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六十四章 现在知道害怕了?
    朱渐这种人眼界太窄,萧瑀一贯是看不上的,便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那朱家就不给。”

    朱渐被噎了一下,旋即满脸赤红,羞愧无地。

    嫌多?

    那就不给呗!

    可是不给行么?你家朱渠签字画押写下欠据,你若是不给,真当房俊不敢带兵直接上你家要钱?

    分明是不给不行的事情,偏偏还要在此做出一副割肉的悲痛神情,给谁看呐?众人皆鄙视之,以往身为江东豪族的朱氏,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萧瑀淡淡扫了在座诸人一眼,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吾萧家的银钱已然备好,就等诸位筹齐之后,一同给房俊送过去。却不知各位一同前来,尚有何事?”

    兰陵萧氏此前乃是帝王之家,根基深厚,即便已然亡国,雄厚实力亦非其他家族可比,因此才有“江南领袖”之称。现在萧氏没有当即将银钱给房俊送去,借机显示萧氏之实力贬低其余两家,也算是做事大气,心地仁厚。

    朱渐心里有些发苦,此次想要趁机捞一把不成,反被房俊狠狠的敲一竹杠,朱氏一时之间无法筹措如许之多的现钱,即便其余几家未曾出头但亦有参与的家族暗中自助不少,亦远远不够,不得不将许多田产房屋抵押在钱庄,这才勉强筹齐。

    经此一事,朱家算是见识到了房俊的狠辣和阴险,只想尽快将钱送去,从此离开房俊远远的,自此之后无论何事、何地,都不欲于房俊再有瓜葛。

    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

    但是在此之前,尚有一事需要解决……

    朱渐叹口气,愁眉苦脸的说道:“吾等此次前来,实在是想央求宋国公出面,在房俊那里稍做转圜,让他放过吾等。”

    萧瑀奇道:“房俊只是想要这些钱出口气而已,谁叫你们事先想要算计人家来着?只要银钱送去,想必房俊定然立刻放人,何至于还要上门恳求?”

    闻言,在座诸人都是跟朱渐的表情一般无二,尽皆又是羞囧又是无奈,实在是在房俊面前大败亏输,颜面无存……

    说话的依然是朱渐,他叹气道:“今日早间,房俊刚刚抵达海虞城,便曾遭遇刺杀……”

    便将码头那边发生的事情详细给萧瑀解说一遍。

    萧瑀刚刚抵达海虞城,只是听闻了几家欲出售木料而被房俊设计一事,尚未知晓还有这么一处事故。

    朱渐刚刚将房俊遇刺说完,萧瑀便勃然怒道:“尔等何其愚蠢,岂能一而再的犯错?房俊若是死在牛渚矶,尔等难道就能安稳度日不成?陛下已然大怒,十二卫大军整装待发,若非最后房俊无事,尔等可知现在的江南已然是何等摸样?诸家几百年基业,毁于一旦矣!千万不要去挑战陛下的耐性,当今陛下乃是圣明天子,即便心心念念想要的东征高句丽,完成前隋未竟之伟业,可也绝对不能容忍国内有未靖之地!”

    张家的管事一脸愁苦:“国公误会,这事儿当真跟大伙没关系!”

    萧瑀微愣:“不是你们弄出来的?还真有这种侠肝义胆的古之义士?”

    虽然是疑问,但是他相信这时候这帮人也没必要瞒着他,只是有些不可思议而已。

    有人愤然道:“以我之见,这完全就是房俊一手策划出来的诡计,此人着实阴险!”

