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海战
    盖大海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估摸着现在已近午时,不知道朝廷水师会不会在岛造饭歇息,给自己可乘之机?只要能狠狠的将朝廷水师咬一口,哪怕不能夺回岛屿,他盖大海的名字也将在这片海域彻底的响亮起来,届时会有无数的散兵游勇慕名来投,若是运气好,甚至可以直接跻身“三大帮”,将海洲的顶级海盗团伙变成“四大帮”!

    至于朝廷水师会不会前来追击,盖大海完全不担心。

    且不说朝廷的水师一贯是样子货,肯定不会玩了命的跟自己对着干,单说这片海域岛屿密布水道纵横,只要自己稳稳当当的待在这里,绝对不可能被发现!

    要不要回去看看呢?

    盖大海心纠结,终究不敢。

    “只有等到天黑吧,朝廷水师不熟悉附近的水条件,晚回去算不能夺回岛屿,逃跑也相对容易些。”

    盖大海打定主意当一天乌龟,在这里稳稳当当的趴着,绝对不露面,等到晚再给朝廷水师致命一击!

    肚子咕咕叫了起来,盖大海回头想要让自己的亲兵去吩咐厨子做午饭,却发现身后的亲兵扬起脑袋,傻愣愣的盯着远处的天空。

    盖大海狠狠踹了一脚,骂道:“看什么呢?傻乎乎的,天还能有头猪在飞?”

    “岛主……”亲兵被穿了个跟头,赶紧从地爬起来,指着天空说道:“猪倒是没有,可是有一个大球……”

    “你他娘的,天有球?我特么看你是想球想疯了,没出息的玩意儿……”出离愤怒的盖大海一顿拳打脚踢,将亲兵打得滋哇乱叫,指着天说道:“岛主,有球,真的有球啊,还是会飞的球!”

    难道真的有球?不是这混蛋想“球”想魔怔了?

    盖大海回身,抬头,然后……目瞪口呆!

    天真的有球……

    远处海面被环抱港湾的陆地阻挡,只能看见一个圆球在天晃晃悠悠,似乎越来越近。

    这什么玩意儿?

    盖大海瞪圆了眼睛,仰着脖子都看傻了。旁边的海寇都发现了天的这个圆球,纷纷走出船舱,对着圆球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个啥……

    盖大海揪着头发,神情迷茫。

    这不是鸟,鸟没有这么圆的,算有,这么圆的鸟它也不能飞呀!

    圆滚滚的,难道真是一头猪?

    这东西实在是超出了海盗们的认知,一个个兴致勃勃的看着他玩意儿原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看到了下面似乎还吊着个篮子……

    这更神了!

    等到再近一些,都看到了篮子里不断挥舞的旗帜,以及……

    隐隐约约传来的号角声!

    盖大海神情大变!

    这种号角声他再是清楚不过,那是朝廷水师进攻的时候发出的信号,以之鼓舞士气,指挥战船冲锋!

    那娘的这玩意飞在天,将自己看了个清清楚楚,像是被扒光了一副的小娘也似,自己还特么傻乎乎的认为这是一头飞在天的猪……

    自己才是蠢得像猪啊!

    盖大海脸色大变,疾声厉喝道:“都他么拔锚,掉头,排成阵列准备作战,朝廷水师追来啦!”

    海盗们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拔锚的拔锚,寻找兵器的寻找兵器,各条战船乱成一团,混乱不堪!

    盖大海刚刚将自己的甲胄穿好,手里拎着一柄横刀走出船舱,便见到北边的港湾之外一支庞大的船队呼啸而来!再回头看看依旧混乱的手下,便知道此时接战那是有败无胜,只得大叫道:“掉头掉头,从南边撤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既然打不过,那赶紧跑!

    只不过那高高的飞在天将距离遥远的自己船队看得清清楚楚的东西,到底是个啥?

