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九十三章 乘风破浪会有时
    “还有更快的?”刘仁愿几乎不敢相信。

    梁仁方点头道:“刚刚侯爷就跟在下说起一种全新的船型,这种船是采用一种倾泻式的船身,船头船尾也都多做改变,操控性差了一些,但是航行速度有增无减。”

    刘仁愿算是对房俊彻底折服。

    人家房俊说的不错,论领兵打仗排兵布阵,他是最弱的,非但不及苏定方,便是自己和刘仁轨也比他强,但是人家会搞装备啊!这种战船开上战场作战,再配备上那种百丈之外毙敌的火炮,还要什么战术兵法阵型?

    直接碾压就可以了!

    打仗这种事情在房俊手里好像变得很轻松写意……

    房俊看向窗外的江岸,心里很是有些感触。

    盖伦船灵活、操控性更好,船型相对狭长,航速较快,在逆风中操纵性极佳。当年西班牙帝国无敌舰队的威风凛凛的“卡拉克”型帆舰就是因为操纵性不佳,在海战中败给了英国以吨位较小的“盖伦”型风帆战舰为主力的舰队,标志着西班牙海上霸权的衰落与英帝国的崛起。

    而飞剪式帆船更适合远洋航行,这类船有比较小的干舷,较少的上层建筑,不仅改善了船舶稳性,而且可以充分发挥帆的作用。船几乎贴着水面航行,长宽比一般大于六比一,船型瘦长,前端尖锐突出,航速快而吨位不大。

    其水下形状设计成最小阻力休,以提高航速,但保持一定的横向阻力剖面,导致水线特别优美,甚至在首部水线面有内凹,长长而尖削的曲线剪刀型首柱呈一种适合于赛跑的态势,在海上能劈浪前进以减小波浪阻力,就像是剪刀将海浪剪开一样,故曰飞剪。

    两款世界帆船史上最经典的船型被自己“剽窃”到了唐朝,来到了远东,不知日后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和英国舰队要以什么来纵横大洋建立霸权?

    房俊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我不是发明家,我只是黑科技的搬运工……

    出了长江口沿着漫长的海岸线航行,盖伦船的稳定性愈发凸显。与五牙战舰稍有波浪便颠簸不止随时有可能倾覆不同,盖伦船的船首破开波浪,狭长的船身有很大一部分在水线之下,可以最大限度的给船身带来稳定。

    海上风大,风帆更是鼓得快要涨裂一般,充足的动能推动帆船快速前进,宛如风驰电掣!

    刘仁愿和席君买跳上瞭望台迎着腥咸的海风徜徉在蔚蓝的大海上,感受着前所未有的速度带来的快感!

    房俊则拧着浓眉,手指着海岸边一堆一堆冒起的浓烟,问身边的裴行俭:“那就是煮盐?”

    裴行俭现在几乎成了房俊的长史,所有内政事务都要经由他的手来处理,而他也似乎对于政事比军伍更感兴趣,知道这是难得的锻炼自己的机会,不叫苦不叫累,任劳任怨。

    闻言,裴行俭点头说道:“没错,吴郡自古以来就以煮盐闻名天下,武原镇甚至家家煮盐为生。”他手指着海岸线后面连绵起伏无边无际的芦苇荡,说道:“这里都是盐碱地和沼泽,树木很难生长,所以这些芦苇就是煮盐的燃料。海水取之不竭,可随时随地熬煮成盐,但是燃料却是稀缺,芦苇易燃但不耐久,火力也不够硬,因此煮盐需要大量的芦苇。眼前的这些芦苇荡早已被各大家族占据,甚至各自派出族中的死士战兵看守,绝对不允许旁人染指,江东个世家之间时不时便因为砍伐芦苇过界而发生争斗,每每都要闹出人命。”

    房俊奇道:“此处应该是华亭镇的地域吧?”

