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穿越者的责任
    孔颖达是真的学霸,但是学霸并不代表什么都懂,起码房俊口的这些后世卖白菜的老大爷也能拽几句的经济学名词,他是不懂的。

    不过虽然不懂,却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当然,尽管孔颖达学富五车、读书万卷,“不明觉厉”这个词他也是绝逼没见过的……

    两个老头被房俊忽悠得有些晕头转向,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

    “什么钱庄的老朽不懂,但是老朽知道一个事实,那些士族不会将田产抵给你,但是自己又没有那么多的现钱,所以你这笔买卖也是驴粪蛋子表面光,实则狗屁不是。”

    聿明老头信誓旦旦的说道,一脸笃定。

    他坚信那些士族无论如何都不会将田产和房舍卖给房俊抵债,这可是士族立身的根本,若是连家底都没了,盐场能赚多少钱那也不称不“簪缨世族”了!

    房俊郁闷了,古代的经济知识落后是肯定的,“君子不言利”吗,化人都夹起尾巴装逼,哪怕私下里再是如何疯狂敛财,面也都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清高摸样,决口不谈殖货之道,自然也没有人去深入研究。

    可是再如何落后,也不至于连“抵押贷款”这种事情都不懂吧?

    当铺这个行当可是自古以来存在,将值钱的东西抵押在当铺,期满之后赎回,不是“抵押贷款”吗?

    将这个形式一说,结果顿时遭受两个老头的一顿白眼……

    孔颖达嗤之以鼻:“你想得倒是美!那些士族商贾为何要花费巨资买你的盐场?一则是因为大家不敢得罪你,以此向你卖好,表达自己是个顺民;二则你这人总算在殖货之道有着非凡成,大家也想要看一看你到底能不能做到你承诺的那个地步;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难保这些人私下里串通起来蒙你。反正大家都没有那么多钱,届时随便交一点,你也得咬着牙认了,不然一分钱卖不到,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房俊和裴行俭相视一眼,相顾愕然。

    他们两人对于这次的售卖股份推演了无数次,想到了无数种可能,都一一做下对策,可是唯独没想到孔颖达所提到的这最后一点!

    我虽然报了巨额买价,可是银钱却是不够,为之奈何?你若是要收拾我,那也行,谁叫我没钱呢?可你那些没钱的人你都得收拾吧?不能厚此薄彼,拿我做筏子吧……

    有一个词叫做“法不责众”。

    以房俊的行事风格,若是单单哪一家挑战到房俊的底线,无论是萧氏亦或是顾氏,都不敢担保房俊好不好发疯,直接打门来。可若是所有参与报价的人都拿不出钱来,你房俊难道还能把江南士族、乡绅、商贾统统从头到尾收拾一遍?

    自然是不可能的,若当真那样干了,这江南房俊也别想待了,保准江南士族一起抵制他。

    强势如房俊,也不可能对抗整个江南。算他敢,长安城里的皇帝也绝对不允许他这么干……

    房俊的脸色阴沉下来,似有风暴凝聚,即将雷鸣电闪!

    裴行俭也有些心虚,不过他想了想,说道:“大总管,虽然这个可能被我们疏忽了,但是并不代表他们真的能抓住我们的命门,下官不信还有将到了嘴里的利益吐出来的人!”

    孔颖达这回是愈发的好了:“这种情况,你们也有预案应对?”

    房俊哼了一声,拍了下桌子,咬着牙怒道:“这帮王八蛋,想要合起伙来坑本侯?守约,立刻将那消息放出去,本侯倒是要看看,他们是否当真能抱起团来,将吃到嘴里的钱吐出来!”

    “诺!”

    裴行俭振奋的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大堂。

    他心里也憋着火儿,这帮士族也太过分了,居然想要如此摆房俊一道!只要房俊不想成为天下的笑话,他们拿出多少钱来都得捏着鼻子认了!

    这简直岂有此理!

