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儆猴子的那只鸡(下)
    房俊看着白纸之写得清清楚楚的贪墨数额,嘿嘿冷笑:“真特娘的是人才啊!关皆说某房俊是财神,可若是依着我看,杨将军才是名副其实的财神,这敛财之道让本侯是自愧不如啊!兵册华亭镇的府兵满员是一百二十人,现在只有三十一人,其余八十九人的伙食辎重、日常消耗都被你吞了,你好,很好!”

    房俊当真是出离愤怒了!

    活了两辈子,他尚是首次听闻在大唐初年的贞观年间有吃空饷的纯在!当然,府兵是没有军饷的,但朝廷会发放伙食用度,这些都被杨修武给贪墨了!

    最可气的是,自己遣人送来书信的时候还顺带送来两千贯,是觉得地方军镇大抵也是浑水一通,想必都被下下挖了个干净,自己填补一点银钱事小,若是耽搁了军卒住宿,可影响军心了。  .

    却没想到这家伙做得这么绝,这才几天?两千贯只剩下账面的不足三百贯……

    贪墨都贪到老子头了,不收你收拾谁?

    房俊将纸放在桌案,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说道:“华亭镇统领杨修武贪墨军资,欺瞒下,勾结海寇,残害良民……”

    “大总管,冤枉啊!”杨修武魂儿都快吓飞了,勾结海寇?残害良民?那啥,虽然我干了,但是你特么没证据啊,这不是信口雌黄、栽赃陷害、要害人至死么?!

    房俊看也不看他,继续说道:“国有国法,军有军纪,如此胆大妄为、残暴不仁之败类,依军法,当斩!”

    杨修武完全吓傻了,居然一时间忘记反驳。

    这要将我斩了?

    等到刘仁愿拽着自己的发髻向后拖,杨修武这才反应过来,声嘶力竭的大叫道:“大总管,侯爷!冤枉啊,末将只是贪墨了一些军资而已,何以致死啊……大总管,你不能杀我,我是弘农杨氏的子弟啊……房俊,你特娘的滥用军权,草菅人命,不得好死!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刘仁愿稍微缓了一缓,看了看主位之的房俊。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弘农杨氏的子弟,这可有点麻烦。弘农杨氏现下虽然有些式弱,但毕竟底子犹在,前隋辉煌一时,现如今朝堂之诸多大臣都与其家有些瓜葛。

    若是这么砍了……

    房俊不悦的瞪了刘仁愿一眼,喝道:“因何延误?在本侯的水师里,只认军法,不认脸面!莫说是弘农杨氏的偏支,便是陇西李氏的子弟,犯了军法,本侯照杀不误!还愣着干什么?拉出去,砍了!人头悬挂于辕门之,以儆效尤!”

    “诺!”

    刘仁愿答应一声,回头狠狠的踹了兀自挣扎的杨修武一脚,骂道:“娘咧!一个偏支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了不得的人物啊?”

    与前来帮忙的席君买一起,将杨修武拖了出去。

    房俊神情全无异状,在西域、在牛渚矶杀的人实在太多,现在他发现自己也渐渐成了历史那些“杀人如麻”的人物,已经完全不将人命当成一回事,哪怕是他自己的。这是所谓的环境改变性格吧,再这样一个人治大于法治,连皇帝的性命都随时有可能完蛋的社会里,人命实在是如同草芥一般的东西……

    这不是房俊想要的,所以他要努力去改变这个时代,至于最终能做到哪一步他自己亦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自己有些事情必须去做,而且要努力做得更好。

    我来,我见,我征服……

    不过为何非得要杀杨修武,正如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以儆效尤而已。

    虽然跟萧瑀谈好了条件,但房俊也知道一江南士族一贯自以为是的德性,算明面支持房俊,背地里也必然是阳奉阴违,会不断的给他找麻烦。这帮家伙掌控江南太久了,早已将自己当做这片膏腴之地的土皇帝,当年的隋炀帝甚至要赖在江都不走期冀于得到他们的襄助平灭国内四起的烽烟,跟山东门阀、陇西世家展开对抗,小小的房俊算是个什么东西?

