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九十二章 直挂云帆济沧海
    苏定方等人皆是一脸黑线,这两人老的不着调小的瞎胡闹,哪里有这么唠嗑的?

    房俊却是倍感亲切,这可是自己的老部下,现在冷不丁见着,心里很是宽慰。

    梁仁方插言道:“大总管,要不咱们先升帆启航,您二位稍后在舵楼里慢慢详谈?”

    房俊随意的摆摆手说道:“你且升帆便是,本侯跟这老家伙有什么可聊的?有代沟呢!”话是这么说,却搀扶着郑坤常,一同来到舵楼里,低声交谈起来。

    甲板上的梁仁方指挥工匠们将舱底的船帆拿出来,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将帆具各自安装妥当。

    梁仁方试了试风向,东南风。

    由此沿着吴淞江北上是顺风,等到出了吴淞口,沿江折而向东南顺江出海,就正好是顶风。

    梁仁方大喝一声:“升帆,启航!”

    巨大的帆具被工匠们用绳索升上桅杆,数面风帆一边升起便一边被风力鼓满,庞大的船身缓缓在水面上滑动。船首的小帆和船尾的三角帆连续升起,风帆受到风力的吹动,船只的速度越来越快。

    瞭望台在船尾,这是一种环绕整个船尾的敞空平台,也是船长的住处。苏定方等人随着房俊来到瞭望台,此时帆船被风力吹动已然渐渐加速,鼓鼓的风帆产生强大的推力,帆船向着吴淞口快速驶去。

    船首破开江水,乘风破浪,耳畔传来风声,快如奔马!

    苏定方振奋道:“真的好快!有此速度,大海之上便尽是吾等水师之天下,我们想战则战,不战则避,敌人却是想打追不上,想跑跑不掉,从此之后,当可纵横大洋,立于不败之地!”

    刘仁轨趴在瞭望台的边缘,看着下面两层甲板,说道:“看到那个空空的位置没有?某听大总管说过,以后将会在那里安装一种可毙敌与百丈之外的新式火器,那时候才当真是所向无敌,海洋之大,吾等尽可纵横矣!”

    刘仁愿奇道:“这是何等火器,可以毙敌于百丈之外?朝廷允许我们将其放在战舰之上么?要知道此次南下,陛下便对大总管所提起将‘震天雷’用于海战之事颇多顾虑,至今亦没有旨意颁下到底允还是不允。若是当真有毙敌于百丈之外的火器,那可是比‘震天雷’的威力还要大得多,陛下会答应么?”

    朝廷对于火气控制之严格,几乎达到前所未有之境地。

    自长孙冲事发生死不知无影无踪之后,陛下便对神机营严加约束,甚至将任城王李道宗调入京中掌管神机营,宿卫宫禁,严加防范。

    虽然火药的配制是由另一个部门负责,秘方除去房俊之外根本无一个外人知晓,可长孙冲当时毕竟负责帝国唯一的火器部队神机营,谁敢保证长孙冲没有得到火药的配方?

    万一长孙冲能够配制火药,加之其对宫禁之内的熟悉,后果不堪设想!

    满朝文武,也只有“孤臣”任城王李道宗可以让李二陛下完全信任……

    刘仁轨尚未答话,苏定方已经笑道:“这是大总管的职责,与你何干?现在好生回忆一下你们雕阴的烤羊秘法,晚上给大家好好的露一手吧。”

    刘仁愿愕然之间,才感觉到整艘船已经渐渐侧偏……

    风力鼓荡风帆,产生巨大的推力,帆船在到达吴淞口之后右转,庞大的船身在江面上划出一道巨大的圆弧,为了对抗强大的离心力,充当水手的工匠驾驶着战船使得船身上部急剧向内侧倾泻,船尾后方留下一道洁白的弧形水痕。