    大堂内,孔颖达和聿明老头追问房俊尚有何手段应对,房俊一一细说。

    听完,孔颖达手指房俊,叹气道:“奸诈!实在是奸诈!有这等手段,偏偏不在事先公布,非要等尘埃落定之后才说出来,如此一来,江南士族必然立刻分化,什么算盘都打不成!你说说你这小子,有绝世之采,亦有强横之武功,大开大合的做一个盛世名臣光明磊落多好?非得要玩弄这些阴谋诡计,把自己的内心搞得肮脏猥琐,实在是不知所谓!”

    他却不知,这一番话,却是恰巧触痛了房俊心的敏感之处。

    长久积蓄的抑郁和焦躁,彻底的爆发出来!

    房俊长身而起,瞅着孔颖达,抿着嘴唇,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老以为我想这样?我也想当一个纨绔子弟,我也想当一个皇朝帝婿,肆无忌惮的享受父辈积累下来的荣耀,为所欲为的享受金钱美女!可是我不能!因为我早已看穿了大唐的未来,那跟历史的每一个王朝最终的结局一模一样,别无二致!我看得清清楚楚!”

    他站在堂,气宇轩昂,脸满是悲愤,下巴却高高扬起。

    “王朝是什么?在废墟之崛起,土地财富重新分配,新的通知阶层诞生,在国泰民安走向辉煌,然后土地集、财富集,大量平民流离失所,社会矛盾加剧,最后在某一个天灾的年份狼烟四起,强盛的王朝在病入膏肓支离破碎、分崩离析……这是大唐的结局,跟大汉、跟大隋一个样!”

    房俊瞪着眼睛,语速极快,气势磅薄!

    他难道不想当一个纨绔子弟,肆意的享受人生么?

    他当然想!他也有这个条件,历史所有的纨绔子弟都会玩儿,玩得都漂亮!

    可是他不能!

    没有人他更清楚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再以后的千百年将会遭受到多少耻辱、多少迫害、多少欺凌、多少杀戮!

    每当“靖康之难”“四川大屠杀”“崖山之后无国”“嘉定三屠”“扬州十日”“甲午之战”“南京大屠杀”……这些名词浮现在脑海,眼前便是那一幕幕的凄惨悲壮!

    他能够心安理得的享受苍赋予他的这一生,然后来一个“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么?

    他不能……

    所以,他要与那些挡在他面前的敌人战斗,从面对面的明刀明枪,到暗地里的阴谋诡计!他要将一些的拦路石统统踢开,他要带领着大唐这艘大船劈波斩浪,摆脱掉土地的束缚,摆脱掉陆地群狼的环伺,他要给这个安于现状、被土地束缚的民族按一颗进取的心脏!

    这是穿越者的责任!

    孔颖达和聿明老头完全傻掉了……

    这死孩子说的什么疯话?

    大唐跟大隋一个样?

    这句话要是传到李二陛下耳朵里,你看他能不能把你脑袋剁下来当球踢!

    不过……

    土地和财富的集导致王朝的崩溃?

    这个观点倒是蛮新颖的,细细思之,倒是真的有那么几分道理。

    不管两个老头拧着花白的美貌若有所思,发泄了一通的房俊赶到有些心虚,眼睛瞅了瞅这二位,轻咳了一声,说了一句:“那啥……本侯还有要是处理,您二位但请稍坐,某去去来。”

    言罢,一溜烟儿的跑了。

    孔颖达这是才回过神来,气得胡子翘翘,指着房俊的背影大骂道:“小王八蛋,翻天了是吧?居然敢在老夫面前拍桌子,还大放厥词,谁教给你的规矩?是你爹在老夫面前都执弟子之礼,不当人子的东西!”

    房俊充耳不闻,拐了个弯不见了人影……

    孔颖达气得不行,聿明老头却嘴里喃喃有声,嘀咕着房俊的话语。

    越是琢磨,越是觉得有一种拨得云开见月明,直指本心的畅快感觉!

    王朝兴衰、山河分聚,难道是归纳到土地和财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