危极为忌惮?

    抽死这个喝兵血的才好呢……

    萧铭几人看得直肝儿颤,这哪里是大总管?简直就是市井泼皮啊!一言不合就以无力解决,丝毫不注意自己的身份,沧海道行军大总管跟折冲都尉,层次何止差了十级八级?说是天壤之别亦不过分,结果尉迟宝琪就敢叫嚣着挑战,而房俊居然就当真一人迎战,以力服人……

    这种人最难搞!

    他根本就不知理智为何物,一切只凭自己喜好,什么官场规则、世家颜面,统统不放在眼里!

    房俊跟尉迟宝琪摔了一跤,神清气爽,又坐回自己的座位斟了茶喝了一杯,顺顺气息,这才挥手道:“给几位松绑。”

    自有一侧的兵卒上前,给萧铭四人松了捆绑。

    房俊又招手道:“来来来,又不是什么生死仇敌,本侯还能砍了几位的脑袋不成?不必害怕,过来坐,折腾了大半夜也都喝了吧?自己斟茶喝,不必客气。”

    俨然又成了好客的主人……

    萧铭对房俊这幅翻脸如翻书的性情着实不适应,苦着脸也不言语,坐下来并不喝茶,耷拉着脑袋发愁。这房俊处处不按套路出牌,令人摸不清脉络,不知如何是好。

    唯有长孙满仗着长孙家子弟的身份,大大咧咧的坐到房俊对面,自斟自饮一口气喝了半壶水,这才摸着嘴巴斜眼看着房俊:“害怕?某怕你个鸟!别人或许当真怕你,某若是胆子颤一颤,就是你养的!吾等犯错,自有苏州刺史处置,你有何权过问?还砍脑袋,吓唬谁呢?”

    房俊两眼盯着长孙满,语气平静,缓缓说道:“你以为,本侯当真不敢砍了你?”

    不知怎地,这平静几乎不含一丝火气的话语,却令长孙满心底一颤,到了嘴边的硬气话儿愣是不敢再说。

    房俊的绰号是什么?

    关中有百姓感于其兴修水利、求来天雨的恩德,称其为“呼风唤雨房遗爱”,但是更多的则还是称呼其为棒槌、夯货、二百五……

    棒槌性子发作起来,亲王都敢打,砍几个世家子弟的脑袋又有何不敢?

    这家伙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啊!

    长孙满讷讷不敢言,一旁的王雨庵都快神经崩溃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到房俊脚边,哀求道:“大总管,侯爷,房二郎,房二爷!您就大人大量,放过小的吧,自今以后,小老儿担保咱琅琊王氏以您马首是瞻,您说咋滴就咋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您看行不行?”

    这番话出口,萧铭、长孙满、朱渠尽皆鄙视。

    还要不要点脸了?

    这么大岁数,都能当房俊的爹了,哭的跟个孙子似的丢人不丢人?更何况你琅琊王氏算个啥?还真以为现在是东晋“王与马共天下”那会儿呢?

    就凭你琅琊王氏现在的实力与地位,人家房俊眼皮都不带夹你一下!

    同时这几人也暗暗郁闷,知道王雨庵胆小,却不成想小成这样。若是早知如此,怎会将这人拉入伙?若是坐下大案,都不用上刑,随便吓唬吓唬就全都招了。

    猪队友啊……

    房俊呵呵一笑,黑脸没有半分杀气,居然伸手将王雨庵拉起来,好言安慰道:“王老兄这是说哪里话?大家都是大唐子民,都是为陛下效力,尽忠职守而已!打打杀杀的不过是本侯说笑,还能真的砍了几位啊?诸位不在乎自己的小命儿,本侯还在乎这一身官袍呢。”

    萧铭等人听得心中郁闷,感情把咱几个砍了,也就还您一身官袍?

    不过仔细想想,事实大抵如此……

    在皇帝陛下的眼中,他们这些作对的小鱼小虾死不足惜,哪里能比得上房俊的一根手指?这房俊若是发作起来不管不顾,舍得这一身官袍非得将他们砍了,貌似也不是不可能。

    现实摆在面前,几人愈发垂头丧气。

    房俊似乎很满意这几人的精神状态,和蔼笑道:“其实吧,本侯也没真想把各位如何,只不过是一时意气,慢待了诸位而已。不过各位设身处地的想想,若是各位处在我的位置,被人如此算计,还极有可能因为缺少木料致使码头不得开建、战舰不得建造,从而导致陛下的申饬,会不会恼羞成怒?”

    几人默然不语。

    房俊依旧笑容可掬:“所以呢,本侯也只是拿诸位出出气而已,现在气出了,也就既往不咎了。只要本侯的木料拿回来,再把本侯的银子还回来,以后互不干涉,大家合力发财,岂不是皆大欢喜?”

    朱渠眨眨眼,心虚的问道:“侯爷的银子?您是说……”

    房俊说道:“当然是我的银子!那倭人不过是本侯找来的一个线人而已,你还真以为他有那么多钱呐?”

    朱渠心里暗骂,你也太奸诈了,拿自己的银子诳咱们……

    不过心里也舒了口气。

    木料都在河湾里呢,现在大部分已经装船,就当给房俊免费运输一次,人工、船费全都当作喂狗了,至于银子此刻大概已经入了隐秘之处的库房,如数还给房俊便是了。

    至此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虽然被房俊折辱了颜面,可谁叫是自己这边先算计人家的呢?若当真事了,倒也不失为一个尚算美好的结局。

    朱渠只要想想房俊给他们扣上的那个“资敌”的罪名就肝儿颤,那是当真能杀头的大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