    在快速拐弯在之后,船身才缓缓归正,此时依然进入长江水道,航向折向东南,正好是顶风。

    刘仁愿微微紧张起来,眼睛一会儿看着鼓得饱满的风帆,一会儿看着劈波斩浪的船头。

    顶风袭来,船速明显的慢下来……

    刘仁愿哼哼两声,不悦道:“不是吹嘘水面可以迎风航行么?娘咧!就知道那老黑子信口雌黄,晚上非得让他老黑子烤上十只八只羊不可……”

    在他心里,完全没有赌赢的喜悦和庆幸,只有失望和唏嘘……

    若是当真有那种可以逆风航行的战船,就完全可以摆脱海船航行对于季风的依赖。自古以来,船舶在海上航行,都是依靠季风才能达到远航的目的。

    在没有机械动力的古代,帆船远航主要依靠季风和洋流的变化,其中季风是决定性的因素。“船舶去以十一月、十二月,就北风;来以五月、六月,就南风。”无论去往南洋或者从江南出海前往高句丽、倭国,都要依靠季风提供动力。若是错过风季,那就只能再等一年……

    可若是有了能迎风航行的海船,一年四季皆可南来北往,对于商船来说等于一年可以往返高句丽和倭国数次,这其中所带来的利润几乎就是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增加!

    而对于水师战船来说,意味着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海剿灭海盗!

    刘仁愿心中无比失望,啧啧嘴,埋怨道:“说的跟真的似的,差点将某给骗了……”

    话音未落,船身猛然一震!

    紧接着,刘仁愿就感到身下的战船如同被狠狠抽了一鞭子的战马一般四蹄狂奔,陡然间就将速度提升至极限!

    刘仁愿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身下的战船在宽阔的江面上以一种诡异的轨迹画着“之”字向前航行,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势如奔马!

    刘仁愿才意识的说道:“娘咧……咳咳咳!”

    却是被一口江风灌入口中,差点呛到背过气去!

    苏定方也傻了眼,真的能逆风航行啊……

    刘仁轨一脸振奋,裴行俭却是已经和席君买大呼道:“迎风!迎风!果然能够迎风航行!哈哈哈,大总管是天才呀,真的能迎风航行!”

    苏定方狠狠一拳砸在围栏上,长长的吁出口气,江风迎面吹来,满面清爽,衣衫烈烈,意气飞扬!

    有此利器,何愁不能纵横七海?

    刘仁愿已经一头钻进瞭望台下的舱室,一把扯住正跟房俊说话的梁仁方,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大呼小叫道:“真的能迎风航行啊!啊哈哈!没说的,某彻底服了,心服口服!今晚当亲自烹烤全羊,愿赌服输,哈哈!”

    其实严格说来,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迎风航行。

    根据空气动力学原理,流体速度增加,压力就会减低。空气要绕过向外弯曲的帆面,必须加快速度,于是压力减小,产生吸力,把船帆扯向一边。船帆背风一面因压力降低而产生的吸力相当大,可比迎风一面把帆推动的力量大一倍。

    风在帆两侧产生的吸力和推力,使船侧向行驶;但船底自有装置阻止船身侧向行驶,于是,风力分解为两个分力,一个分力推动帆船向前行驶,另一个分力则使船向背风一面倾侧,不过这样的力度显然不至于使得庞大的船身倾覆……

    准确的说,应该是侧风航行。

    不过这完全不是问题!

    只要能在迎风的时候保持航速甚至稍有加快,管他是迎风还是逆风?

    梁仁方笑道:“刘校尉可莫要折煞在下,无论是此船的构造,亦或是那些三角帆的设计,都是出自大总管之手,你若是想要烹烤全羊,应当献给大总管才是!”

    刘仁愿大笑道:“没问题!今晚某豁出去了,就当一回厨子,让各位都常常雕阴烤羊的味道!大总管,您可真是神了!这船的速度简直太快了,先前梁主事说从莱州出发至辽东一个来回只是七八个时辰,某还以为他是吹牛,现在看来是确有其事,真是让某涨了见识了!”

    房俊笑道:“这就激动了?这种船确实很快,但是本侯更看重它的灵活性和操作性,非常适合作为战船。若是单论速度,比它快的还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