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一章 盐场招标(上)
    顾烛哼了一声,嘟囔道:“奇技淫巧,不过如此……”

    那官吏瞅了顾烛一眼,并未指责其冒犯房俊,只是扭过头去,从此再不发一言,神情自是冷落下来,完全不见刚刚的热情洋溢……

    顾煜皱皱眉,低声训斥道:“休得胡言!何谓奇技淫巧?乃是闺中取悦男女的秘辛之物。但是这种坚若磐石的水泥,却可以大大的提升建造房屋的速度和坚固程度,若是当真不惧河水冲刷侵蚀,以之修筑的堤坝,当可护卫河堤百年而不至崩溃,能抵御住极大的洪水冲击,汝可知这是何等的功德?只此一物,房俊的功业便可傲视当代、追赶先贤、遗泽后世!尔岂能如此不敬?”

    顾烛心中不忿,却又不敢辩驳,只好臊眉耷眼的闷声说道:“大兄说的是,小弟受教了……”

    心中自是不以为然。

    堂堂大总管不干正事儿,搞出这个东西有什么用?房俊此子果然是个棒槌,既没有经天纬地之才,又没有万夫不当之勇,鼓捣出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什么用?

    顾煜见他神情,只得暗自摇头,不好再多说。

    整个市舶司就像是一个规模超级庞大的市集,占地极广,到处都是规划整齐的场地,一幢幢高大坚固的仓储和房舍分布在每一个区域,较之以往常见的市集却是更加整洁严谨。

    顾煜一路行一路看,揣测着种种建筑设施的用处,愈发觉得房俊真是不简单。一旦这个市舶司开始运转,不仅南来北往的货物汇聚于此,分门别类待价而沽,而且海外的商船直接将商品运到这里卸入仓储,不必急于发卖从而被本地的商贾恶意压价,必然极受外商的欢迎。

    天下商贾植货于此,各取所需,又有着华亭镇强大的武力保障,无人敢强买强卖恶意欺诈,可以想见,一旦运营之后,必然使得那些饱受世家欺压的游散商贾云集,希望得到房俊的庇护。

    然而对于世家来说,却不啻于一场灾难……

    前方出现一所巨大的房屋,吸引了顾煜的注意力。

    与以往所见的飞檐斗拱、雕梁彩绘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就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大房子,唯一的特点,大抵就是那一扇扇高大宽敞的安装明亮玻璃的落地窗……

    房屋之前的广场上用青石条仔仔细细的铺就,比之光滑的水泥道路显得多了几分典雅庄重,此时依然停驻了不少马车,想必是从苏州就近前来的世家或者商贾。

    顾煜倒是不以为意,苏州的昆山縣与华亭镇紧邻,相距不过十数里之遥,但是中间隔着一条浩荡的吴淞江,这些马车想必都是由渡口摆渡过河。

    这栋大房子地基很高,需要等上七八级的台阶才能进入,在那官吏的带领下,顾氏兄弟刚想登上台阶,旁边传出一声招呼。

    “哎呦,这不是顾大郎么?呵呵,好久不见,幸会幸会。”

    顾煜收住脚步,回头看去,不仅双眉微皱。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从一架华丽的马车上走下,正对着自己拱手抱拳,一脸微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虚伪,怎么看怎么惹人生厌……

    这青年面如冠玉,剑眉入鬓,一袭白色绸衫,上面是繁复瑰丽的苏绣图纹,华美异常。此人望之风度翩翩俊朗不凡,但不知是面上敷粉亦或是衣物熏香的缘故,离着十来步远,顾煜便觉得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熏人欲醉。

    顾煜嘴角扯了扯,抱拳回礼道:“原来是张兄,的确是久未见面了,不过听闻张兄与苏州名妓海棠姑娘情投意合、郎情妾意,不知是否能抱得美人归?”

    那张兄闻言,依仗秀美白皙的脸孔顿时涨红,恶狠狠的等着一脸温和笑意的顾煜,咬着牙恨声道:“休要在此作态!不过是登堂入室细品了一回海棠姑娘的琴艺而已,又非同床共枕先拔头筹,有何得意之处?”

