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六章 阵亡者
    所有的海盗都被缴械,分别关押在各条战船的舱底,这些没了兵器且早已破胆的海盗不足为患。 海面漂浮的海盗战船则被兵卒挂绳索,打算作为战利品拖回水师大营。至于那些残破不堪的船只,则将船物品搜缴之后凿沉,任其葬身海底。

    水师兵卒从到下尽皆神情亢奋,首战胜利,对于士气的提升极其重要。

    船队在号角声浩浩荡荡的返回海盗盘踞的那个小岛,稍作整顿,清理战利品。

    岛的清理也已接近尾声,露天的尸体被掩埋,大火也被扑灭。

    岛最大的一间房舍,房俊大马金刀的坐在首位,苏定方、刘仁轨、刘仁愿、席君买、裴行俭等将领分坐左右,各个喜笑颜开。

    苏定方赞叹道:“大总管这个热气球实乃战场利器,有了此物,无论陆地还是海,则对方兵力部署阵型调动了如指掌,整个战场的变化尽在掌握之,如此一来,在兵力相对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占据先机胜算大大增加,即便是以寡敌众,亦能寻找敌人的薄弱之处给予致命一击,实在是战争神器,末将佩服之至。”

    对于苏定方的称赞,房俊倒也当仁不让,略带得意的说道:“还记得本侯说的话么?兵法韬略排兵布阵,这个我是不懂的,但是在我的军队里,轻易不允许出现什么血战得胜、以弱胜强这种场面,看似激动人心,实则让自己的部属陷入不利之境地,那已经是主帅的失误,用部属的性命和鲜血换来的胜利,本侯看不!都是爹生娘养的,家里都有一家老小,没了他们,一个家毁了!我们是要最好的装备,最好的训练,充足的兵力,一旦到了战场,无论我们面对的敌人是谁,足以在各方面形成碾压,什么阵法,什么绸缪,统统不需要,我们要轰轰烈烈、光明正大的碾压过去,任敌人千般计策万种应对,我们照样磐石一般碾压过去,无往而不胜!”

    “大总管威武!”

    几大战将齐齐起身,单膝跪地右手横胸,神情激动的给房俊施礼。

    正如房俊所说的那样,哪一个兵卒不是爹生娘养的,哪一个兵卒的身后不是一个家庭?在战场之死掉一个兵卒是一件不起眼的事情,甚至仅仅只是战报的一个数字而已,可是这一个小小的数字,却代表着一个家庭的毁灭性打击。

    可又有谁去关心那些默默无闻的兵卒?

    又有谁,去关心那些失去孩子、丈夫、父亲的苦命之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

    自古以来,那些风华绝代的名将,是用无数兵卒的鲜血和尸骨,铺了他们彪炳千秋的无双美名!

    现在房俊能如此体恤那些下层兵卒,将来定然不会为了胜利、为了功勋,将他们这些将领推出去以成他自己!

    更何况大家可都知道房俊有钱、能赚钱,更是对一些技淫巧之术非常精通,往往能鼓捣出看似胡闹、实则能够绝对主导战争胜利的东西,如火药,如热气球……

    跟着这样的主帅,轻轻松松打仗,轻轻松松领功,轻轻松松的纵横大洋、肆虐七海,还有这更美好的事情么?

    房俊问裴行俭:“战后统计如何?我军伤亡多少?”

    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虽然穿越以来他已经越来越融合这个金戈铁马的时代,渐渐的也对人命越来越蔑视,但到底是一个在健全的法制社会成长起来的现代人,对于生命格外敏感。

    或许他现在能够对敌人的生死用一种蔑视的态度去对待,但是对于自己手下每一个兵卒的生命,依旧格外珍视……

    苏定方等人都会到座位作好,裴行俭依旧站着,从旁边的桌案拿起一份厚厚的账簿递给房俊,口说道:“阵亡者五十有三,重伤者四十有六,轻伤者不计。共歼敌二百六十七人,俘虏三百零九人,余者或是趁乱潜水逃往附近的岛屿,或是沉入海底,不可统计。”

    此人记忆里惊人,将账簿交给房俊查看,自己却对各个数字张口到来,显然早已记在脑。

    房俊翻阅着账簿,脸色渐渐阴沉。

    裴行俭心有些忐忑,难道自己记错了数字?不可能啊……以往自己读一本书,往往十次八次朗读之后便能记得七七八八,虽然算不“过目不忘”的神通,可也绝对不会在几个数字记得差了。

    正在他心诧异之时,只听房俊冷声问道:“阵亡士卒的名字,可有另行统计?阵亡士卒的尸骸,可有专门收殓查看,可有遗漏之人?”

    裴行俭张了张嘴,一脸茫然……

    侯爷,大总管,您不是打算找我的茬吧?

    想收拾我您直说,统计阵亡士卒的名字没说的,还要一一收敛查看士族的遗骸?您开什么玩笑呢!满大唐都没有这么一说啊!咱能将伤亡的数字精确到个位数已经是尽职尽责的表现了,放在别家部队,战报之写着“阵亡者百余人,伤者两百余”那是正常状态!

    可是收敛遗骸怎么说?

    战场之打生打死,人踩马踏面目全非者不计其数,若是一一收殓验明正身,那得是多大的工作量?更别说咱们现在是海战,死了掉进海里,哪里去捞?

    若是当真一一捞取,然后收殓验明正身,恐怕打一天仗下来,收殓兵卒尸体得三五天……

    裴行俭觉得房俊有些吹毛求疵,只好说道:“大总管,末将从未听闻大唐军队有收敛阵亡将士遗骸的规矩,非是末将狡辩,也无此必要。各个州县、折冲府皆有每一个兵卒的名册,每一年这些州县、折冲府皆会派人前往从其地征调兵员的部队一一核实,阵亡者将会在名册之勾去,然后按照其功绩给予抚恤或者授勋,如此足矣。至于阵亡者的尸骸……家人都不甚在意的,军又何用多此一举?”

    经历了隋末的动荡,能够活下来的人都已经见惯生死,对自己的命、家人的命、别人的命,都有一种网然蔑视的态度。人死则已,伤心难过是一定的,但是对于亲人的尸骸,却并不重视。

    “埋骨何须桑梓地”是一种豪放、一种洒脱,但是在这些兵卒和他们的家人看来,却是一种无奈。历经动荡,多少人为了活命背井离乡辗转求活,祖宗的祠堂或许都已经长满了茅草倾颓崩塌,谁还能记得家乡的模样……

    埋在哪里不是埋,何须是桑梓?

    苏定方与刘仁愿也觉得房俊有些小题大做,自找麻烦。大丈夫马革裹尸,死了便死了,何须如此啰啰嗦嗦大费周章?

    唯有刘仁轨跟随房俊最久,深知房俊的心性,默然不语,却心慰贴。哪怕现如今的房俊身居高位、执掌一路总管,却依旧未曾失去昔日的哪一颗赤子之心。

    不抛弃,不放弃!

    房俊面无表情,不过却明显不悦,瞪着裴行俭说道:“你若是你没做,本侯不会责罚于你,毕竟正如你所说,大唐军队从未有这样的规矩。但你说你从未听闻,本侯却是不信,本侯执掌神机营之时,西征高昌途两次遭遇突厥狼骑袭击,所率兵卒阵亡者皆将其骨灰带回大唐,亲手交于其家属手,难道此事你也未曾听闻?”

    裴行俭一拍脑门儿,暗呼不妙!

    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没听过?只是一时大意给忘记了而已,却还要质疑房俊的话语,甚至狡辩,这可是犯了军法……

    这位大总管不会拿我立威,以正军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