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扬帆出海
    .938xs.

    与薛仁贵的跃跃欲试相,郭待封却明显兴致不高,甚至隐隐排斥。

    老子是来镀金的呀,一见面让老子冲锋陷阵?话说谁知道海寇的战斗力如何,万一遇一群亡命之徒,我这小身板儿还不得交待了?

    不过转念一想,有自己老子在呢,房俊怎地也不会借机要我的小命的?嗯,越危险的地方容易捞取功勋,房俊必然是怕贸然安排自己一个好职务显得太突兀,引起其余人的反弹,听说这水师里各家族的子弟可是不少,总得要表面公平对待吧?只要自己走这么一遭,随即升自己的官,想来旁人也说不出什么。

    这么说来,这个房俊虽然年纪没有自己大,官场之的这一套玩的倒是挺溜……

    席君买带着两人出去安排住处、领取装备,房俊问苏定方:“这郭孝恪,都督可熟悉?”

    苏定方追随李靖多年,虽然处处受人排挤,但是对于官场之一些人物的熟悉程度非是房俊可,当然这指的是那些历史声名不显的人物,否则房俊何必问他?

    连他苏定方都不能房俊更了解他自己,房俊甚至能查出他往后数二十年都干了些啥……

    苏定方答道:“熟悉算不,但对于其人也略知一二。此人年轻时便心高气傲,但因不事生产、再相见胡作非为,被乡里视为无赖,却也很是闯出了一些名头。隋朝末年,此人率领乡里数百人投靠瓦岗军李密。李密大喜,让他和英国公一同驻守黎阳,自那以后,此人便一直在英国公麾下任事。后来瓦岗军溃败,英国公归顺大唐,便是命郭孝恪奉表入朝。此人一直碌碌,最大的功绩便是当年与虎牢关献计,使得陛下三千破十万大败窦建德,因此获勋柱国。不过此人桀骜,在朝并无亲厚之人,连英国公也对其多有不满,并不将其视为部属。”

    原来这也是个棒槌,跟自己一样并不招人待见……

    房俊略微放心,便吩咐道:“都回去准备吧,今晚入夜时分出发,明早日出能抵达海洲。这是水师第一战,不容有失,诸位当齐心戮力,一战而胜!”

    “诺!”

    几员大将接令,各自退出,前去检查麾下兵卒的准备情况。

    房俊伸了个懒腰,刚想回去补一觉,门口白色人影一闪,顿时头大……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有那么讨厌么,这么不受你待见?”

    聿明雪撅着嘴,来到桌案前一脸不忿的瞪着房俊。

    房俊揉了揉太阳穴,叹气道:“姑奶奶,我这边事情多着呢,不管你想干嘛,等我打仗回来再说,行不行?”

    聿明雪顿时忘记了刚刚房俊对自己的可恶态度,将双手撑在桌案,身探前,晃了晃纤弱没什么规模的身,两眼放光说道:“要打仗啊?把我带呗,我还没见过打仗呢。”

    这算是“华儿女多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么?

    房俊断然拒绝:“当然不行!这可是打仗,真刀真枪要死很多人的,你一个小姑娘凑什么热闹?乖乖在家等着,本侯凯旋归来,给你弄两样好吃的。”

    聿明雪瞪眼:“姑娘怎么了?本姑娘打你这样的一个能打八个,凭什么不让我去?说不定到时候还得我保护你呢!”

    房俊一张黑脸憋得通红。

    这个死丫头,虽说却是打不过你,可也不能整天把这事儿挂在嘴吧?算是事实,可是一个花骨朵一样的姑娘天天在你耳边念叨“我能一个打你八个”,是谁也受不了哇!

    房俊火气也来了,砰的一拍桌子:“我说不行不行,战船之,岂能有女流之辈?此事断不可行,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可不是房俊瞎说。

    大海险恶,风急浪涌,一个不慎是船覆人亡,自古以来认为女人船不详,不许女人船出海,这个规矩直到房俊穿越的那个年代依旧在某些偏僻的渔村保留着,更何况是战船?

    见到房俊发火,聿明雪可知道随船出海是没戏了,撇了撇嘴巴,翻了翻眼睛:“真当谁稀罕么?哼,不去不去!”

    冷哼一声,甩袖离去,留给房俊一个纤细苗条的背影……

    房俊大感头疼,心里念叨着那位聿明氏的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你愿不愿意让族的子弟来帮我,可总得把聿明雪带回家啊,一个姑娘在全是男人的军营里头瞎胡混,你不担心?

    这老头心也是够大的……

    傍晚时分,船队集结,“呜呜”的嚎叫声响彻整个码头和军营,一队队兵卒步伐整齐的小跑栈桥,登各自的战船,颇有一种军容鼎盛的气势。

    孔颖达小睡了一觉,此时精神抖擞,背着手站在码头边,对房俊说道:“二郎练兵果然有一手,这些各大家族的部曲家将,才几天被你操练得有模有样,不简单啊!”

    房俊客气道:“样子货而已!真正的战斗力可不是练出来的,是打出来的!除去跟着晚辈在牛渚矶连番恶战的那些兵卒,余者虽然亦有不少此前曾投身军伍,但毕竟水战与陆战不同,还需经过连番的战斗在战火慢慢成长。”

    这话也不仅仅是谦虚,步伐一致、军容整齐,这些只需军训几日能看到显著效果,但是跟真正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大关系。真正能够让一支部队有“魂魄”,有打不散、打不死的精神,绝对不是练出来,既要真刀真枪的去打,更要让他们有信仰!

    为了信仰,才能无畏,蔑视生命,蔑视死亡,才可称其为不败之雄狮!

    若想这支水师爆发出超强的战斗力,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在兵卒当进行犹如后世的那种“政治委员”的制度,不断对这些兵卒进行洗脑,让他们明白自己是为何而战、为谁而战,他们的牺牲又多了伟大的价值,自然无惧死亡,勇猛无俦!

    可是他不敢弄这些!

    没人能他更明白这种制度的威力,万一操作不当,被有心人借题发挥恶意曲解,他可有麻烦了!现在李二陛下对他无信任,算他杀人放火李二陛下都会睁一眼闭一眼,可若是事关谋逆……

    绝对被李二陛下分分钟搞死!

    龙有逆鳞,忠诚,是李二陛下的逆鳞!

    你忠诚于我,我自然给你最大限度的宠爱和信任;可你若是背叛我,那只有死路一条!

    且不说房俊根本没有当皇帝的野心,算他有,可是想要在贞观年间造反?

    呵呵,想太多了……

    孔颖达问道:“此战可有凶险?”

    这一点房俊倒是无自信:“凶险自然是没有的,无非是否能够全歼贼寇而已,海洲岛屿众多,水道繁杂,一不留神可能让那帮家伙溜掉,想要追可不容易。不过只要再过几天,莱州船厂的工匠将悉数抵达,晚辈也请求陛下调集天下各处的造船工匠前来华亭镇,届时将会开始建造一种全新的战船,大洋之,再无敌人可以逃脱!”

    “哦?即使如此,不知老夫可否随行,亦见识一番海战?呵呵,老夫一辈子都是个弱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却偏偏最是向往有朝一日能骑马阵,冲锋杀敌!现在杀敌是不能想了,只是想感受一番战场的氛围,还请大总管多多通融。”

    孔颖达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倒是让房俊意外。

    老头子心气儿居然还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