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猛将
    五牙战舰像是一只闯入羊群的巨熊,刚刚还能跟水师对战的海盗顿时陷入绝望,巨大的船身以无可匹敌之势一路碾压而过,狂飙突进,直奔盖大海的旗舰而来!

    盖大海看着惨被射杀的手下,心头滴血目眦欲裂,这可都是他的根底呀!没有了这些骁勇善战悍不畏死的手下,他盖大海再难在这片海域立足!二十年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家业,一朝尽丧!

    身边的亲兵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盖大海收摄心神回头望去,眼前一片敞亮,居然冲出了水师的阵列!

    盖大海心狂喜,大叫道:“传令下去,加速,加速!若能逃走,老子各个赏钱百贯!”

    自有亲兵跑到舱底去鼓励桨手快速划船。

    盖大海远远看着冲着自己奔来的五牙战舰,心暗呼侥幸,这种战舰虽然水战无敌,但是劣势也不少。不能在风浪稍大的时候出海,否则将有倾覆之厄,而且由于船体太大、重量太高,再多的桨手也不可能将其速度提升至普通战船一般的速度。

    只要自己冲出阵列,能逃出生天!

    可在他心暗喜的时候,两条黑影猛然间从船舷下翻了来,两杆长兵器被舞成两团乌黑的光影,船舷出的海盗顿时发出惨叫,有的骨断筋折委顿在地有的口喷鲜血倒飞而出,顷刻间便给杀了大半。

    盖大海目眦欲裂!

    这两人一个手持一杆大铁抢,另一个持着一件门兵器,跃船来便如虎入羊群,两杆长兵器纵横飞舞,那真真是碰着死挨着亡,船的海盗惨叫连连瞬间死了一片!

    盖大海心怒气勃发,抽出横刀,一个箭步扑了去!

    横刀在空划出一道弯弯的光影,照着使门兵刃的那员唐军武将装束的敌人脑袋砍去。刀锋划破空气,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

    那员唐将没有注意陡然发难的盖大海,眼看横刀要劈脑袋,斜刺里一杆大铁抢像是从虚空而来,猛然出现在盖大海的眼前,直取他的咽喉。

    一寸长一寸强,自己的横刀未等砍唐将的脑袋,得被这一枪刺穿咽喉!盖大海无奈,只得横刀一拖,变劈为削,狠狠的削在长枪。

    “当”一声大响,盖大海倒退出两步才站住身形。

    盖大海闷哼一声,全身气血翻腾,眼冒金星,难过得差点吐血,好不容易压制住体内翻腾的气血,心骇然!此人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自己一向以勇力自诩,这一下硬碰硬才发现自己的力气之对方低了岂止一筹!

    不过他也方发觉自己硬生生接了对方这一击,将对方的身形阻了一阻,没法乘势进击,否则他肯定小命不保。

    可是未等盖大海松一口气,手持形怪状兵刃的唐将已然反应过来,一招横扫千军迫退纠缠他的海盗,一个大步冲自己奔来,到了近处一声暴喝,手那似镗非镗似叉非叉的怪兵刃已经带着风声向自己当胸捅来!

    盖大海不敢大意,手横刀由下向斜斜的磕向那怪兵刃,脚下错步,身形往一旁一让,想要借此躲开这一击,只要能够阻延片刻,后面的亲兵和海寇已然疯狂扑来,定能将这二人围在当。好虎架不住群狼,这两个朝廷鹰犬走狗必然丧身此地!

    可是他的想法虽好,当一刀由下而撩在对方兵刃,才知道大错特错!