    顾煜微微一笑,洒然道:“自是不同的,海棠姑娘皎如明月、丽质天生,远远望之与耳鬓厮磨,岂能同日而语?只是当日在下并不知张兄钟情于海棠姑娘,又饮了酒,一时失态,是以才唐突佳人,还请张兄勿怪。”

    张兄气得“粉脸嫣红”,额头青筋都迸了起来!

    这顾煜着实阴险,知道自己迷恋海棠姑娘,欲为其赎身娶回家去,便故意接近海棠来打击自己的声望,偏偏还要做出这么一副虚伪做作的嘴脸,当真是伪君子!

    他气得不轻,大声说道:“休要在此装模作样,等到当真能成为海棠姑娘的入幕之宾,再来张某面前炫耀吧!哼哼,不过整个江南谁不知顾家大郎乃是名副其实的伪君子,除非那海棠瞎了眼才看得上你!”

    一旁一直并未出声的顾烛此刻瞪着张兄,阴仄仄说道:“张无忧,若是再口出不逊,信不信你家三爷捏死你?”

    他狠狠瞪着张兄,目露凶光,似乎一言不合便会冲上去饱以老拳。

    张兄顿时气势一弱……

    顾烛的凶名,在江南无人不知。

    此人弓马娴熟力大如牛,性情暴戾心狠手辣,兼且会稽顾氏势大,倒是颇为令人忌惮。

    张兄有些心虚,色厉内荏道:“此处乃是华亭镇,房大总管的地界。你在武原镇作威作福,难道还敢在此地放肆不成?你给老子等着,迟早要你好看!”

    撂下一句狠话,张兄赶紧领着家仆快步走上台阶,进入到大屋之内。

    顾烛冲兄长哈哈一笑,不屑道:“这张忘张无忧就是一绣花枕头,兄长与其齐名,实在是珠玉蒙尘、大大不妥。”

    顾煜哂然道:“树木四大公子,此等虚名毫无益处,不要也罢!”

    言罢,便同顾烛一先一后,在官吏的引领之下踏上台阶,步入大屋。

    此时大屋之内早已人头攒动。

    作为顾家长子嫡孙,下一代的顾氏家主,顾煜的到来顿时引起一阵喧嚣,诸多士族的人物以及一些说得上话的小家族、小商贾都起身见礼,寒暄几句。

    顾煜面带微笑,一一还礼,绝不因家世与身价而看低冷落任何人,至始至终客气寒暄,令人如沐春风,博得一片赞叹。

    好半天的功夫,顾煜才走到最前排的座位,向着四周的人群拱手为礼,这才坐下。

    顾烛眼看大兄威望如此,非但没有半分嫉妒,反而与有荣焉,下巴翘得高高的,顾盼自豪。

    顾煜补着痕迹的揉了揉笑得发僵的脸颊,打量着四周的布置。

    这大屋之内轩敞明亮,足有十几丈见方的庞大空间没有一道墙壁、没有一根柱子用来承重,屋顶和墙壁都是用白灰覆面,整齐明亮。屋顶三道宽大的房梁支撑起庞大的空间,顾煜心中揣测,不知这房梁之中是否另有玄机,否则如何能承担如此大跨度的屋顶重量而不至于坍塌呢?

    屋内则整齐的横竖排列着数百个座位。

    这种座位全都是木质的椅子,却被一行行固定住,不至于因为个人来回移动而导致错乱。确实简陋了一些,但是在这种人多的场合非常实用。

    每一行座椅之前都有趟窄小的桌子,用木料打制,下面用一个中空的桌堂,可以放置一些杂物。

    所有的座位都是一种规格,绝无好坏之分,只有前后的顺序能够体现出与会者的身份高低。如同顾家这般的江南士族,自然是占据着最前排最中间的位置,余者大多是按照家世分配,每一个座位前的桌面上都放有一个铭牌,写着籍贯姓氏,对号入座即可。这种安排使得屋内客人虽多,却井井有条一丝不乱,很是有几分意思……

    顾煜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扭过头去,便见到左手边隔了一个位置,正坐着那张忘张无忧,对自己怒目而视。

    顾煜也不气恼,微微一笑,对着张忘和善的点头致意。

    那张忘忿忿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对顾煜的致意视而不见。

    顾煜毫不在意,身边的顾烛却面色阴沉,一双眼睛阴狠的盯着张忘的侧脸,目露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