    盖大海一面心底纠结胡乱猜测疑神疑鬼,一面指挥手下掉头逃跑。

    在这个风帆技术相对落后,造船技术亦大同小异的年代,如果一方打定主意逃跑并且占据先机先行一步,是很难追赶的。

    盖大海刚刚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散乱无章的战船,又郁闷的叹了口气……

    他自家事自己知,若论及冲锋陷阵,他不惧任何人。可若是说到排兵布阵运筹帷幄,确实差了不止一筹。手底下的海寇最长的跟着他已不下于十几年,可是到了如今依旧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

    所有海寇争前恐后竞相逃窜,非但毫无阵型可言甚至相互碰撞,气得盖大海在旗舰之大骂,撂下狠话等到摆脱朝廷水师之后定然将这些不守规矩的混蛋统统宰了!

    蓦然之间,又是一阵号角声隐隐传来。

    盖大海一愣,这号角声很是响亮,水师怎么会追的这么快?抬眼望去,水师的船队虽然速度很快,但是被己方抛开一段距离绝非轻易可以追,难道……

    盖大海豁然转身,顿时魂飞魄散!

    只见前方的一座岛屿旁陡然出现一只船队,迅速在海面一字排开,像一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猛兽一般,等待着自己自投罗!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已是无路可逃!

    盖大海抽出横刀,再一次看了看天的那个大飞球,明白是这个东西掌握了己方的行踪虚实,不过此时已然无暇多想,厉声喝道:“传令下去,今日唯有死战!”

    “死战!”

    “死战!”

    被逼绝路的海寇反而凝聚起凶狠戾气,各个咬牙切齿,握紧兵器,等待即将到来的死战!

    两支船队相向而行,宽阔的海面眨眼见缩短。

    “轰”

    无数条海船这么直接的碰撞在一起,海水溅起浪花,海盗与兵卒都努力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站稳脚步,向敌人挥舞起兵器!水师兵卒皆是精锐,海盗寇亦是悍勇,双方旗鼓相当,甫一接阵,便喷溅起一片鲜血的浪花,染红了海水。

    盖大海头脑清楚,知道此时无论如何不能被缠住,否则等到身后的水师也追来,那可是插翅难逃!他不停的催促亲兵向舱底的桨手传令,快一些,再快一些!又命令掌舵的海寇不要纠缠,只寻找水师战船的缝隙处硬闯突围,至于那些手下海盗,让他们跟水师拼杀吧,算是全军覆没,只要能给自己争取一点点的逃跑时机,是值得的!

    盖大海的旗舰不得五牙战舰,但是船体亦是不小,前面尖尖的撞角像是一柄钢刀,直直的插入水师的阵列,硬生生被他依靠沉重的船身冲击力和迅捷的速度撞开一道口子。

    整个海面厮杀震天。

    水师只是吃亏在不熟悉水战,等到渐渐在剧烈晃动的战船习惯了重心晃动站稳脚跟,依靠强悍的战力和精良的兵器甲胄渐渐占据风,不时有海盗叫声凄厉的被劈砍落水,双方所有的战船都纠缠在一起,乱成一锅粥。

    后方的号角声愈发响亮,只是稍缓了片刻,另一支船队终于追来了!

    盖大海在船急的直跳脚,却也无法快速冲过眼前的水师阵列,回头看去,乌鸦战甲高大威武的船身越来越近,盖大海的心里也越来越凉。他老子是萧铣当年的江州守将,自然知道这种水战无敌的超级战舰拥有着何等惊人的战斗力。

    转瞬之间,五牙战舰已然冲入战团。

    船头船尾的六根拍杆像是巨人的手臂不停起落,但凡靠近的海盗船只尽皆被拍杆巨大的石块砸得四分五裂木屑飞溅,五层甲板全都是手持弓弩的兵卒,箭矢落雨一般倾泻,将海盗射的哭爹喊娘,纷纷落水。

    五牙战舰像是一只闯入羊群的巨熊,刚刚还能跟水师对战的海盗顿时陷入绝望,巨大的船身以无可匹敌之势一路碾压而过,狂飙突进,直奔盖大海的旗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