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章 华亭镇
    “那就是走私,就是违抗圣旨,抵制中枢诰令。晚辈的水师,就是剿灭海盗的!”

    杀气腾腾的话语,令萧瑀心底一颤,觉得房俊这一口白牙似乎都在闪闪发光,好似一只饥饿的猛兽正张开血盆大口,面对自己的猎物已经亮出了獠牙。

    不过房俊的话说的没错。

    市舶司的建立是中枢诰令,是诸位宰相在政事堂商议的结果,经由三省启动程序最终通过,这就是国策!江南士族可以在暗地里玩弄一些手段,打打擦边球,但是若敢公然抵制国策,自有国法纲纪论处。

    洞悉世情的萧瑀几乎可以预测,江南士族以后将要面对的将是无比严酷的打击。

    因为早已将海贸视为禁脔的江南士族,是绝对不可能将自己嘴里的肉送给房俊的……

    轻轻一叹,萧瑀颓然道:“即是如此,老夫自将二郎的话语带到便是,如何取舍,自有他们自己决断。不过无论各家如何决定,萧氏一族都将全力拥护陛下的旨意、中枢的诰令,定然对二郎不遗余力的支持。”

    大唐日渐昌盛,国运昌隆,顺势而为,方才是保全之道。若是只贪图眼前的利益而网顾大势所趋,必是破败之途,智者所不为也。

    *****

    五牙战舰为首的水师船队浩浩荡荡沿江而下,直至出海口处,方才拐入一条向南的水道。

    此处便是吴淞口。

    吴淞江,古名“松江”,又因流域在古代吴国境内,故称之为“吴淞江”。

    吴淞江原为长江入海前最后一条支流,长江入海口也被称作“吴淞口”。明代“黄浦夺淞”以后吴淞江成为黄浦的支流,长江入海口仍被叫作吴淞口,实则若是改为“黄浦口”更恰当一些……

    不过现在的吴淞江依然是吴地的最重要河流,水量丰沛,浩浩荡荡向东奔流,绝非日后安静秀气全无气魄的苏州河可比,河口最宽处呈喇叭型,望之有二十里宽阔,水面茫茫,素有“吴淞古江,故道深广,可敌千浦”之称。

    五牙战舰沿着河口溯流而上,水面尚算宽阔,但毕竟多年未曾疏浚,致使河床有些淤积,进入水道之后便有派往前方的测量船不停的测量水深、河床宽度,避免船体厚重吃水甚深的五牙战舰搁浅。

    房俊立在船头,看着浩荡的水面,两岸荒凉的盐碱地上一汪汪水洼,以及遍布的高高的蒿草,充满了沧海桑田时空错乱的茫然。

    这里就是黄歇浦,属于华亭镇范围。

    若是沿此河道继续溯流而上,由分岔的河流转入另一条河道黄浦江,便是日后上海的所在。

    目光极处,千年之后的那一片灯红酒绿、放歌跑马的繁华乐虎国际娱乐,似乎一袭矗立于眼前。

    嗯,左侧沿江可以有一条大道,右侧可以有一座塔,只是塔身之上串联两个圆球的诡异形状是这个时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弄出来的,更别说那四百六十八米的高度……

    时空溯流,物非人也非!

    船形水上,烟波浩荡。

    一刻钟之后,便见到一座水寨立于西岸,只是远远望去规模不小却甚是残破,星星寥寥几条水师战船横七竖八的靠在码头处。倒是无数的巨大木料被堆放在水寨不远处的岸边,甚是显眼,仿若一座巨大的木山。

    东晋咸和年间,虞潭﹑袁山松先后在吴淞江口修筑沪渎垒,守护苏州东翼,即便到了南朝之时,亦是军事重镇。隋朝攻灭南朝之后,在此设立军镇,名为华亭镇,派水师驻守江口,拱卫苏州。

    唐朝军制大多承袭自前隋,华亭镇的驻军也只是换了一套军装换了一套旗帜,依旧驻守于此……

    房俊看着四周茫茫荡荡的盐碱地、芦苇荡,心里很是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的封地啊!若是一千四百年后的东方明珠该有多好?哪怕是一千年前的松江府也行啊!可是现在这里除了芦苇荡、蒿草和盐碱地,还有啥?

