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奉旨打劫
    两相得益,各取所需,席间气氛愈来愈好。

    孔颖达也破例小饮几杯,这种江南的花雕酒有别于关的酒水,更与房家的酒水不同,别有一番滋味,老孔很喜欢。饮了几杯,老孔便抬头瞅着正堂之的那幅官箴,很是称赞了一番。

    “言简意赅,直指官场本质,好,字更好。”

    陪酒的裴行俭趁机说道:“夫子,先前学生与侯爷谈及为官之道,侯爷言及无所作为的清官尚不及贪墨恶劣的贪官对于百姓有益,学生不解,请夫子解惑。”

    孔颖达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一侧非房俊,对裴行俭郑重说道:“若论及处理事务的才华,老夫认为你远在房俊之,但若是说起高屋建瓴、对于人心、世道的理解,房俊却远远在你之。这世本无绝对的善恶好坏,更无绝对的是非黑白。好心可以办坏事,坏人也绝非一无是处,世间之道,在于庸,在于和。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发而皆节,谓之和。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裴行俭听得云山雾罩,孔颖达却已不再多说。世间至理,却总是与宣传的世界观相悖,这一点的确令人唏嘘,再说下去,有教坏小孩子的嫌疑……

    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只有当身临其境,其义自明。

    菜过五味,孔颖达精神有些恹恹,房俊便吩咐撤了酒席,叮嘱孔颖达好生休息。一路顺江而下舟车劳顿,孔颖达很是困顿不堪,便挥挥手将房俊赶走。现在学堂尚未动工,孔颖达便暂时居住在镇公署之内。

    房俊临走之时,孔颖达言及明日可否去学堂的地址看看,房俊却说道:“夫子先歇息两天,这两天晚辈有一桩大生意,完成之后自然要陪夫子在左右转转。”

    孔颖达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斥责道:“你小小年纪心怎地尽是铜臭之事?好端端的一副玲珑心窍已被铜臭玷污,简直不知所谓,暴殄天物!”

    这话倒是令房俊很是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在孔颖达心的地位还不低……

    “非是晚辈市侩,实在是圣旨在身,不得不为之。”

    “哦?陛下的旨意?不知是何生意,能够让陛下颁旨?”

    “奉旨打劫。”

    “啥?”

    孔颖达目瞪口呆。

    “侯爷,陛下何时曾下旨,命吾等打劫?”

    水师大营之内,裴行俭一头雾水的问房俊。

    房俊翻了个白眼:“咱是皇家水师,那是陛下的私军,不受兵部管辖,只听陛下号令。现如今有海寇啸聚于海洲,劫掠过往商船,图财害命,吾等前往清剿,劫其敌资以自用,正所谓奉旨打劫是也!”

    裴行俭大汗……

    听着房俊振振有词胡说八道,裴行俭知道水师的第一次海战即将来临。

    到了华亭镇之后,房俊便注意收集各种各样的资料,尤其对海商的资料尤为看重。这几日多有海商反应有海寇啸聚于海洲的群岛之,劫掠过往商船,甚是嚣张。

    苏定方等人也尽是面容古怪,对房俊的瞎扯腹诽不已。

    好端端的一次出海剿匪,偏偏要说成是奉旨打劫,这人的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房俊一贯语出惊人,见怪不怪。

    苏定方问道:“现在水师初成,有兵卒三千五百人,各式战船三百多条,区区一股海寇,想来问题不大。只是末将虽然忝为水师都督,但从不曾历经水战,不知大总管可有何海战之术,用以教我?”

    时下整个大唐的水军都极其落后。

    前隋三征高句丽,虽然培养出大批精锐的水军将士,但更多的都在数次对战葬身鱼腹。而参与的水军则在隋末动荡的环境渐渐沉寂,消失。而大唐建国以来所有的重心全部在应对陆的威胁,水军几乎荒废。

    最终导致眼下水战人才极度匮乏的窘境。

    要知道几十年前,大隋的水师还曾打遍东洋无敌手……

    原本华亭镇的兵卒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自杨修武担任统领以来,根本无心操练兵卒,连战船的日常养护都统统废弃,又懂得什么水战之法?

    房俊被苏定方问得也是挠头,他哪里懂什么水战之法?

    “本侯乃是官世家出身,哪里懂得什么水战?刘仁愿,你家不是世代武将镇守边疆么,你来说说。”

    刘仁愿一脸茫然:“大总管,我家世代武将不假,但都是骑马射箭长枪大刀,我哪会水战啊?除了来时在路的日常操练之外,见都没见过!”

    没人懂得水战……

    不过房俊对此不以为意,大不了以战代练,拿这些海寇蟊贼练练手,等到海寇清剿的差不多,这支水师也大抵脱胎换骨了。

    而房俊并不重视时下水战之法的原因,则是源于他自己的建军计划。在他的计划里,这支新式的水师与以往的水军截然不同,无论是新式的风帆战船还是即将大规模装备的火枪、火炮等等武器,都将原本的水战之法带来划时代的改变。

    算现在是一群精通水战的精锐,不久之后当新式武器装备部队,也照样各个都成了新手小菜鸟,还是得从头学起。

    现在首要的目的,是提升这些菜鸟水军的自信心和凝聚力……

    “这一伙海寇的实力如何?”房俊问道。

    负责整理情报的裴行俭说道:“有各式海船二十几艘,其战船十艘,是前隋的水军战船,不知从何得来。人数则在两百左右,各个骁勇善战,下手狠毒,诸多被劫掠的海商都是船毁人亡,很少留下活口。”

    房俊一拍桌子:“这对了!咱们船他们的大,他们的多,人也他们多,这是碾压!还要什么水军战术?”

    对于各种军事战术,房俊当真是一窍不通。

    前世算是个半吊子的军迷,没事儿的时候看看机枪大炮,看看飞机战舰,可谁会去研究各种战术?

    何况房俊一直是一个“装备论”的信奉者,认为当装备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可以形成局势的碾压,战术优势将会无限度的削弱。

    尤其是这个科技落后的时代,只要自己的船够快、够大、够强,两军对阵,火炮齐射火枪轰鸣,对任何一支水军都是碾压的姿态,战术落后一些完全可以慢慢的去总结,去进步!

    像当初在西域两次遭遇突厥狼骑那样,自己懂个屁的战术?当时面对突厥狼骑的冲锋吓得两股战战,结果“震天雷”这么一扔,还不是旗开得胜?

    苏定方、刘仁轨相视一眼,算是认同了房俊的意见。

    没办法,现在水师的情形是如此,整个大唐也找不出像样的水军将领,以往的水军名将不是改行当了骑兵是认为水军已经再无前途,不肯前来。

    只能靠着自己慢慢摸索,慢慢的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水军战术出来。

    裴行俭看着挂在墙壁的简略地图,忧心忡忡说道:“海洲岛屿众多,水道繁杂,若是贼人避而不战,依靠地形与我们周旋,则大大不妙。”

    海洲是后世的舟山群岛,向来以岛屿众多星罗棋布而出名。甭说在不熟悉的水道追杀贼寇,若无当地人的向导,很容易迷失航线像陷身迷宫,兜兜转转也出不来!

    不过房俊对此早有准备:“本侯已有安排,定然让海寇无所遁形!”

    正在这时,门外的兵卒来报:“许州郭待封,绛州薛仁贵,辕门外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