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零八章 宏图
    房俊早已为聿明氏安排好了住处。

    在吴淞口东岸,船厂下游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处不高的山包,山势平缓,山上树木苍翠,风景秀丽。山脚下有一处南朝之时兴建的禅院,掩映于山林之中,溪水潺潺,幽静雅致,规模颇为不小,只是现在早已荒废,杂草丛生。

    这处地方若是按照地图对照,大抵应该是后世吴淞西炮台的原址,只不过沧海桑田,吴淞口一带又是沙洲遍布,地形地貌几乎随时都会发生变动,一千多年之前的长江出海口一代,实在是跟后世的地图牵扯不上什么关系……

    此山无名,横卧于吴淞江口,紧扼长江水道,地势险要。

    房俊打算再次修建一座要塞,一方面拱卫吴淞江,一方面护卫长江水道,日后火炮研制成功,便再此修筑炮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尤为重要的是,即将开工的皇家水师学堂,便选址于此……

    山脚下的禅院经过修葺整补,精致颇为幽静典雅,便将聿明氏族人安排在此。

    聿明氏老者很是满意。

    对于聿明氏来说,成仙得道是他们至高无上的追求,人世间的享乐早已抛在一边,每日里一钵清水、一顿素餐足矣,只求在房俊这里学得格物之后,能有一处安宁的住所使得他们沉下心来仔细体悟、领会。

    生活宛如苦行僧一般艰辛、自律,却有乐在其中、怡然自得。

    当然,小吃货聿明雪似乎是唯一的例外……

    那青年向房俊拱手道:“在下聿明雷,多谢大总管照顾周到。只是吾聿明氏从不追逐世间享乐,如此清幽雅静的住所已是最好,尤其是面朝江河,百日里观赏潮汐百态,夜里独卧,风涛汹汹,直逼枕簟,鱼龙舞啸,其声形时入梦寐间,意洒然快也。至于其余生活细节还请大总管莫要多加照顾,否则有害于吾等苦修之心,于天道有悖,望大总管理解。”

    如此温文尔雅的一个如玉君子,居然起了“聿明雷”这个一个气势十足的名字,倒是让房俊颇为意外。不过对于聿明雷的要求,房俊自然乐得答应。

    “聿明兄不必客气,若是有任何需求,但请直言无妨。虽说此次聿明氏前来是咱们两相得益之事,但本侯毕竟身为地主,便应尽到地主之谊。不知此次聿明氏前来者,共有多少人?”

    “大总管客气了……此次出山,共有族人三十九人,皆是族内出类拔萃的青壮。都是精通数术、略通格物,吾等不怕苦累,只求能习得世间格物至理,所以还请大总管尽管安排。”

    聿明雷笑起来玉树临风的样子,虽然一身葛麻布衫,却偏偏又一种莹润如玉的神采。

    气质果然比相貌更重要……

    “华亭镇范围之内,可以任凭聿明氏族人走动,除去火药之配方、枪炮之制造乃是绝密,非得陛下旨意不得传授之外,余者尽可向本侯请教,本侯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到这里,房俊抬起头,指了指禅院后的山顶,说道:“在那里,本侯将要建造一座学堂,规模不小。朝廷的工匠都在码头、船厂劳作,实在难以调配人手修建此处。是以还请聿明氏担负起此间的建筑任务,不过毋须阁下的族人辛苦劳作,只需指挥引领劳工即可。”

    聿明雷神情微微一些不满,语气有些僵硬:“这个……还请大总管放心,某必定不负所托。”

    房俊眼尖,见到聿明雷的神情,便知道这人心里怕是在怪罪他“大材小用”……

    便笑道:“聿明兄可是责怪本侯,区区一个学堂,焉用聿明氏这柄牛刀?”

    聿明雷心中一惊,暗讨这房俊的观察力居然如此敏锐,刚刚的不满之心顿时消散不少,诚实道:“实不相瞒,略有此意。不过大总管可能并不知我聿明氏子弟平素所修习的本领,故此才会将如此轻忽的任务交给我们吧?”

