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儆猴子的那只鸡(上)万字!
    新唐书·兵志当曾说——唐初,兵之戍边者,大曰军,小曰守捉,曰城,曰镇,而总之者曰道。

    而这个“镇”,初始是戊守边界的军队,后来变成了节度一方军政的“藩镇”。

    华亭镇附近千里凋敝,人烟稀少,耕地更是十不占一,彻头彻尾的荒凉贫瘠,因此几乎沿着宝山、昆山、故县山一线,不仅吴淞江西侧的不少土地是华亭镇之内,连东侧的地域亦皆为华亭镇所属。

    其地之广,不下于苏州四分之一,但是驻守此地的兵卒却只有寥寥三十几人……

    整个华亭镇内居民总数只有数千,几乎全部分布在吴淞江对岸的海边,以煮盐为生。然而盐碱地不生树木,作为煮盐燃料的芦苇荡,却纷纷被各大世族圈占,不许百姓砍伐,各家俱以煮盐牟取暴利。

    骑着战马在码头周围转了转,听着杨修武不厌其烦的讲解介绍,似乎这家伙真有转投房俊阵营的打算,将江南士族在华亭镇的种种不堪作为事无巨细偷偷抖落出来……

    及至来到码头不远处的一座缓坡,站在坡游目四顾,眼前却是紧靠吴淞江的一处水湾,但是显然经由人工修葺,四周岸坡皆有青石护坡,形成一个大水塘,又在江边修筑堤坝隔绝江水,建有水闸,只需将水塘的江水由另一侧的闸口排出,便赫然是一处造船厂。

    杨修武见房俊四处打量,也知道江边昨晚连夜运来的木料都是要造船的好材料,便介绍道:“此处乃是一处船厂,据说是东晋之时所建,南朝曾经加以修葺,只是前隋之时却彻底没落搁置。”

    房俊打量一下四周地形,他虽然不懂基建,但是大致建造船厂所需要的自然条件还是心有数,稍微看了看,便知道此地只需稍做修葺,便是一处船厂的好地点。

    只不过大唐对于水军的重视程度明显不够,如此完善的船厂便任由搁置废弃。由此可见,唐朝期的几次对外海战能够取得胜利,完全是大唐的造船技术领先周边国家太多,即便承袭前隋的家底,照样打得几个邻居满地找牙!

    可是当房俊的目光移向水塘与码头之间的那块地域,脸色却陡然沉了下来。

    杨修武一看不好,刚想辩解几句,便见到房俊已经打马沿着山坡疾驰而下,只好无奈的跟,心里求爷爷告奶奶这位大总管千万不要发飙……

    房俊手里捏着马鞭,任由胯下战马四蹄在地踢踏走动,脸色阴沉如水。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空地,正有几个衣衫褴褛的杂役有一搭没一搭的搭建房舍。芦苇荡里割来的芦苇和着黏土,砌成低矮的墙壁,然后再面薄薄的覆一层芦苇编成的席子……

    这特娘的是给我的士兵建造的营房?

    连山区的公共厕所都不如啊好不好?

    而且算是这样简陋至极点,既不能遮风更不能挡雨的“茅厕”,放眼看去也不过只有一二十间。房俊完全相信这几件“茅厕”定然是传出自己在牛渚矶大胜之后,这个杨修武仓促之下临时开始建造的,在那之前,杨修武根本没打算按照自己的嘱托行事!

    都以为老子得葬身在牛渚矶么?

    呵呵……

    房俊理也不理身后匆匆赶来的杨修武,一言不发打马便走。

    杨修武看着房俊的背影,无奈的叹口气,神情阴晴不定……

    他是弘农杨氏的偏支出身,在族并不受重视,况且弘农杨氏在杨素、杨玄感父子身亡之后,很是有些消沉,未能在改朝换代当得到足够的利益,反而随着杨玄感的造反实力大损。因此,他能够得到华亭镇统领这个职务已是大大不易。

    华亭镇虽然贫瘠,但一墙之隔的海虞城、苏州却是江南顶顶繁华之地,杨修武甫一到此,便被奢华的生活所征服,很快投入到江南士族的怀抱,帮助看守各家在华亭镇沿海的芦苇荡,沆瀣一气。

    江南士族欲在牛渚矶置房俊于死地,这在江南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碍于种种缘故,无论是江南士族还是房俊本人亦或是枢都未曾言明而已。杨修武既然同江南士族一体,房俊的生死本身又与弘农杨氏无甚关联,最重要的是一旦房俊抵达华亭镇,自己这个“土皇帝”也当到头了,杨修武自然乐得房俊被宰掉,因此根本没将房俊派人送来的书信当回事。

    至于什么建造营房、采买辎重这些事情统统丢在脑后,房俊遣人送来的银钱倒是都落了他的口袋……

    及至房俊在牛渚矶反败为胜,杀出一个赫赫威名,杨修武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整日里哀叹自己醉生梦死倚红偎绿的“土皇帝”生活终于到头了,一时之间居然将房俊的书信完全忘记了!

    等到房俊到了海虞城的消息传来,杨修武才将此事想起,这才连忙组织了一些杂役建造营房,但是军需辎重是肯定没法采买了,因为银钱已经被他花光了大半……

    这可怎么办?

    那房俊完全不是善茬啊!若是以此治自己的罪也完全说得过去,即便是弘农本家出声恐怕也压制不住房俊!

    危机之,杨修武想出了一个“以身抵债”的法子……

    在他想来,房俊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总要有一个熟悉各种内情的心腹吧?自己若是投靠过去,房俊必然欣喜,以往小小的罪过自然不值一提。非但能脱离险境,反而能攀房俊这跟大粗腿,岂不是两全其美?

    但是房俊现在的表现,让杨修武心里有些没底。

    刚刚还言笑晏晏满面春风,怎地一转眼变脸了?

    心惴惴,杨修武紧跟着房俊回到码头边的营房之。

    房俊已然坐在正,脸色阴沉。

    杨修武战战兢兢的束手立于一侧,心打鼓,不知房俊这厮是要处置自己,还是接受自己的投靠?

    房俊拿起桌案的茶盏饮了一口茶水,耷拉着眼皮说道:“杨将军,将镇账簿拿来,给本侯瞧瞧。”

    杨修武心底猛地一跳,查账?

    不好,这黑脸小子是要收拾我的节奏啊!

    眼珠子乱转思索着消弭险境的法子,耳边陡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喝叱。

    “大总管让你拿账簿,还愣着干什么?想违抗军法么?”

    杨修武吓得一哆嗦,一回头,见到以为膀大腰圆身材健硕的军汉瞪着一双牛眼站在自己身侧,心里一突,赔笑道:“刘校尉,本将……”

    他是想说“本将的级别你高啊,能不能客气点”,然而话未说完,眼前便是猛地一黑,一只钵大的拳头的边狠狠的砸在自己的面门,一时间惊醒乱跳,脑嗡嗡作响,“嗷”的一嗓子要跌倒。

    刘仁愿却前一步,干脆利落的将杨修武的手臂别在身后,另一只脚踩在他的后背,将他狠狠的压得跪在地。

    杨修武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大叫道:“大总管饶了我吧,末将这叫人拿账簿来……”然后冲着门外大喊,让人速速取账簿来。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獐头鼠目身材单薄的镇长史抖抖索索的拿进来几本账簿,递给刘仁愿之后想要转身退走,却被另一侧的席君买一脚揣在膝弯,惨嚎一声跪在地,疼得满头大汗。

    房俊自然懒得去查账对账,军自有从家带来的精通算学的人才,三下五除二,很快账目便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