    裴行俭自然知道房俊想的的是什么,苦笑道:“那也没用,您的前任那位杨修武,已经将这些芦苇荡租给了各个世家,末将看过华亭镇的账目,契约上写的是租三十年,您猜猜一共租了多少钱?三百贯,呵呵……”

    房俊心中泛起怒火。

    这里是我的地界啊,若是寻常百姓割苇煮盐讨个生活也就罢了,那些世家凭什么占据了此地,来占我的便宜?

    “哼哼,本侯的地方,岂容那些世家撒野?”

    裴行俭吓了一跳,他可是甚至这位大总管的脾气,赶紧劝阻道:“大总管,非是末将怕事,江东士族大多视煮盐为家族的重心,贩盐和海贸,一直都是江南士族的主业,相对来说他们虽然将土地视为根本,却绝对不会放弃煮盐和海贸的丰厚利润。现在您即将筹建市舶司,就等于是将江东士族的海贸生意断绝,若是再打煮盐的主意,这些江东士族想不跟您拼命都不成了!”

    市舶司就等于斩断了江东士族的一条腿,逼着他们要么加入市舶司乖乖的任由朝廷收税,要么偷偷摸摸的搞走私。有煮盐这一块的利润跟着,他们还能忍气吞声。可若是连煮盐都给断了,那就等于将人家两条腿都砍掉,那是不给活路了!

    岂不是逼着江东士族铤而走险,搞出大事情?

    别看眼下皇帝对房俊几乎言听计从无比依仗,但若是将江南搞得乌烟瘴气甚至烽烟处处,那绝对不会让房俊好过!

    房俊呵呵一笑,随意说道:“你以为本侯会强硬的将这些芦苇荡收回?不不不,根本用不着,本侯只要略施手段,就能让这些芦苇荡统统全无用处。”

    “呵呵……”

    裴行俭干笑两声,偷偷撇撇嘴……

    没了海贸的暴力,煮盐就是江东士族嘴里最后一块肥肉,过惯了锦衣玉食珍馐美酒的奢侈生活,那些标榜着“耕读传家”的士族老爷和世家子弟们,能受得了只是依靠田地的那一点产出过日子?

    裴行俭很坚定的相信,谁敢动这些芦苇荡,那就是断绝江东士族的煮盐根基,江东士族就会跟谁拼命!

    就算是皇帝都不行!

    房俊笑呵呵的瞅着裴行俭:“怎么,不信?要不要打个赌?”

    裴行俭响起刚刚输得彻彻底底的刘仁愿,脸色一僵,赶紧摇头道:“您是大总管,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末将不赌。”

    房俊颇为失望,不悦道:“你说说哪里有你这样的世家子弟?不嫖不赌不打架不遛狗,简直就丢进河东裴氏的脸面!你家祖宗若是泉下有知裴氏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肖子孙,晚上都能托梦狠狠的骂你一顿!没出息!”

    言罢,背着手钻进舱室里去了。

    只留下裴行俭气得咬牙……

    和着世家子弟就得又嫖又赌害得会打架会遛狗?

    简直岂有此理!

    房俊回到舱室,见到郑坤常正靠着墙壁打瞌睡,不由叹道:“你说说你这么大岁数,东跑西颠的图个啥?这一把老身子骨就老老实实待在莱州老家享清福得了,嫌命长啊?”

    郑坤常睁开眼,苦笑一声,坐直身子说道:“还不尽的儿女债啊……”

    “哎呦?这是又故事啊,来来来,您老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本侯开心开心……”房俊笑呵呵的做到郑坤常身边。

    郑坤常闻言气得眼睛都瞪圆了:“堂堂侯爷,岂能如此惫懒?”

    房俊不以为意,亲自斟了两杯茶,递给郑坤常一杯。

    对于这个老爷子,他还是很有好感的。若是当真有何为难之事,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吝于帮一把手。

    郑坤常自然也知道房俊既然愿意听他说说,就代表着愿意帮把手,心里感激,可是话到嘴边,却说道:“陛下打算任用张亮为沧海道行军副总管,大总管可有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