    在他看来,一个学堂而已,有什么搞头?

    聿明氏之所以下山,是抱着追求学习格物至理而来,区区一个学堂的建造,根本手到擒来,没什么可学的。还不如去参加那船厂的建造,看那一座座用水利催动的锻锤、一座座高大坚固的木架将一块块巨大的木料吊起,比建筑学堂可以学到得更多……

    房俊呵呵一笑:“是不是轻忽了聿明兄,还请同本侯一起去看看学堂的图纸,然后一起商讨一番怎样筹建,如何?”

    聿明雷想了想,点头道:“如此甚好。”

    就看看你的图纸有何不同寻常之处。

    不管正在打扫房舍的聿明氏族人,房俊与聿明雷一同走出禅院。

    房俊看看左右,问道:“聿明老丈不去么?”

    聿明雷笑道:“叔祖一向闲云野鹤的惯了,喜欢自由自在,不堪拘束。只有他感兴趣的事情,才会多关注几分精力,否则是一概不管的。在下所说的三十九人,便不曾包括叔祖与舍妹在内。至于舍妹……呵呵,她的性情大总管应当也有所了解,实在是顽劣得很,还请大总管多多担待。”

    房俊干笑一声:“呵呵,自然要担待……”

    不担待又能如何?

    那丫头的身手简直就是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级别,性子又是率真任性,自己若是招惹得狠了,发起火来揍自己一顿……

    自己这个大总管也就别干了,老老实实的卷铺盖回长安吧,在江南丢不起那个人……

    *****

    当聿明雷在镇公署房俊的书房内见到水师学堂的图纸,震惊得张大嘴巴,差点能塞进去一个拳头……

    聿明雷两眼放光的看着房俊,这是一个学堂?

    我是世外高人,不理红尘俗世很久了,可你也不能这么耍我吧?这哪里是一个学堂,分明是一座城!

    讲武堂、格物堂、算学堂、农学院、民学院……这个实验室是个什么东西?还有这座藏书楼,天呐!你打算要藏多少书,非得盖上九层高楼?实验室和藏书楼都是方方正正的砖石建筑,看看横切面,这个藏书楼每一层的跨度超过十丈,没有墙壁、支柱等等承重物,聿明雷彻底晕菜,这要怎么盖?

    怎么盖都是个塌啊……

    最重要的是,你只是一个水师学堂啊,要算学院做什么?更离谱的是,你搞一个农学院又是为何?

    看着厚厚的一摞几十张图纸,每一张上面密密麻麻的图形、比例尺、建筑材料、建筑预期、详尽说明……

    聿明氏两眼放光,这简直就是一张宏伟蓝图!

    整座学堂牵扯到的方方面面前所未有的知识,令聿明氏怦然心动!

    聿明氏传承几千年,在追求无上天道的路途上历经过无数阶段。从最初的天人感应到其后的自身修炼试图突破自身的极限,一直到现在渐渐进入停滞不前的瓶颈期,希望通过钻研天地至理来揭开人与天之间存在的隔阂。

    越是前所未见的格物至理,就越是能让聿明氏感觉到热血沸腾!

    房俊案头的另一摞有关造船的图纸随意的摆放着,聿明雷示意一下自己是否可以翻看,得到房俊的允许之后,迅速一张一张的翻阅。

    结果越来越震惊,聿明雷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被震得麻木了……这艘名为“皇家公主号”的战舰,全长228尺,水线长138尺,龙骨长108尺,船宽44尺,吃水19尺,排水量5000料,装有100门火炮,船员780人……

    聿明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且不说火炮是个什么东西,也不说5000料的巨船会是如何巨大,单单这108尺长的龙骨,你去哪里弄?这么大的船,龙骨细了肯定不行,否则别说是抵抗海上的风浪,恐怕没等下水船身就断成两截儿了……可是若制作108尺的龙骨,那棵巨树的高度恐怕要在这个数字的两倍以上……

    200尺的巨树?

    你可别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