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九十七章 釜底抽薪(上)
    人手是硬性指标,不是钱粮能够弥补的。

    房俊虽然家大业大,手下的水师也开辟了一条“奉旨打劫”的财路,但是在人口方面却真的只能望洋兴叹,束手无策。

    其实作为三吴之首,吴郡所拥有的实力和潜力毋庸置疑。郡辖十县之地,在耕之田十数万余顷,在籍之民四万余户。但这些都是在籍的平民,有一些家地少或者无地的平民若是自愿放弃租种土地,来到华亭镇务工为生,自然无事。可无农不稳,若是房俊强行使得这些平民放弃耕种土地,那是大事情了。

    皆是李二陛下顾忌剐了他的心思都有,算江南的税赋其实到了李二陛下手的十无一二……

    “芦苇荡里还有人?”房俊愈发觉得惊:“且不说那芦苇荡里阴暗潮湿、蛇虫鼠蚁遍布根本不能住人,算有,大抵也是各家收割芦苇的人手,又能有几个?”

    裴行俭脸色凝重:“据末将近日听闻,那芦苇荡连绵百里,收割只是需要大量人手。江南士族家家都在芦苇荡藏匿了大量流民,以之收割芦苇煮盐。其已江东顾氏最甚,据说他家劫掠了大量沿海的平民,或捉或骗,都禁锢在芦苇荡,更有死士战兵加以看守,其禁锢的平民数量不下于三千之众!”

    房俊倒吸一口凉气:“扯蛋的吧?”

    三千之众?

    吴郡在籍之民不到五万,贞观十三年全国在籍人口也不超过两千万,这么一片芦苇荡子里有三千人?

    苏定方叹道:“这还真不是不可能,全国十道三百五十八州,几乎年年都有遭灾的地方。老百姓在当地活不下去,会成为流民,尤其是江南东道、江南西道,大片荒山野岭穷山恶水,水患频仍,不在籍的平民数不胜数。这些人一旦在当地活不下去,会自发的前往繁华的三吴之地,成为豪门世族的奴仆附属。裹挟三千人藏在芦苇荡里,还真不算太难。”

    若论采,苏定方不如裴行俭;若论武功,也不如刘仁愿、席君买。但是说到兵法韬略、经验见识,这些人都远远不及苏定方。

    这么多年跟着李靖南征北战,什么事情没见过?

    三千人被囚禁在阴暗潮湿蛇虫遍布的芦苇荡里,为顾家砍伐芦苇、熬煮海盐,一方面对他们创造着巨大的财富,一方面却是猪狗不如的待遇……

    房俊当即一拍桌子:“那让这群衣冠禽兽将人口都给我吐出来!”

    裴行俭吓了一跳,不过想起房俊在战船说的话,又放下了心,知道房俊必然亦有腹稿,不会硬来。

    苏定方却不知这一节,赶紧劝阻道:“大总管,切莫鲁莽!算想要出兵将这些芦苇荡统统拿回来,也要详细布局、周密计划才行,否则贸然激起江东士族的反弹,极易导致局势糜烂,得不偿失。”

    刘仁愿也说道:“都督说的在理,大总管只需考虑好如何善后即可,区区世家豢养的死士战兵,在吾等精锐的水师兵卒面前简直是豚犬一般的废物,引颈戮而已!”

    裴行俭以手抚额,怎地都是一群暴力男?

    还豢养的死士战兵,你手底下那些兵卒不久之前不也是关各家豢养的家将部曲?有区别么?怎么敢张狂的将别人当做豚犬一般?

    房俊哈哈一笑,信心满满道:“若是事事都要以暴力手段解决,岂非太没有技术含量?本侯可是要立志超越美周郎的男人,对付那些世家豪族,反掌之间而已!”

    闻听此言,在座诸人尽皆翻起白眼……

    真当作出一句“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能得周公瑾了?且不说人家周公瑾才智卓绝,单单那个“美周郎”三字,您得汗颜了吧?

