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收获
    当初房俊西征而回,亲手将麾下神机营兵卒的骨灰挨家挨户的交给其亲属,在关中引起轰动,并且曾一度想要创立一个所谓的“福利体系”,以此照顾那些丧失家中主要劳力的家庭,只是随着房俊被调离、长孙冲接手神机营而不了了之。

    裴行俭颓然说道:“是末将疏忽,一时忘记此事,但是……”

    房俊摆摆手,肃容说道:“军中严苛,军纪严谨。你一时失语,明知有此事却遗忘,反而措辞狡辩,已是冒犯军纪,不过本侯念你初犯,不与计较,若是再有下次,两罪并罚,你可心服?”

    裴行俭正容道:“末将知错,绝不再犯。”

    他知道,质疑主帅的话语、甚至措辞狡辩,的确是军法不容。军中,主帅的话语便是铁一般的事实,只需要无条件的去执行,不能有任何怀疑,更遑论狡辩!

    房俊面容缓和下来,问道:“你可知本侯为何要你收殓阵亡将士的遗骸,并且一一验明正身?”

    裴行俭说道:“请大总管赐教。”

    房俊看了看裴行俭,再看看苏定方、刘仁愿,最后将目光投注到刘仁轨和席君买脸上,说道:“当初本侯一一将阵亡将士的骨灰送到其亲属手中,刘校尉一直跟随本侯亲眼目睹,刘校尉,你且跟诸位说说,本侯为何要如此做。”

    “诺!”

    刘仁轨站起身应了一声,说道:“说实话,当初某也不理解侯爷如此大费周章所为何故,男人汉既然从军,若能衣锦还乡封妻荫子固然美好,埋骨沙场马革裹尸岂不也是应当?”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见到苏定方等人脸上皆露出理所应当的表情,沉声说道:“但是在见到家属们捧着亲人的骨灰给侯爷磕头的时候,某才知道,不仅仅是这样。为国捐躯固然是吾辈男儿的荣耀,但是家中的父母妻儿从此失去依靠,吾等又岂能甘心?乡间百姓对于为国捐躯的烈士的确尊重,但是一个封妻荫子的功勋,却远远不及一个埋了烈士骨灰的坟头!哪怕这个家里只剩下耄耋老者、孤儿寡妇,只要那个埋着烈士的坟头在,乡间的邻人就会对他家报以无比的崇敬,哪怕有一两个无赖混子欺负上门,全村人都会群起而攻之,即便到了县衙打官司,县衙的官吏都会肃然起敬,是非对错且先不论,就已然高看一眼!这是一个勋位远远不能带来的尊重。”

    苏定方等人默然。

    这似乎是一个很奇怪的悖论,都是战死沙场,都是为国捐躯,可是在乡里,一个得到勋位而埋骨他乡的烈士远不及一个没有勋位却能埋骨乡梓的的普通士卒!

    为何会有这样的差异呢?

    百姓是朴实的,对于战死的英烈,他们怀着同样的敬意。但是当战死之后获得了勋位,他们会认为虽然这个人战死了,但是帝国给予了他应得的荣耀;可若是一个没有获得勋位的人战死,他们并不会认为这个人无能,没有获得功勋,而是认为帝国对他有些亏欠。

    勋位虽然能带来实际的好处,但它本身是虚无的,这并不能让乡邻们有太多的认同感。相反,一个实实在在的坟头矗立在那里,这不仅仅是全家的骄傲,更是全村、甚至是全县的骄傲!

    他们可以指着那个坟头骄傲的告诉别人,告诉自己的子孙后辈——瞧瞧,哪里埋着的就是咱的亲人、咱的邻居,是为了咱大唐战死沙场的英雄!当初他战死沙场,是他的主帅将他的骨灰带回来埋在那里!

    这是大唐乡间最常见的一种现象,苏定方等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以往只想着上阵杀敌,却从未想过要尽最大的努力将每一个阵亡的将士都带回去,送他回家……

    推己及人,若是有一天自己战死,固然是一种荣耀,可是埋骨他乡跟荣归桑梓,却绝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义!

    想想吧,一种场景是——若干年后,人们指着这座坟头说:“那是个英雄!”

    而另一种场景则是——他是个英雄,功勋传给了他的儿子……

    天壤之别!

    更为重要的是,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战死,被遗弃战场与被战友带回家中……那将大大的增强部队的凝聚力,虽然面对强敌,亦能无所畏惧,视死如归!

    裴行俭大声答道:“末将这就去安排打捞、收殓阵亡将士的遗骸,定然一个不差的将兵卒们带回来!”

    房俊点头说道:“本侯带出来的兵,无论生死,就一定要将他们带回去!”顿了一顿,续道:“不过你安排手底下的人去就行了,咱们将此战的收获归拢一下。”

    “诺!”

    裴行俭大步离去,安排人前去交战海域收殓遗骸,稍倾,快步返回。

    说起此战缴获,气氛就轻松了许多。

    房俊在翻看账簿,裴行俭笑道:“此战共缴获钱三万两千八百贯,黄金七千五百两,白银少一些,只有五千多两,不过粮食有将近两万石,算得上是缴获丰厚。”

    各人都喜笑颜开。

    华亭镇的改建日益铺开,所需钱帛物资不计其数,缺口愈来愈大。虽然有江南士族的六十万贯可以支撑一些时日,但是见过房俊庞大规划的他们都知道,这点钱远远不够……

    尤其是水师的各种装备,战船的建造,军港的兴建,还有房俊口中的火枪、火炮各种新式的兵器,都需要海量的金钱来维系支撑。

    指望朝廷的拨款是不现实的,皇帝陛下现在每一分钱都能攥出水,全都攒着换成粮食和甲胄兵器,憋着劲儿等着东征高句丽,希翼与一战功成,成就他千古一帝的宏图霸业,谁也别想从他手里要出钱来!

    华亭镇本身又皆是盐碱荒滩,没有产出,所需要的海量金钱就只有剿灭海寇收缴战利品这一途,幸好有一个“奉旨打劫”的名头,否则真要将房俊的庞大规划当成一个笑话来看……

    看着账簿上的一笔笔缴获,房俊便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个小小的盖大海,便能缴获这么多的钱粮,若是将那些“三大帮”之类的海盗统统歼灭,岂不是发了大财?这种赚钱的速度,比开个钱庄铸钱来的都快!

    “本侯觉得水师的抚恤金还是少了一些,酌情加倍,各位意下如何?”有钱了就得花,花在提升抚恤金上面,房俊一点都不心疼。

    各位将领俱都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反正钱都是你弄来的,以后没钱了也得你自己去想办法,如此提升部队凝聚力的做法,怎么会拒绝呢?再者说,当初神机营的抚恤金就是冠绝大唐的存在,现在房俊又将这一套弄来水师,大家自然见怪不怪。

    诸事议定,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论功行赏了!

    裴行俭那本账簿后面附有此战有功将士的名录和所取得的功绩,房俊看到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薛仁贵的名字,不由得奇怪的看向刘仁愿,问道:“此战当场斩杀盖大海的确是首功,若是被其逃脱难免有未竟全功的遗憾。但盖大海乃是你与薛仁贵一同斩杀,为何单单将薛仁贵立为首功,你却退而居其次?”

    刘仁愿正容说道:“论武力,末将不如薛礼,当时即便没有末将插手,薛礼亦定然可将盖大海斩于枪下。”说着,这位向来以豪勇文明的猛将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况且,现在薛礼比末将更需要这个功绩,若是两人并列,难免分薄了功勋,薛礼之首功,末将并无异议,且衷心敬佩!”

    这是很明显的要将功劳全都给薛仁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