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心甘情愿的掏钱
    苏州府衙大街顾家的宅院内,顾烛正将一名因为茶水温度没掌握好的侍女一脚踹出堂屋,冷着脸吩咐身边的仆役:“拉出去杖毙!”

    两个仆役不敢违逆,拖着哭天喊地哀哀求饶的侍女走向后院。 顾氏家规森严,有一处专门处置犯错奴婢的房舍,但凡被拉进去的奴婢,几乎都是断气了之后被抬出来,裹一苇草席,丢到城外的乱葬岗……

    堂屋内,顾璁与顾煜相对跪坐,面无表情,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仆役奴婢便是家的私产,家主可以随意打杀,大不了时候赔偿其家一些银钱。

    将一个花季少女杖毙,顾烛的怒气仍旧未曾发泄,气呼呼的跪坐地席之,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恨声说道:“房俊欺人太甚!今日所受之辱,来日定然十倍报之,若违此誓,有如此案!”

    一巴掌拍下,坚固的梨花木茶几顿时四分五裂,茶几的杯盏滚落一地,摔成碎片。

    顾璁无奈道:“三郎,你这脾气也该收敛一些才是。年青人气性大可以理解,你在我面前掀桌子可以,但是居然当着房俊掀桌子,却是大大不妥。”

    房俊确实跋扈了一些,但是当时若顾煜软下来,也未必没有缓和的机会。可顾烛踹翻了桌子,那是公然跟房俊翻脸,依着那位不将人命当回事儿的性格,若是顾烛再敢放肆,还真能“杀无赦”……

    都说横的怕楞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那房俊是又横又楞,难道你顾烛还打算不要命了?

    顾烛原本一肚子火气,此刻听了顾璁的奚落,顿时怒目而视:“房俊又如何?二叔你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迟早有一日,某要今日所受之耻辱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请你拭目以待!”

    顾璁也恼了,瞪眼道:“怎地,你还想打我一顿不成?来来来,让某看看顾家三郎是何等威风,连长幼尊卑都不知道的混蛋玩意……”

    他早受够了这个暴躁鲁莽的侄子!

    好歹我也是你叔叔啊,你对我那是什么态度?

    简直岂有此理!

    顾烛还待再说,却被顾煜喝止。

    “三郎,向二叔道歉。”

    “为何?”顾烛瞪眼。

    “我让你道歉!”顾煜厉声说道。

    “你……”顾烛眼珠子都气红了,不过还是遵从兄长的话语,气呼呼的对着顾璁抱拳道:“二叔,对不住了,是小侄无礼。”

    顾璁哼了一声,脸瞥向一边。

    你这是道歉的态度么?

    顾煜皱皱眉,看着顾烛训斥道:“长幼有序,怎可二叔无礼?你那道歉是什么态度?”

    顾烛憋着一口气,突然长身而起,径自扬长而去。

    出了堂屋,顾烛仰首望天,深深吸了一口气,胸口的郁闷稍减。他纵横江东多年,谁敢不给他三分面子?偏偏今日房俊算是将顾家和他顾烛的面子狠狠的踩在脚下,他如何不恨?

    咬了咬牙,回头看了一眼堂屋,顾烛打定主意,抬脚走到前院马厩牵出自己的宝马,对马夫说了一句“某回武原镇了”,便打马而去。

    屋内两人自然不知顾烛一怒之下居然回了武原镇……

    顾璁叹气道:“这房俊着实难搞,某怎么瞅着他好像专门针对我们顾家?”

    “哼!”顾煜哼了一声,面色阴沉道:“那又如何?这次我们与各大家族暗联络,报价的时候随意,等到房俊收钱的时候,一致推脱没钱。那房俊难道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全体江南士族动手不成?要么,他卖出千万贯的事情成为天下笑柄,要么,他得自己捏着鼻子认了,大家拿出多少钱,用多少钱买下他的盐场。无论怎样,他这可亏丢吃定了!”

    若说愤怒,顾煜之顾烛犹有过之!