    萧氏位于海虞城的大宅建在城心,距离县衙不远。

    院墙高高,外表看去平平无,内里却是别有洞天。且不说那美不胜收的园景,单单那围墙之后又有复墙甬道,一旦危急时,数百家丁据此而守,可将千人大队拒之墙外,坚守待援。

    历经过无数动乱和危机的萧氏族人,最是懂得谨慎安全之道。

    庭内建筑也都极具特色,四座望楼各占一角,可将内外动静尽收眼底,尤其西北角那座望楼,将整座县衙都置于视线之下……

    萧铭神情颓丧的坐在花厅之内,神游物外,默然不语。

    仕途终止的打击几乎令他整个人崩溃掉,一个人的毕生理想因为一次完全不必要的疏忽功亏一篑,想想也是令人不能接受的挫败和悔恨……

    萧班看着这个自己瞅着长大的后辈,捋了捋灰白的胡子,幽幽一叹。自己在接到京传讯,被警告不许与房俊作对之后,便严厉通知了萧铭,可他偏偏不听,是以对于房俊其实是埋怨不的,萧铭完全是自作自受,怨的谁来?

    对于堂的朱渐、朱渠兄弟,萧班自然没有好脸色。

    萧铭之所以不停劝阻依旧一意孤行,还不是受到这朱渠的蛊惑怂恿?此人贪财,人品全无,也不知一向心高气傲的萧铭怎地和他投契,成为知交好友,当真是遇人不淑啊……

    窗外微风舒缓,堂内茶香四溢。

    萧班只是略微以手示意,请朱氏兄弟自便,便自己端起一盏茶,耷拉着眼皮坐在地席之,慢慢饮着,品着茶香。

    朱氏兄弟尴尬一笑,本来并不口渴,可萧班不搭理他俩,萧铭有神情郁郁,这么坐着实在尴尬得要命,因此便各自斟了一杯茶,端在手里却没有应用,无聊的打量着四周的装饰,心里七八下。

    花厅之内装饰,尽显萧氏豪富高贵之本色,悬梁彩壁纹饰精美,器具摆设镶金饰银。单单紫檀屏风前摆放的那一株色如血红晶莹玉润的珊瑚便有数尺之高,玉叶珠果饰之,下承莹白玉斗,若有微风吹拂,则宝光流转,恍如神仙物,便是见过无数奢侈稀罕之物的朱氏兄弟也不由得频频打量,暗暗纳罕。

    沉默继续……

    萧班到底是厚道人,虽然心不忿朱渠将萧铭拖累至此,可门即是客,如此冷落个人,非是萧氏待客之道。

    略一沉吟,萧班说道:“二位可知那房俊约了贤昆仲在吾萧家会面,是有何事?”

    朱渐赶紧拱手说道:“某亦是不知,只是昨日受到房俊遣人送来的书信,言及又要事与朱家、萧家相商,不过他事务繁忙,抽不出时间一一拜会,是以令我兄弟前来萧家,一并商议。”

    萧班“哦”了一声,心便已有数。

    什么事务繁忙,抽不出时间一一拜会?根本是房俊想要见的萧家人,朱家只是顺带而已。这是房俊对宋国公萧瑀的尊敬,也算是一个信号——我敬你一尺,你得还我一丈!花花轿子人人抬,面子都是给来给去的。

    若单单是朱家,房俊完全可以打发个人将他们兄弟叫去即可,还门拜见?

    你以为你是谁呀……

    不过萧班心也暗暗警惕起来,按照以往的行事风格来看,那房俊也是极为桀骜嚣张的一个纨绔子弟,其实算是萧家的地位高,能够压过房俊的也不过是萧瑀的宋国公爵位,至于兰陵萧氏的名头,那小子会放在眼里?若是萧瑀仍旧未曾返回京师,房俊固然是要门拜见,但现在萧瑀已然不在此处,尽可以将自己招去水师大营亦或是那个什么“镇公署”,现在偏偏要亲自降低身份门,说明若是房俊此次的提议萧家拒绝,那他会当场翻脸!

    我都亲自来了,你却不给我面子,以后别好好相处了……

    萧班虽然心忐忑,不知房俊到底所为何事,要这般破费心机,想来定然不是一般的难做。不过想到七兄临行之前对自己的嘱托,又暗暗稳下心神。

    不论何事,答应了便是。

    难道那房俊还能让自己到山下油锅,扯大旗造反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