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三章 驱逐出场
    颜面对于一个士族来说,那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事情!财富可以快速累积,人口可以每年降生,但是名声却是一个家族时代积累而来,一旦丢掉,想捡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是以,一个簪缨世家可以舍弃大量钱财反而笑语晏晏,但若是谁敢伤了家族颜面,那就是不死不休!

    房俊这等羞辱性的词语,就是要将顾家的颜面剥干净,结下死仇!

    顾煜脸孔赤红,狠狠的瞪着房俊,心中却暗暗叫苦。

    他只不过是想借着质疑房俊的举措,在场内诸人的面前提升一下顾家的地位,也顺带提升一下自己的影响力。在他想来,就算房俊心中恼火,又能对他如何呢?他可是江东顾家的嫡长子,难道房俊还能就因为这么一句话便于顾家翻脸不成?

    谁知道这人还当真就翻脸了!

    这特么就是棒槌啊……顾煜暗暗后悔。

    顾家对盐场是志在必得的,若是不能在其中分一本羹,甚至是占据一个主要的地位,那对于顾家的影响力将大大有损。可谁成想自己只是想要耍弄一个小手段,这房俊却直接就炸了……

    顾煜面上愤怒,心中却在急速盘算,要如何挽回这样的场面。

    可是他能忍,身边的顾烛却忍不了!

    顾烛一向自诩为江东第一等的豪勇之士,也就是对自家大兄心悦诚服,对谁都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尤其是他看不上眼的房俊居然敢用如此的语气驱逐大兄、折辱顾家,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烛当即飞起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案,戟指道:“房俊!休要欺人太甚!别人怕你,某顾家却是不怕!”

    “放肆!”

    裴行俭拍案而起,大怒道:“何妨鼠辈,也敢在大总管面前指手画脚,口出不逊?来人!”

    屋外的卫兵早就发现了屋内的吵闹,早就做好准备,此刻听到裴行俭的召唤,当即手持横刀弓弩一拥而入,数把强弩对准顾氏兄弟。

    裴行俭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沉着脸下令道:“将这二人驱逐出去,若敢反抗,杀无赦!”

    屋内的人全都吓傻了。

    杀无赦?

    不过就是质疑了房俊一句,就要杀无赦?拜托,你只是个大总管而已,还将自己当皇帝了?

    可是看着数名卫兵杀气腾腾的轰然应诺,大家全都噤若寒蝉,紧紧闭上嘴巴。

    这房俊是个棒槌,手底下的官员也都随了的性子,一言不合就要“杀无赦”,太特么霸道了……

    顾烛眼珠子都气红了,恶狠狠的眼神仿佛择人而噬的野兽,嘴里的牙都快咬断了!

    从小到大,自己何时受过此等折辱?

    简直欺人太甚!

    可他虽然冲动鲁莽,却不是个傻子,身旁这些卫兵身上那冲天的杀气有若实质一般涌来,让顾烛不敢稍动半分,唯恐被误认为他相对房俊不利,这些疯狂的卫兵就能猝然下手,将自己射成刺猬,剁成肉泥……

    可是这口气又如何咽得下去?

    顾烛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喉头腥甜,一口鲜血差点就喷了出来!

    全场面面相觑,都没想到居然出现这样的局面。

    那可是顾家啊!江南地面上仅次于萧氏的豪强,家中资财无数,田地万顷,兵甲坚利!

    怎么说翻脸就翻脸,难道一点都不忌惮么?

    唯有一人,仿佛盛夏之际饮下了一杯冰镇酸梅汤一般透体舒爽!

    张忘一张“粉脸”意气飞扬,大声叫道:“大总管身居高位,乃是帝国侯爵,又是帝王快婿,岂能敷衍吾等?他老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顾家如此质疑大总管,简直小肚鸡肠、不知所谓!况且大总管身负陛下重任,吾等皆乃大唐子民,怎么能不竭诚相助,反而要扯后腿呢?依某之间,你们顾家是狼子野心、其心可恶!我们张家愿意帮助大总管早日完成陛下托付的重任,所以,我张忘在此表态,我们家不竞价,就按照最高的价位认购三十股!”

