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零三章 产业
    房俊看着他笑笑,露出一口白牙:“呵呵……”

    开玩笑,这种由芦苇和其它草料混合制成的浆水,正是造纸的关键之所在,告诉你?就算现在没有什么产权意识,但是这已经属于“秘方”的范畴,是足以传家万世福泽子孙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示人?

    陆孝愚也知道自己唐突了,被房俊这两声“呵呵”笑得面皮发热,窘迫不堪。不过看着房俊得意的样子,又气的咬牙,心想总不过在我眼皮子底下,就不信弄不出来这种浆水的配方。等到被某弄明白这关键之处,哼哼……

    想了想,却发觉就算自己掌握了这种浆水的配方,也不能将房俊一脚踢开。

    现在房俊算是以技术入股,借助陆家仅存的遍布江南的销路。但是房俊可是有着在江东吴郡无与伦比的影响力,自己又不是萧氏能够让房俊有所顾忌,要是敢玩一招“上屋抽梯”之计,保准分分钟被房俊反制打脸……

    至于那“轴承”之秘,更是想都别想。

    此物之精髓在于起铁质优良,而遍数大唐制铁之翘楚,莫过于传统制铁的长孙家与后起之秀的房家。即便房俊将“轴承”的制作方法告诉陆孝愚,陆孝愚也不可能得到如此优良的精铁来制作。

    看着水碓房内转动不息的齿轮石磨,以及来来往往脚不沾地的仆役杂工,陆孝愚不由得感慨万千。房俊不仅仅是掌握着全新的造纸秘方,更有一套严密的体系来支撑,强过陆家以往的造纸作坊何止一倍?

    只要所造出的纸张质量不是太差,这门生意大赚特赚几乎是注定的……

    二人自水碓房走出,沿着平坦的道路向作坊的正屋走去。

    微风阵阵,竹叶沙沙,满眼青翠,漫山叠嶂。

    作坊正门外建了一溜水池,用来抄纸。此时正有不少抄纸工把舂好的黏稠纸浆放入纸槽,加水搅拌,溶解均匀,成为稀薄的浆液。抄纸工把竹帘放入纸浆,轻轻晃动,使纸浆均匀沉淀,形成一层膜,就成了湿纸。再把竹帘放到纸架板上,轻轻揭起竹帘,湿纸就留在了板上。

    这样一次次重复,积累出厚厚一叠纸,慢慢榨干水分。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工匠正背着手,挨个查看抄纸工的操作程序,若有错误之处,便站在旁边语气和缓的详细讲解。一边干活的抄纸工也会留神倾听,若是自己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会立即加以改正。

    抄纸工是一门技术很强的手艺,若是能练成这一门手艺,这一辈子都不愁吃上饱饭。

    老工匠讲解的时候很详细,很认真,神情和蔼,绝无半分骄横之态。看得出来,那些抄纸工对这位老工匠亦是非常尊敬,在他讲解的时候,大家都轻手轻脚避免发出声音,打扰到老工匠。

    房俊就静静的站在那里,驻足倾听,丝毫没有上前打断的意思……

    陆孝愚心中暗自折服。

    以房俊的身份地位,却似乎从来没有在人前表露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更没有刻意的露出礼贤下士的惺惺之态,虚伪做作。他似乎对于任何人都能保持一种平和的态度,只要你能够表现出相应的能力,他都会给予相应的尊重。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人,日常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有哪怕一丁点儿的纨绔之气。但是谁要是招惹到他,那种暴戾、狂躁、棒槌的性情便会毫不保留的发泄出来,管他是谁,谁惹到谁就得倒霉!

    老工匠详细指导了抄纸工的错误,等到抄纸工完全理解之后,才发现房俊站在自己身前……

    老工匠赶紧上前施礼道:“二郎,几时到来的?请恕老朽失礼了,居然未曾见到二郎。”

    房俊笑呵呵的点点头:“不必多礼。怎么样,一切可曾顺利?”