    萧瑀看向说话这人,乃是颍川庾氏的嫡子庾修。

    在兰陵萧氏尚未崛起之前,江南侨姓的领袖并不是所谓的“王谢袁萧”,而是“王谢桓庾”四大家族……

    在曹魏西晋时,王谢袁萧四大家族的地位并不高于其他士族,有的甚至尚未进入士族行列。但由于王、谢官位的上升,才被列为门阀;晋明帝的世子妃庾文君因晋成帝只有四岁临朝听政,庾氏家族开始以外戚身份崛起。庾文君的兄长庾亮继承了大权臣王导的位置,总领政务,庾亮死后他的弟弟庾冰接任大权臣的职务,庾冰的弟弟庾翼则把持东晋最重要的外镇官员荆州刺史一职。

    之后庾家没落,让出来的空位,经过几番权力斗争,最后的赢家桓温,得到了荆州刺史的位置,东晋进入桓氏时代。

    可以说,晋室南渡之后,直至晋朝灭亡,“王谢桓庾”四大家族先后交替崛起,统治了这个时代。

    正如许多士族一般,庾氏虽然没落,但根底犹在,目前较之以往“王与马共天下”的琅琊王氏亦要强盛不少。而庾氏现下的家主庾信,是在江南与王雪庵不相上下的大儒,家族蒸蒸日上,日渐昌盛。

    萧瑀闻言,诧异道:“庾君何出此言?”

    庾修便将诸人的猜测道出,最后说到:“华亭侯义释刺客,难保没有那刺客本就是他自己策划的嫌疑!”

    萧瑀有些傻眼……

    还是低估了房俊这小子啊!

    没想到在设下陷阱将偷盗木料的几家人赃俱获狠狠的搞了一笔竹杠之外,居然还有这等设计!

    以萧瑀对房俊的了解,这种事情当然做得出来。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么?那行,我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凭空弄出个刺客来,经过这么一番“义释”的过程,整个江南的舆论都有翻转的趋势,此刻就算房俊当真对各大家族下了杀手,挑几个看不顺眼的干掉,都没人敢将罪名按在房俊的头上。

    是那刺客出于义愤,深恨自己被愚弄了险些害了一个“忠贞宽厚”的当代名将所以才报复杀人的……

    萧瑀终于知道这些人为何来得这么整齐。

    原来除了钱财之外,尚有这么一柄锋锐的宝剑悬在头顶,随时随地都能落下来,斩去自家的项上人头……

    房俊的这一手可实在是太阴损了!可以想见,若是不能得到房俊的谅解,谁知道什么时候这人就犯了棒槌脾气,怒而杀人?

    不仅杀人,关键搞不好还杀了都白杀……

    除非能捉住房俊的直接证据,否则全天下都会以为是那位被“义释”的刺客所谓,甚至还要大声叫好!“义士”为何愤而杀人?那是有原因的!若不是这人制造谣言污蔑房俊“嗜血如命”、“喜食人脑”,并且蒙骗“义士”前去行刺房俊以至差点铸成大错冤杀好人,人家何必取你之命报复与你?

    制造谣言、污蔑好人,该杀!

    萧瑀心中再次泛起“生子当如房遗爱”的感慨……

    这一环套着一环,此子竟卓越如此!

    因为有这位被房俊“义释”的“义士”存在,但凡参与造谣的家族全都惶惶不可终日,谁知道房俊会不会当真“启动”那名刺客,杀几个世家子弟泄愤?

    现如今的江南,也唯有萧瑀能出面压制房俊,就算是苏州刺史恐怕都欠缺点分量。

    萧瑀却自有打算。

    他自然是不愿出头的,这本就是你们背着我搞事情的恶果,现在知道害怕了,知道房俊这个棒槌不好惹,就跑来找我给你们擦屁股?

    没错,自己是打算重拾萧氏的影响力,为江南士族与房俊之间缓和一下紧张气氛,但是也绝对不代表自己可以任何事情都出头!

    那样一来就不是自己提升萧氏的影响力,而是被这帮不听话的混蛋绑架!

    看看坐在一旁一直默然不语的顾家人就知道,这是拿我当棒槌呢……

    呵呵,这时候都知道害怕了?可是又不愿意让出利益,又想平息事态,就想让我萧瑀舍下这张老脸来为你们出头?

    真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