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前朝贵胄
    魁梧青年咧咧嘴,翘起了二郎腿,满不在乎的说道:“问题是那房俊根本不可能有我们私通海盗的证据,只要查无实据,他房俊哪来的胆子敢冒着引发江南士族动荡的风险,对我们顾家下手?二叔,您是不是现在年纪大了,胆子怎地越来越小?大不了最近尽量避免与三大帮的联络便是。 ”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渐渐阴狠下来,咬牙道:“更何况,只要我们顾家不放弃心的大计,那房俊迟早是一只横在我们面前的拦路虎,终究要将他除掉!或早或晚,有什么干系?”

    这句话,杀气四溢!

    顾璁虽然认同他的话语,却依旧叮嘱道:“话虽如此,可在我们还未准备万全的时候,还是要尽量避免与房俊直接冲突,能避则避,万事小心!”

    魁梧青年微微一哂,真起身看着顾璁不屑说道:“二叔你和我爹一样,顾忌这个担心那个,我们想做的事那是滔天之罪,是将脑袋别在腰带!成了,顾氏满门万世荣宠,一举压制所有的士族成为江南甚至天下第一家族!若是败了,大不了阖家赴死,从容义!他李家的江山是从杨家手里抢来的,凭什么我们不能帮着杨家再抢回去?世事本是千变万化,哪里有什么完全的时候?当断则断,不过一死而已!二叔,您等着,终有一天,我顾烛要亲手将那房俊的脑袋割下来,以报牛渚矶杀我顾家死士战兵的仇怨!”

    言罢,再也不理顾璁,扬长而去。

    顾璁气得满脸通红,拍着桌子河道:“老三,岂敢对长辈如此无礼?不怕某告诉你爹,让他狠狠的给你一顿家法?”

    顾烛高大的身影为作停留,只是背对着顾璁摆了摆手:“您随意!”

    消失在门口。

    顾璁气得差点晕厥过去!

    这个老三,当真是太过桀骜!现在不将他这个二叔放在眼里,若是有朝一日压制不住他,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闯下什么大祸?

    不过此子是顾家下一代当的佼佼者,无论学识武功,都是之选,即便是顾烛的兄长顾煜在这两方面亦多有不如。但顾煜身为长子嫡孙,办事老脸沉稳,这却是冲动桀骜的顾烛远远不如之处。

    顾璁叹了口气,看来要给大兄去信,让其狠狠训诫顾烛才好,否则等他闹出事端,恐怕悔之晚矣。

    顾璁起身,走出厅堂,沿着平坦的石板路转到后院,进了一间奢华的精舍。

    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正跪坐在地席,面前摆放着一个纵横皆是十九路的棋盘,面棋子密布,眼花缭乱。男子一手持着茶杯,缓缓的呷着茶水,一手捏着棋子,思索着要往何处落子。

    此人年岁显然不小,眼尾已有细密的鱼尾纹,但面如冠玉,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唇红齿白,端的生的一副好相貌。一身锦衣玉饰,华贵雍容,即便那么默默的坐着,一股天生的贵气便扑面而来,令人心折……

    顾璁脱去鞋子走进精舍,微微鞠躬,恭声道:“见过公子。”

    那男子从沉思醒转,俊朗的面容泛起一丝苦笑,随意的将棋子丢在棋盘,摆手道:“二兄何必如此拘礼?某寄居于你家,托你兄弟庇佑,锦衣玉食已是心虚,岂敢再受二兄大礼?”

    他语气低落,但神情之间一派雍容,尽显良好的修养。

    顾璁正色道:“君臣有别,岂能乱了礼法?于公,您是帝骨血、先帝一脉,于私,您是顾家的女婿,如今一时落魄,纵然外间多是忘恩负义犯作乱的小人,我顾家却是忠心耿耿矢志不改,公子切莫再说这等话语,折煞与某了。”

    公子神情寂寥,双眼微微眯起,眼尾的鱼尾纹显得愈发浓密了一些,似乎也想起了以往前呼后拥、无尊贵的日子。微微一叹,说道:“前尘往事,皆如过眼云烟,死者不能复生,覆水不可收回。大隋已然亡了二十载,某也已将至不惑之年,该放下的,放下吧……”

