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六章 薛仁贵,前来报道
    这一刹那,房俊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郭待封是个什么鬼他不知道,但是薛仁贵……

    这可是军神李靖之后,仅次于苏定方的大神啊!

    这家伙怎么跑我这里来了?难道当真是穿越者的附加属性光环,虎躯一抖,王八之气四射,名臣武将竞相来投?问题是自己不记得啥时候抖过啊……

    “有请!”房俊压制住兴奋的心情,努力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不好表现的太兴奋,那样显得有点掉价。

    苏定方等人并不感到意外,现在谁都知道水师将是日后东征的主力,刷功勋不要太简单,各大家族也好,与房家关系走得近的大臣也罢,都会跟房俊拉拉关系,将自家的子弟送到水师来。

    这还仅仅是开始,想必在将来这样“走后门”的会更多……

    没过片刻,两人自门外走进。

    “在下薛礼”“在下郭待封”

    “见过大总管!”

    房俊淡淡的“嗯”了一声,摆摆手:“毋须多礼。”

    眼睛却在二人身上上下打量,当然主要还是观察薛仁贵,郭待封是谁,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没听过的名字,那就必是历史上默默无名之辈,毋须多加关注。

    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毋须去承担用人失误的风险,有本事没本事,听听名字就知道。固然会有一些人因为某些特别的缘故在历史上声名不显,但这种人毕竟凤毛麟角。

    薛仁贵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面膛白皙脸容方正,一双剑眉斜飞入鬓,身高七尺虎背熊腰,稳稳当当一站,颇有一种渊渟岳峙的沉稳厚重,见之便知是心性沉稳之人,与人好感。

    这就是“三箭定天山”、“脱帽退万敌”的名将,个人武力值超强!

    与他相反,那个叫郭待封的却相去甚远。

    年岁同薛仁贵差不多,模样倒是不错,但身材瘦高脸青唇白,双眼无神精神恹恹,单薄的身形似乎一阵大风就能吹倒……

    此时郭待封拿出一封书信,笑嘻嘻的直接上前两步想要递给房俊,口中说道:“家父凉州都督、安西都护、西州刺史郭讳孝恪,往年与房相亦是故交。从今以后,咱们兄弟也得好好亲近亲近……”

    他话音未落,耳边陡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喝叱:“站住!大营之内,岂可借故接近主帅?”

    郭待封吓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站住脚步,手里的书信已经被人夺去。那人恭恭敬敬上前,将书信递给房俊,然后回头怒视郭待封:“退回原处!”

    郭待封心里火冒三丈,想要骂人,可是见到这员战将五大三粗目露凶光,心里微微一颤,赶紧退回原处。心里却很是不屑,一个破水师而已,据说现在兵员未至五千,战船也不过百来艘,牛气什么?居然还玩起一军主帅的那一套,也不怕别人笑话……

    薛仁贵略一沉吟,亦说道:“在下亦有书信呈上,请大总管过目。”

    自有兵卒上前,将他的书信结果呈给房俊。

    房俊将两封书信一一展开,大略看了一遍。

    薛仁贵的书信是张士贵所书,信中倒也没说别的,只说薛仁贵是其故人之后,少有神力,志在军伍,请房俊看在昔日交情的份上,予以照顾。但是又特别提到,毋须太过优待,可称量薛仁贵的本事,公平对待即可。他因昔日故旧之情,不忍薛仁贵生活艰辛蹉跎岁月,故而请求房俊收留任用,但自此之后,薛仁贵但凭本事为他自己谋前程,若是不堪任用,房俊自可任凭处置。

    张士贵这封信与其说言辞客气,倒不如说是对薛仁贵的能力很信任,相信只要房俊能够公平对待,便自有出头之日。

    而郭孝恪这封信,则通篇都是浓浓的官场套路。

    对于自己的儿子,他一个字都没说,只说与李绩乃是生死之交,听闻李绩数次提及房俊的名字,心生向往,后生可畏……

    这老东西脸皮倒是厚的可以,还“后生可畏”,我认识你是谁啊,就摆起长辈的谱了?信中提及李绩,不过是一种小手段,让你误以为这件事情李绩也是知道的,可房俊岂能看不穿这种官场之上的低级小把戏?若是李绩当真知晓此事,或者赞同郭孝恪的安排,那么以他俩“生死之交”的交情,李绩必然会另行给房俊修书一封,言及此事。

    而信的最后,则让房俊隐隐愤怒。

    “二郎于高昌之产业,日渐兴隆,某不胜欣慰。犬子若有一二差错,还望二郎看在某之薄面多多担待,则二郎之产业,某定然尽力维护,不令二郎失望……”

    娘咧!

    跟我谈条件不算,还敢威胁我?

    是不是我不收你儿子,你就敢对我在高唱的产业下手?

    这个老流氓!

    房俊没怎么听过郭孝恪的名字,不知其人如何,但从这封书信就可看出其嚣张跋扈的性格。什么素质啊,就这种人也能担任凉州都督、安西都护、西州刺史?李二陛下什么眼神!

    高昌的产业那是我自己的么?

    无论葡萄酿亦或是羊毛收购,那都是有关西域稳定的大战略,就算你是凉州都督、安西都护、西州刺史,你就敢破坏政事堂议定的国家战略?

    不是找死么……

    房俊微微一哂,对郭孝恪的威胁言语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心中很是不舒服。

    他瞅了瞅堂下的二人,想了想,说道:“跟二位说句实话吧,本侯身在官场,自然不可能标新立异、公平守正,有些人情亦是不能拒绝。但本侯有言在先,收下你们可以,可是在水师当中到底能占据什么样的位置,那就得取决于你自身的本事。若是你当真有能耐,本侯举荐朝廷,封你一个副都督都不在话下,可若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那就莫怪本侯不近人情,怎么来的,你就怎么回去。水师之中,各个都是骁勇善战之精锐兵卒,谁拖了后腿,触犯了军法,勿谓言之不预!”

    收肯定是要收下的,官场之上小小的潜规则,怎么能谁的面子也不卖呢?花花轿子人人抬,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大家方便,自然不无不可。可若是当真不可造就,甚至起了负作用,房俊也完全能翻脸将人赶走。

    水师是他以后的根基所在,绝不容许因为人情世故影响了水师的战斗力……

    薛仁贵慨然答道:“卑下明白!”

    他有充足的自信,凭自己一身本事定然能在水师之中闯出头来!只要能成为军官,便可在附近安置家业,将乡间苦守的妻子接出来……

    郭待封也答了一句“明白”,底气照样充足。

    他老爹虽然比不得程咬金、尉迟恭那等虎将深受陛下宠信,可现在也是一品大员,主政西域,料想房俊这话也不过是走走过场,难道还这能给自己赶走不成?虽然自己其实本不想来这里,但自己不来与被人赶走,那可绝对不是一回事,若是传扬出去,他郭家二郎的面皮往哪里搁?

    房俊面上似笑非笑,淡淡说道:“那就这样吧,先安排你们住下,分发兵刃甲胄,今晚全军出发,出海剿匪,你二人暂且就在冲锋队里效力,待清剿海寇之后,本侯再为你等安排具体职务。”

    薛仁贵面无一色,恭谨答道:“诺!”

    心里则暗暗欣喜,看来自己来的时机不错,而这位大总管将自己放入冲锋队里,明显是称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只要好好表现,岂不是立刻就能被大总管看入眼中,青云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