    就这破地方,封给自己有啥用?估计一斗粮食都收不上来……

    船队浩浩荡荡直抵水寨,寨中驻军这才发现了这支庞大的船队,呼呼啦啦不少兵卒围到栈桥上,对着江中的船队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驻守此处多年,可尚未见过如此庞大的船队。

    尤其是那艘五牙战舰,额滴个乖乖!这也太大了吧?

    五牙战舰缓缓靠岸,房俊在兵卒簇拥下跳下战船踏足栈桥,便有一名武将急急忙忙跑来,单膝跪地施礼道:“末将华亭镇水师统领杨修武,参见侯爷。”

    房俊看了一眼这人,虽然执礼甚恭,却颇为不喜。

    一身甲胄被他穿得歪歪斜斜,脸孔赤红满身酒气,胡子拉碴邋里邋遢,像土匪响马多过朝廷武将……

    “起来吧,前几日本侯已经行文于你,不知兵舍准备如何了?”

    在离开江都尚未到达牛渚矶的时候,房俊便派人前来接洽,命华亭镇驻军准备好水师兵卒的房舍以及所需军需辎重。

    听到房俊上来也不寒暄就直接询问这件事,那杨修武就有些苦着脸,讷讷说道:“这个……末将接到大总管的书信,便全力筹措军资,开建房舍,只是……困于银钱有限,未能达到侯爷定下的目标,且人力缺口实在太大,即便已经全力以赴日夜搭建房舍,但毕竟时日太短,所以……所以……”

    说到这里,已然是吞吞吐吐,满脸冒汗。

    房俊的威名自牛渚矶一战便威震大江南北,一百具装铁骑在南山矿场硬生生杀得变成血人,死在铁骑冲锋之下的亡魂不下数千,实在是威名赫赫!

    房俊早已交待自己的事情自己却未完成,正是将把柄送到人家手里,借自己来立威,杨修武怎能不怕?

    谁知出乎他预料的是,房俊并未生气借机发作,反而笑呵呵将其拉起来,温言安慰道:“杨将军何必惊慌?本侯又不是不讲理之人。本侯当着陛下的面立下了军令状,是以心中急切,这才做事急躁了一些。杨将军镇守华亭镇有功,诸事繁忙,急切之间未能完成本侯的交待亦是常理之中。虽说你我均是大唐军人,军令如山半分不敢慢待,可毕竟人力有时而穷,只要用心做事,本侯自然不会苛责与你。但若是在本侯面前阳奉阴违,甚至暗中耍弄手段,那可就休要怪军法无情了!”

    杨修武早已大汗淋漓,脸色苍白。

    这番话就这么细声细语的说出来,比之疾声厉色反而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杨修武自然知道房俊这是在敲打自己,一咬牙,表态道:“多谢侯爷体谅,自今日起,末将定然以侯爷马首是瞻,但有军令,赴汤蹈火亦慨然而行!”

    房俊笑了笑,拍了拍杨修武的肩膀,并未给予他一个定心丸,转开话题说道:“此地乃是本侯的封地,杨将军何不带本侯视察一番?”

    “诺!”

    杨修武站起身,脸上的汗都不敢擦,恭恭敬敬的躬身站在房俊面前,引着房俊四处查看。

    一旁的原华亭镇驻兵看着一贯嚣张跋扈的统领大人卑躬屈膝战战兢兢的模样,心里一阵解气……真当这华亭镇是你家的天下啊?欺负我们这等府兵也就罢了,在这位大总管面前还不是乖得跟兔子似的?前几日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这位新任的大总管到不了华亭镇上任就得被丢在江里喂鱼……

    哼哼,这回等着挨收拾吧!

    不过看来这位大总管满和蔼的样子,跟传闻的凶神恶煞模样差距很大,不知能不能镇得住杨将军呢?人家毕竟是弘农杨氏的世家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