    顾璁眼角一缩……

    语气有些激动道:“公子怎能说出这般没出息的话语?皇帝若是在天有灵,知晓唯一在世的骨血居然如此颓废丧气,会是何等的愤怒失望?眼前虽然是大唐的天下,但是大隋遗臣身居高位者不在少数,各个都是心怀故国、感念皇帝的恩德,只是都以为杨家血脉已断,是以才不得不以身侍贼!只要时机合适,公子登高一呼,那些前朝遗臣必定望风景从,至不济亦可划江而治,恢复大隋国祚!公子要时刻心怀壮志,以后切不可再说此等丧气之语。”

    公子苦笑两声,低头看着面前的棋盘,郁郁说道:“人间之事,皆有定数,气数已尽,岂能逆天?所有的人不过都是苍的棋子,命运皆操于苍之手,苦苦挣扎,又有何用?”

    说道后来,语气渐渐低沉,终不可闻。

    顾璁默然。

    公子所言,他又如何听不懂其的抱怨?

    虽则顾家保住了他的性命,给了他锦衣玉食,却也只是将他囚禁起来,将他当作一个可以利用的筹码。即便有朝一日当真恢复了大隋国祚,他杨颢也不过是顾家手的一枚棋子而已。

    棋子,要有棋子的觉悟。

    既能一锤定音大获全胜,亦能兑子放弃。

    一切,都不过是在下棋者的一念之间,自己却丝毫没有为自己做主的能力……

    顾璁心冷哼,抱拳道:“公子只需好生保养,多多为杨氏延续血脉,外间一些事务,皆有我兄弟操持,公子大可放心。某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公子和蔼笑道:“二兄尽管去忙,刚刚某之言语无需在意,只是今日心情不佳,发发牢骚而已,一切皆拜托二位兄长了。”

    顾璁施礼道:“此乃某之本分,某告退。”

    “嗯,慢走。”

    公子温言含笑,看着顾璁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长廊,心却泛起一阵冰寒。

    延续杨氏血脉?

    困局于顾家二十载,各色美人倒是从不短缺,最近顾璁甚至将自己的女儿都送进了了自己的房。可是二十载耕耘,却无一男半女诞生,出身于天潢贵胄之家见惯後宮争宠手段的杨颢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顾家不可能让他有后的……

    一个隔了一辈的杨氏后人,对世间的前隋遗臣毫无半点号召力,自然全无用处。只要掌握住自己,顾家可以将这份筹码利益最大化。

    即便有朝一日恢复了前隋国祚,自己也定然命不久矣。顾家随时随地都能将自己杀害,然后篡位夺权,登基为帝,划江而治!

    身后环佩叮当,淡淡的香风传来。

    耳响起一个柔腻的女声:“近日看郎君神情恹恹,想必是闷得烦了,好不容易父亲来了,郎君为何不与父亲多聊几句?”

    杨颢脸的阴冷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春风拂柳一般的温柔情谊,轻轻伸出手探向身后,便搂住了一截儿柔软纤细的腰肢,微微一代,一个温软甜香的娇躯便揽入怀。

    “哎呀……”

    耳畔响起一声娇呼,杨颢低下头去,俯视着怀这张如花似玉青春貌美的容颜。

    女子只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明媚的阳光从窗子透射进来,照着她额头鼻尖淡淡的茸毛,雪白的脸颊似乎也蒙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纯洁而秀丽。

    女子如玉如瓷的肌肤染一层娇艳的胭脂,娇嗔道:“郎君松手,大白天呢……”

    杨颢微微一笑,一股火热的暴虐自心升起。

    粗暴的撕开女子身单薄的衣物,他要将顾家赋予他的囚禁、利用和算计,都报复在身下顾家嫡女娇嫩的身躯……

    但是等到他迫不及待的俯下身子,看着女子秀眸毫不掩饰的迷恋与爱慕,杨颢心猛然一震,依旧快要丧失的神智重回清明。

    自己可是皇帝的孙子,杨氏的后代!

    岂可以为自己的无能被困于此无力反抗有不敢自戕,便将一腔怨念报复在这个水一样柔软纯洁的女孩身?她虽然是被父亲强送进自己房里,现在却是死心塌地的爱慕着自己,堂堂杨氏男儿,怎能让自己的女人承担那份社稷之重、怨恨之毒?

    杨颢的动作瞬间温柔起来。

    窗外阳光明媚,树影婆娑,至少在眼前的这一刻,岁月似乎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