    如此豪爽的话语,顿时引起一阵惊叹。大家对这位油头粉面的二世祖不禁刮目相看,以往皆以为这是个草包,却不知居然如此大气!况且在这种氛围之下,这种支持定然让房俊大生好感,这可不是区区银钱可以达到的。

    别人惊叹,可张忘身边的族中管事却差点哭出来……

    多花点钱按照最高价位认购股份,这倒是无妨,不过是多花了一些银钱而已,当不得大事。可是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番话语,张家与顾家今后可就是死仇了!

    郎君呐,你就不能省点心么……

    可张忘哪里想那么多?就算想到了,他也不在乎!

    你顾煜不是质疑房俊么?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你质疑,我就支持!

    我就是跟你作对,就是要看着你被狗一样撵出去,多花了钱,我乐意!

    房俊倒是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张忘,心说这人我也不认识啊?跟张家更是素无来往,此人为何如何摆明车马的支持我?

    不过这油头粉面的小子那一句“老人家”,却是让房俊暗暗不爽……

    顾烛肺都快气炸了,自己不敢对房俊如何,难道还不敢对你张忘动手?

    心念刚起,手腕却被大兄紧紧拉住。

    顾煜制止将要暴起的顾烛,心中暗叹一声,今日之事已是不可转圜。

    他倒是临机决断之辈,知道再留下去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遂冲着房俊微微点头,一言不发,拉着顾烛转身离去。

    顾烛转身之际,狠狠的瞪了张忘一眼。

    张忘趾高气扬,嘲讽道:“你看什么看?傻乎乎的二愣子!”

    顾烛只觉得刚刚压制下去的一口血差点再次涌上来,只得紧紧咬着牙闭着嘴,一脸阴狠的跟着顾煜离去。

    心中却是充满暴戾!

    大屋内鸦雀无声,全都被房俊的这一手给震住了!

    那可是江东顾氏的嫡系子弟,未来的家主!

    就这么如同乞丐一般被赶出去了?

    房俊说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吐出来的唾沫,就是一颗钉子,连质疑都不行!都知道房俊强势,可是强势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

    房俊敲敲桌子,面容淡然:“无关的人已经赶走,大家抓紧时间,请继续。”

    诸人眼皮一跳,顾氏子弟在这位大总管面前,居然成了“无关紧要”的人……

    大家摄于房俊的威势,赶紧拿起纸笔,与身边的人商量一番,咬着牙将价额填了上去。

    之所以是咬着牙,是因为大家现在天上去的数字,远远超过之前的预期。没办法,房俊所展现出来的强势使得大家清楚了一件事,就算江南再是偏远,再是远离关中,可还是大唐的天下!房俊手中的权势、武力,绝对是不容挑战的强横力量!

    顾家横不横?

    照样被房俊灰溜溜的赶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若说之前确实是因为对盐场感兴趣而报价,现在则多了一份攀扯的心思。这样的一个强势人物,哪怕你不指望能抱上他的大腿,也不能被他给惦记上……

    多花点钱吧,就当是破财消灾。

    裴行俭在台上俯视着众人,心中快慰非常,这特么才是做官呐!谁敢不服?不服就给我滚蛋,敢唧唧歪歪就弄死你!怪不得史书上的那些权臣为了手中的权利哪怕与天下人为敌,哪怕万劫不复也死死的不撒手!

    他心中火热,看着场内诸人,面上却是一片严肃:“各位都填好了吧?来人,都收缴上来,咱们一一报价。”

    一旁的官吏走到场内,将填好的报价单一一收缴,呈放于裴行俭面前的桌案上。每一份报价单都是有名字的,官吏们按照各自的名牌对照之后发放,现在收缴上来,自然不虞混乱。

    裴行俭低头扫视一眼,心脏顿时“霍霍”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