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人民之师!
    .938xs.

    天边露出鱼肚白,大海之极目远眺,已然可以望出去很远。

    盖大海目力极好,爬到旗舰的桅杆远远望去,之间北方的天际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战船铺天盖地的驶来,那船速极快,显然是朝廷经制的战船,既有风帆鼓风又有桨手划水,只是眨眼之间距离便又近了一些。

    盖大海从桅杆爬下来,脸色阴沉。

    他以为房俊不会将他作为首要攻击目标,然而事与愿违,看着对方船只的航行方向,分明是奔着他这座小岛直扑而来,气势汹汹。

    “这小王八蛋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放着那么多大鱼不去打,偏偏盯老子?”

    盖大海大马金刀的坐在战船的舱,气急败坏的大骂。

    手下喽啰面面相觑,心说您再怎么骂也没用,还能把人家骂走了?赶紧想办法退敌才是正经!

    盖大海骂了一会儿,自然也知道此时最无用的骂人,骂得再欢实,人家房俊的船队也不会绕道去往别处。心急火燎的想了半天,权衡着利弊,知道自己这几百号人万万不是房俊的对手,那小子手底下的兵卒在牛渚矶杀得整座山都染红了,自己这点人算个啥?

    只是后悔没能早一步预防万一,将岛的钱财转移别处,现在想要运走怕是来不及,都要白白便宜了房俊那个混蛋!

    “赶紧召集人手,将岛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不值钱的留给房俊,让那王八蛋给他老爹留着买棺材!”

    盖大海心疼的嗷嗷大叫,拳打脚踢将手下的喽啰赶走,赶紧去收集金银财宝,至于岛那小山一样的粮食是肯定拿不走的,干脆吩咐人一把火全给烧了!

    岛的盗寇匪徒一向当大爷当惯了,从来都是他们驾着船撵得别人哭爹喊娘狼奔豕突抱头鼠窜,何时被人追门来打?听到盖大海的号令,顿时乱成一团。

    金银财宝、锅碗瓢盆哪一样都不舍得丢弃,抢来的女人那更不舍得扔掉,推推搡搡什么东西都往船带,整个码头像是逃难的灾民,混乱不堪。

    盖大海一看这还了得?这速度没等自己的人都船呢,朝廷水师那边杀过来了!咬着牙命令身边的亲兵拎着刀子,见到不守规矩的砍,见到携带的女人杀!

    片刻之间,码头哭爹喊娘宛如人间地狱,鲜血染红了海水。

    不过经由盖大海这么狠狠杀了一通,剩余的贼寇也知晓逃命要紧,将岛值钱的物品带,都了战船,女人则尽数抛弃。不过这帮穷凶极恶之徒最是残暴,知道此后这些女人算是逃脱魔掌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尽数砍杀个干净!

    一时间,凄厉的惨嚎不绝于耳,到处都是女子别砍杀的绝望悲呼……

    盖大海目眦欲裂,狠狠的一拍船头,咬牙切齿道:“某经营此处二十年,却一朝被房俊倾覆,房俊,此仇不共戴天!”

    船的喽啰亦是各个神情凶悍愤怒。

    此地是他们的小王国,缺女人出去抢,缺粮食了出去抢,缺钱了出去抢……只要出去抢,那要什么有什么,简直是天堂一样的存在!

    可是一旦这处栖身之地没了,茫茫大海,何处是他们的家园?

    海洲岛屿千余,但是有淡水能够生活的岛屿却不多,此时早已被各路海寇占据,哪个能让给他们?想要在海洲生存下去,接下来要跟其他的海寇抢夺岛屿,那将是不死不休的死战!

    这一刻,所有的海寇都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将朝廷水师恨之入骨!

    盖大海深深吸了口气:“传令下去,所有战船拔锚启航,我们去七星连环岛暂避风头,看看有无机会可以狠狠的斩杀这帮朝廷鹰犬,再决定去留不迟!”