    此人的力气浑然不刚刚那人小多少,自己勉力抵挡住刚才那一击,已是手臂酸胀虎口发麻,此时只觉得对方的兵刃传来一股汹涌澎拜的力量,“当”的一声脆响,手横刀已经被震得脱手而飞,不过好歹及时错身,没有被一下子桶得肠穿肚烂。

    然而对方手腕猛然一翻,怪兵刃的两支弯弯的尖翅倏地由一一下转而放平,向后一拽……

    锋锐的尖翅便在盖大海的肋部划出一道深深的血槽,鲜血喷流。

    盖大海剧痛之尚未发出惨呼,面前黑影如电,先前的那杆大铁抢有如毒龙一般袭来,猛地一下扎进自己的胸口。

    盖大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嘶,当场气绝。

    薛仁贵手腕用力,两臂较劲,猛地将盖大海的尸身跳了起来,那么举着,大喝道:“盖大海已死,尔等再不投降,杀无赦!”

    船的海盗全都傻了,各个呆愣愣的看着被一杆大铁抢挑在半空的岛主尸身……再看看那个身材魁梧勇猛绝伦的兵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这伙海盗的势力虽然在海洲群盗当算不得一流,但是盖大海的个人武力却绝对是顶尖级别!这么多年来,他们之所以能够在各路海盗日渐壮大的同时,仍然能够占据一个岛屿自由自在轻易无人敢惹,是因为盖大海的勇猛剽悍和强横武力!

    可是这么一个在海盗们心目无强悍的岛主,一只一个照面,便被一员水军将领和一个无名小卒斩杀当场……

    连岛主都被杀了,咱们还打什么?再打下去,等着被一个个宰杀殆尽吧。

    甲板“咚咚”之声响成一片,不知是谁第一个抛下了兵器,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船的海盗全都放弃抵抗,丢下兵器抱着头蹲在地。

    “官爷饶命,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是是,我们只是一群小喽啰,坏事没干过啊!”

    “我们也是穷苦百姓啊,只是活不下去才出海找一条生路,饶了我们吧……”

    求饶之声不绝于耳,吵吵嚷嚷杂乱喧嚣。

    薛仁贵虎目圆瞪,大喝道:“全部闭嘴!再敢聒噪,定斩不饶!”

    他枪挑盖大海的威猛实在是太霸气了,何况此时盖大海还在他高高斜举的枪尖挑着呢,海盗们迫于他的威势,顿时一个个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水师兵卒们这时候才纷纷跳甲板,接管了整艘船。

    薛仁贵转身,高举着盖大海的尸体,想着依旧混战的海面放开音量声嘶力竭的吼道:“盖大海已死,还不速速投降?”

    这一声大喊气十足,在辽阔的海面远远的传开,交战的海盗愕然望去,见到盖大海的旗舰已经被迫停,且船战斗已经停止,到处都是水师的兵卒,便知道大势已去,纷纷丢下兵器投降。

    水师兵卒们正自苦战,陡然间压力一松,对面刚刚还咬牙切齿的贼寇突然扔了兵器投降了,兵卒们这才松了口气,瑶瑶望向盖大海的旗舰,见到那个威猛高大的身影高高举起一个尸体,顿时心喜悦,纷纷大呼道:“威武!威武!威武!”

    刘仁愿站到薛仁贵身旁,满眼皆是欣赏之色,大声说道:“此战,仁贵当居首功!”

    薛仁贵心气血翻腾,激动不已。

    这才是自己的世界,这才是自己想要的!

    只有在军伍之,才能体现出自己的本事,自己的价值!

    薛仁贵脸孔涨红,兴奋不已,又是大吼一声:“大唐必胜!”这才将盖大海的尸体狠狠掼在甲板!

    毕竟他再是膂力惊人,这么长时间举着这么一个死人,手臂也有些发酸发麻……

    几乎所有的水师兵卒都大喝响应:“大唐必胜!”

    “大唐威武!”

    “水师必胜!”

    “大总管威武……”

    最后这一声是那向导田运来喊得,房俊满面赤红,一脚将其踹翻在地。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干,这种吹嘘但凡有点廉耻的人都会觉得心虚,虽然听起来确实带劲儿……

    苏定方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下令道:“所有的兵卒听令,将海盗分开看押,兵器统统收缴丢进海里,咱们返航!”

    “返航!”

    “返航!”

    大海之,号角声连成一片,呐喊声震荡层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