    老工匠便不再拘礼,神情振奋道:“有二郎的机关之术,加以造纸秘方,自然一切顺利。非但如此,因为此间原料易得,省却运输之费时费力,速度比之关中之时何止加快一倍?十日之后,第一批纸张就可以上市发卖。”

    房俊欣喜道:“这么快?可有成品拿来于某一观?最好是上等的纸张,某看看与普通的纸张可有多少不同之处。”

    老工匠颔首道:“自然是有的,二郎请随某来。”

    说着,引着房俊与陆孝愚穿过作坊的庭院,向正屋走去。

    陆孝愚则两眼四下观看,不是露出震惊的表情。

    如他们陆家之前的作坊想必,现在的造纸程序实在是太过繁杂了!

    老工匠是房家的来人,直接被房俊从骊山的造纸作坊调来此地,并不知陆孝愚是何许人,不过房俊既然能将其带来,自然不虞泄密,便介绍道:“一支毛竹,要经过砍竹、断青、剥皮、断料、泡石灰水、烧煮、浸泡、打浆、捞纸、烘干等十几道工序,才能变成纸。若是想要精益求精,使得纸张的质量更上一层楼,甚至还要再加上几十道工序……”

    陆孝愚咋舌道:“这么多工序?与现在想必,吾陆家之前的作坊,简直就如同小子过家家一般幼稚可笑……”

    老工匠这才知道陆孝愚是陆家人,傲然道:“若论起世间格物之道,莫过于吾家二郎者!这造纸之术的改进,可是二郎带领吾等试验了无数次之后才摸索出来的经验,自然是这世上最好的造纸之术!”

    房俊听了这话,有点脸红……

    其实对于造纸过程当中的每一道工序,房俊都只是在旁边指挥工匠,通过千百次的实验所验证出来的正确方法,房俊只是张张嘴而已。

    但是说是房俊的功劳亦不为过,这其中所蕴含的化学反应,却是这些工匠敲碎脑壳也不可能懂得的奥秘……

    比如泡石灰水这一道工序,工匠们只知道经此工序之后,所造出的纸张莹白光泽,却不知其故。

    竹纸通过石灰水浸泡,竹子与石灰结合形成了碳酸钙附着在竹纤维上,经过氧化之后,钙与氧就形成了结晶体,会让纸面产生光泽。所以这种竹纸哪怕经过若干年氧化,依旧可以做到摩擦不破,百褶无痕。

    进到正屋,老工匠拿过一张制成的竹纸铺在桌上,竹纸晶莹剔透,薄如蝉翼,纸下的桌案纹路清晰可辨,细看表面如有包浆,呈现玉石般的光泽。

    又拿过来一张书轴,展开,给房俊展示。

    陆孝愚眼前一亮,这种品质的竹纸,的确是市面上几位罕见的精品!

    老工匠自豪说道:“当年有人临摹《兰亭集序》,用的就是这类纸。现在市面上流行的上等竹纸,品质与我们所造出的这种纸张不相上下,可是市面上那些上品竹纸的售价,却是每刀千钱以上!”

    一刀一百张,一张纸的售价达到十文钱以上,尽管这是最上等的纸张,但是由此亦可看出此时纸张的昂贵,等闲人家的确是消受不起。一张纸的售价便如此高昂,那么尚需要增加印刷费用的一本书呢?

    难怪文化成为一种奢侈品,被世家门阀所垄断,这根本就是用金钱使得文化知识与平民百姓之间划出了一道鸿沟!

    陆孝愚双目灼灼,盯着房俊问道:“不知大总管打算将这种纸张的销售交于何人?”这可是一笔巨大的利润,若是由陆家来负责销售,足以使得陆家在赚取大量钱财的同时,一举提升自身的地位!

    上品纸张,本身就代表着地位和档次!

    而且,一旦竹纸的制作之法改进成功,就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局面被开拓出来,这是一个影响力巨大的产业,足以动摇世家门阀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