    从小到大,顾煜都是长辈眼天资聪颖、办事得体的年青俊彦,在江南同辈之声势最盛,一时无两。那几位所谓的“四大公子”不过是凑数而已,顾煜从未真正将这些人放在心。

    他是面和善,心高傲!

    可是今日,他的高傲却被房俊毫不留情的狠狠践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顾煜颜面扫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正因为从未经历过这种难堪,所以顾煜心里愈发的怒火烧!

    顾璁点头道:“这次算是房俊的失误,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们能再次将江南士族联合起来。可能这小子现在也想不到,这个机会却正是他给我们的吧?呵呵,真想看看那小子收不钱来,不得不捏着鼻子有多少钱认多少钱的神情。”

    顾煜亦是心暗自得意。

    正是因为房俊抛出的这个盐场股份售卖之法,让他抓到了机会。江南士族现在对房俊是又敬又怕,一方面希翼着这个盐场当真能够带来巨额的利润,另一方面也顾忌于房俊是不是耍弄大家,收了钱却发现盐场根本不是房俊所说的那回事儿……

    毕竟熬海煮盐乃是千百年来的惯例,全天底下的海盐都是这么熬煮出来的,现在房俊突然搞出一个不用熬煮亦能产出海盐的法子,任谁都有几分怀疑。

    若是能够花费少量的钱财将这盐场购到名下,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顾煜只是在其稍作章,便轻易的合纵连横,使得各家达成默契。

    心正暗自得意,门外脚步声响,顾家的一个管事快步走进来。

    顾璁皱眉,训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没看到某与大郎正在议事?有任何事,稍后再说。”

    那管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鞠躬施礼,疾声说道:“小的正与周家的管事一批货物核算账目,却听闻那华亭镇的镇公署给周家送去一个消息,是以便急急忙忙赶回来。”

    顾煜心一跳,问道:“是何消息?”

    那管事连忙说道:“那镇公署派去的官吏,说是大总管已经向皇帝奏报,今后将盐场列为国家管控的行业。允许私人经营,但是必须得到民部的核准,并且发放牌照方可经营,否则一律视为违法,将严格予以取缔!”

    顾煜只是稍一琢磨,顿时脸色大变。

    急忙问道:“消息可属实?”

    “千真万确!那华亭镇的官吏也不怕人,只是说这是大总管刚刚得到朝廷的回复,是以第一时间便通知了此前曾经出价购得盐场股份的人家,给大家吃一个定心丸……”

    顾煜闭眼睛,满嘴苦涩。

    还真是定心丸啊……

    这个消息一出,怕是盐场的股价立刻飙升!

    原先认为付出的每股几万贯是冤大头,现在看来,却是能坐地分利!

    国家管控!

    怎么管控?

    这分明是针对江南盐场颁布的政策!以房俊在江南的强势,以及陛下对于江南的厚望,整个江南的盐场是房俊说了算,他说谁行谁行,说谁不行不行……

    可以想见,自今以后,即便是再有盐场出售,也必然经由房俊主导。想要在他手里占便宜?想都别想!

    这一手,立马将盐场变成了香饽饽,那些买到股份的家族非但不会在价格做章,摆出什么没钱之类的嘴脸,不仅会心甘情愿的掏钱,而且是哭着喊着求着房俊收钱!

    因为盐场的股价不一样了啊,算是现在转手,也能立马见利!

    合纵连横?

    简直是笑话!

    最最严重的是,顾家被房俊驱逐出场,根本没有购到一丝半点的股份。一旦房俊将来的盐场当真有那么的产量,而以海盐为根本的顾家却毫无插手之余地……

    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顾煜狠狠的咬牙,这房俊太过奸诈!

    若是事先放出这样的消息,必然应者云集,能够将盐场的价值大大提升。可他宁可牺牲了这一部分利益,也要让江南士族分出站队,谁支持他,谁敷衍他,谁反对他,一目了然……

    从此之后,江南士族将被彻底分化,再也不能团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