    部属闻听此言,全无异议,当即打起旗号挥动旗帜,七八十条战船接到命令,纷纷拔锚启航,调头向南逃窜。

    房俊站在五牙战舰的船头,有些后悔乘坐这种船出海。

    这种五牙战舰是为内河的水条件建造的,吃水浅,重心高,亏得海洲附近洋流平稳,今日又是无风无浪,否则随时都有舟覆人亡的惨剧发生……

    想想若是自己出师未捷舟先覆,恐怕将会成为历史的一大笑话。

    远处的岛屿腾空而起一条粗粗的烟柱,浓烟滚滚,房俊叹口气说道:“这帮贼寇将粮食烧了,这个盖大海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识时务者,知道不敌我们的水师,便果断弃岛逃走,看着这次的缴获不会太理想。”

    一旁的孔颖达实在听不下去,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此言差矣!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岂能轻易动之?每一兵一卒,都要用在保家卫国之重任!此次出海,水师的目的乃是剿灭海寇,肃清航道,使得万千海商得意顺利通行,行商天下。岂能张嘴闭嘴的缴获、收益、利润,你有这等心境,与那些海寇何异?”

    道德君子,最是受不得房俊这种市侩的心思,一想到这小子生生将一场为国为民剿匪的战斗说成大败海寇缴获物资……孔颖达觉得一阵心塞。

    房俊却是他还要悲愤……

    大唐的这群大儒,人品道德的确大部分都堪称完美,他们自己的修养达到了一个高尚的境界,便会要求别人也如同他们一般仁慈宽厚。

    却不知人与禽兽讲道德,如傻瓜何异?

    最重要的例子是征服高句丽之后,所派遣的驻军要依靠大唐由海路运输过去,消耗麋大,因此朝的众多大儒群起奏,请求高宗皇帝将驻军撤回,理由是国家供养这些驻军完全没有用处,那地方穷得吃不饭,咱不能从高句丽老百姓嘴里抢吃的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是礼仪之邦,天朝国,只要新立一个皇帝个表称个臣,咱们再年年给他们一点赏赐行了。

    到时候高句丽名义还是咱大唐的属国,咱又不用驻留大量军队,岂不是皆大欢喜?

    于是,历经隋唐两朝四位帝王、数十万健儿前赴后继血染沙场埋骨异域打下了这片江山,最终渐渐丢弃,直到“安史之乱”爆发,“安东都护府”废弃,这片土地被彻底丢弃……

    其实当时薛仁贵驻守平壤城的军队只有两万精锐,完全可以让高句丽当地补充后勤补给,偏偏要讲究什么“天朝国”,讲究什么“礼仪之邦”!

    天朝国怎么了?天朝国帮你维持政权稳定,得白干活不吃饭?

    礼仪之邦怎么了?礼仪之邦要对一群身怀恶意的异族讲究道德仁义?

    简直不知所谓!

    房俊觉得不能惯着这帮腐儒毛病,不然等到征服高句丽之后,这帮道貌岸然的家伙又会跳出来搞事情,便正色说道:“左传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么今日晚辈也要问夫子一句:高句丽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

    孔颖达气得瞪眼:“老夫在跟你说清剿海寇之事,缘何扯到高句丽身?”

    房俊不理他,自顾自问道:“晚辈再问一句,这些海寇该不该剿灭,高句丽该不该征讨?”

    “海寇该剿,以此肃清海疆;高句丽该剿,以此安靖边患!可王者之师,师出有名,名正则言顺,你口口声声缴获敌资,是何道理?”

    “海寇既然该剿,为何不能以海寇的辎重以养水师?高句丽该征讨,为何不能用高句丽之辎重,以养我大唐之虎贲?帝国百姓缴纳税赋,辛辛苦苦有多不容易,为何不能以敌养我,以战养战?您说我们是王者之师,可我要说的是,我们更是人民之师,是大唐子民供养这支军队,我们为什么不能抢夺敌人的辎重,以减轻大唐子民的负担?”

    孔颖达气得胡子直翘:“强词夺理,满口胡言!”

    一甩袖子,进船舱去了……

    房俊叹口气,挠挠头:“老顽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