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九十六章 生产新模式
    秀玉跟房俊亲近得多,毕竟当初在骊山温泉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交情,眼珠儿转了转,边碎步走到房俊身后,一双柔夷给房俊按摩着肩膀脖颈,咬着唇儿轻声说道:“怎么会呢?吴王殿下确实生的好看,但我们是房家人啊,生是房家的人,死是房家的鬼……”说道这里,脸儿羞红,羞涩道:“我们是郎君的人呢……”

    郑秀儿也是冰雪聪明,见状急忙来到房俊身前,忍着羞涩跪在地,两只小粉拳紧紧的攥着,给房俊锤着腿,轻声细语说道:“玉儿说的是,奴婢这条命是郎君的,这一辈子跟着您,您赶我,我也不走……”

    一个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哪怕是历经了太多的挫折灾难,到底也是个黄花大姑娘,说出这样意思浅白表露心迹的话语来,也难免羞涩难当。 说到最后已是细若蚊蝇,娇羞的垂下头去,露出一截儿已被染红的粉白脖颈,以及肌肤一层代表着青春的细密茸毛……

    秀玉咬了咬牙,瞪了一眼垂头的郑秀儿,心说还以为我脸嫩呢,却没想到这么直接的话语都说得出来,这跟主动献身又有什么区别?

    臭丫头,脸皮倒是越来越厚。

    房俊听得顿时心一热,尤其是身前身后两个绝色俏婢环绕,真真幽香充斥鼻端,更被四只柔软的小手侍候着,进入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只想在这种温柔旖旎的气温当永远沉醉下去,斩断红尘,红袖添香,浑不知人间何世……

    可惜房俊本是个俗人,没那份慧根,也没那份决断,自然还是要俗务缠身。

    他倒不是不敢对两个小侍女下手,二人的心意房俊是知道的,无论自己何时何地想要吃了她们,都不会拒绝。正因为如此,房俊不愿意急吼吼的像个野和尚饥饿难耐似的的下嘴,总得要时机、气氛、环境都完美契合,那时候再下嘴岂不是更有意境?

    谁知道他此时不下嘴,再想要下嘴的时候却迟迟得不到机会……

    整个华亭镇像是一个大工地。

    船厂、军港、学堂都在吴淞江的西岸,还有即将要设立的“铁炉堡”也在游不远处的江边。为何要叫“铁炉堡”这么一个二逼的名字呢?别无他意,只是房俊绝对稀少的青属性发作,要一次祭奠自己那消失在一千四百年后的青春……

    名字虽然很二逼,但意义却绝对重大!

    在房俊的构想,“铁炉堡”将是以后冶金、铸造枪炮、研制新式机器的科研心,可以说在这个时代的这颗星球,这里代表着最高技术!

    而在吴淞江的东岸,民港码头、市舶司也几乎同时开工。

    无数的流民从四面八方被优渥的条件吸引过来,热情洋溢的参与到这场超级大建设当,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争取立身的根本、活命的粮食。

    短短一个月之内,万名流民到来,如此庞大的人口,对于镇公署的指挥和分派产生了极大的挑战。

    不过房俊自然早有腹稿……

    “……虽然都是流民,来自四面八方,但是绝对不会只是单独的一个个体,往往都是成群结队而来。而导致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因素,或是血缘,或是乡情,或是族群,不一而足。我们不仅不要将其打乱拆散,反而要依据这些因素将其分到一组,让他们的更加的团结。将他们的住处与别人区分,形成一个相对孤立的团体,我们可以将这个小团体叫做生产队……”

    房俊拒绝了裴行俭想要将所有流民全部打散,然后重新组织起来分派任务的提议,而是提出了这个“生产队”的概念。

    裴行俭皱眉道:“可是如此一来,这些生产队虽然会在内部相对融洽,毕竟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可是跟别的生产队之间却难免产生分歧,从未出现争斗,这样岂不是会大大的延误工程进度?”

    “不不不,你这个理解是错误的,本侯问你,如何才能大幅度的提升现有的工程速度?”房俊笑着反问。

    裴行俭瞅了瞅身边的几位将领,无奈的发现这几位是个摆设,对于民政根本丝毫不感兴趣,估计这时候心里都想着将船坞里将要同时建造的二十几艘战船如何多捞几艘在自己的手里……

    暗叹口气,裴行俭打起精神,稍作思考,说道:“奖励?”

    房俊笑着摇了摇手指:“正确,但是不全面,应该是竞争!人人皆有荣誉之心,人人也皆有羞耻之心,没人愿意落在别人的后面,正是一种天然的进心。而当这种进心与奖励挂钩,便能使得人们爆发出最大的潜力!”

    其实还有一种力量是房俊所没有阐述出来的,那是“集体荣誉感”!这是一种虚无缥缈的精神属性,一旦爆发出来,能产生极其强大的威力!只要是在这个集体的每一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被整个集体所裹挟,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因为当别人都在前进的时候,一旦有一个人后退,自然而然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为被训斥、甚至是排挤的对象。人是一种群居动物,没有任何人愿意被别人孤立!

    建国初期的“生产队”模式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短短时间内在这片一清二白的国土所创造出来的成,足以举世震惊!

    它的精髓,是激发人的“集体荣誉感”!

    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掀起一片建设的高氵朝,是人人都认为自己不大寨、不大庆差!最后虽然不是处处都能如大寨、大庆一般,可是照最初的情况,却早已是天壤之别……

    裴行俭沉吟道:“这个……太过稀,虽然以往的村落如村落之间都是如此,但如同大总管这般清晰的分配,却是古今未有,末将不敢苟同。”

    房俊需要裴行俭的认可呢?

    当然不需要!

    这是历史已经证明过的事情,算你裴行俭再是一代名臣,你能抵挡得住历史的潮流?

    在华亭镇,房俊是独裁者,他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反对。

    房俊当即拍板道:“不敢苟同也没什么,事情便按照如此方略去办,具体的细节咱们再好好商议,也可以在施行当适当的进行微调,但是生产队的模式不许改变,这是华亭镇能否快速崛起、甚至一跃而成为江南重镇的关键之所在!”

    他拍板决定了,别人自然无异议,反正这是房俊的封地,自然是他说了算。

    裴行俭也点头道:“没问题,末将立刻做一个详尽的规划,写出一份策划书交于大总管定夺。不过另有一事,末将有些担忧……”

    “何事?”

    “人口不够啊……”裴行俭双手一摊,苦恼说道。

    现有的万人口的确不少,但是分摊到这么多的摊子里,有些捉禁见肘。而且房俊的规划非常详尽,多少时间必须达到什么样的目标,都有着详细的标准。

    一听这个,房俊也没法子了……

    钱没了可以想法去赚,可是人口不够,他能怎么办?

    现在是太平年景,不是王朝末日、天下动荡,可以四处收拢流民甚至大肆劫掠各地平民。

    苏定方此时插言道:“前几天,大总管不是说有办法让江南士族放弃海边的那些芦苇荡么?”

    房俊道:“这与人口有什么联系?”

    裴行俭一拍大腿,说道:“幸亏苏都督提醒!大总管,这芦苇荡里可是有不少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