    若非现如今大唐国运昌隆,这帮井底之蛙甚至会有早饭作乱划江而治的心思……

    他们短视的目

    光早已被祖祖辈辈的教训死死的束缚在脚下的土地,根本看不见房俊的计划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财富,他只知道自己嘴里的肉哪怕吐出去喂狗,也不能给别人抢走!

    这是时代的局限。

    跟这样的人是没法解释什么全球战略、经济合作的概念,只能用杨修武的人头向他们告诉他们一个事实——跟着我,有肉吃,跟我作对,要当心脑袋!

    所以,杨修武很幸运的成为房俊儆猴子的那只鸡……

    原本对于萧瑀带来的房俊的条件,各家议论纷纷都觉得房俊太过嚣张,不加入市舶司是海盗?你要剿灭?竖子简直狂妄!可是当杨修武的人头高高的挂在水师大营的辕门,以及房俊将一块御赐的“皇家水师”的匾额竖起来之后,江东三郡一片沉寂,鸦雀无声。

    弘农杨氏虽然式微,可毕竟是前隋一等一的世家豪族,杨修武算只是个弘农杨氏的偏支,可那也是弘农杨氏的子弟啊!这么被房俊按一个“墨军资,欺瞒下,勾结海寇,残害良民”的罪名,盏茶功夫不到砍了脑袋……

    先前好叫嚣的世家子弟各个都觉得后脖颈冒凉风,好像自己的大好头颅也有些不太保险。

    这家伙是真敢杀啊!

    况且杀杨修武还是大张旗鼓的姿态下根本不怕得罪弘农杨氏,若是杀几个江东子弟,房俊只需要派遣“义士”出马行了,你算想事后跟房俊算账都没理由。

    是“义士”干的啊,跟人家房俊有什么关系呢?

    一时间,江东子弟各个感受到了房俊的狠辣,纷纷噤声,老老实实的做一只被吓坏的猴子吧,唯恐成为被房俊盯的下一只鸡……

    是以,当房俊以水师名义大张旗鼓的招募流民、贫民充作杂役,大肆建设房舍、码头、船厂,江南士族尽皆沉默以对,保持着与萧瑀商谈好的“不支持,不反对”态度。

    以往每当原历经天灾人祸,便会有大批百姓背井离乡,渡江寻求一片安静的乐土。可惜的是,即无财产更无土地的他们再来到江南之后,才会发现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天堂。的确,江南气候适宜、河道密布、雨量丰沛,作物生长繁盛,粮食产量极高,甚至越过五岭之南的广袤土地能够一年两熟,稻谷满仓。

    但这些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渡江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崭新的称呼——流民!

    没有土地、没有房舍,甚至没有户籍,只能依附在世家豪族的周围,遭受最残酷的压榨和剥削。付出最努力的劳动,却依旧三餐无继,食不果腹……

    江东三郡有着大量的流民,世家豪族是靠着他们的辛勤劳作,以付出极小的口粮便能获得大量的劳力。

    房俊的招募消息渐渐在江东传开,不少活不下去的流民纷纷遁逃脱离世家的控制,前往华亭镇。

    这一切,只因为房俊的承诺——每一个成年劳力,每工作一天将获得一个工分!

    起先没人知道工人是个啥玩意,直到在码头工的流民爆出“每一个工分可以在镇公署换取粟米半斗,或者钱十,或者肉二斤……”

    顿时,大量流民甚至包括当地的百姓疯狂涌向所谓的“镇公署”。没办法,按照这个报酬,一个壮劳力一天所得能够得一个五口之家全天吃饱饭,若是一家有三个壮劳力……额滴天,这不是要发达么?

    唯有江南士族面面相觑,“工分”是个啥?

    这房俊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