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人心逐利
    一石激起千层浪!

    当所有的士族、商贾们都在默默的打算耍赖然后用最低的价格拿下盐场股份的时候,从今以后“盐场国家管控”的消息横空出世,顿时惹起骂声一片。

    当然,有人骂,就有人偷偷窃喜……

    骂房俊的自然是那些没有拿到盐场古人的士族和商贾,若是再事先房俊就放出这个消息,那大家肯定削尖了脑袋也要抢一份盐场的股份,而不是刻意压价打算浑水摸鱼。现在好了,这个消息一出,那些股份到手的人妥妥的做梦笑醒,转手就赚钱了!

    窃喜的自然是手里有股份的人。

    不用说,房俊敢放出这个消息,就意味着以后最起码在江南想要另立盐场,就必须要经过房俊的同意。别说什么民部批准这件事儿,以房俊现在在江南的影响力,以及他站在他身后的皇帝这棵大树,想要撇开房俊另立盐场简直就是做梦!

    这么一来,这些手里有股份的人就有了小心思了……

    起初是想要压价的,虽然价格报上去了,但是大家没拿不出那么多钱,你房俊也没辙不是?若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么大家出多少钱你拿多少钱就完了,不愿意?

    不愿意就拉倒,房俊更会成为天下笑柄!

    可是现在,谁敢说自己没钱?

    你若是不要手里的股份,分分钟有太多的“替补”来买!

    谁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放弃手里的利益呢?

    现在的难题以及不是担心不出钱房俊会不会翻脸,而是拿不出前来会不会被房俊收回股份……

    有人羡慕有人愁,一时间,江南各处人生百态。

    *****

    阳羡周氏历朝人才辈出,出自汉初绛侯周勃、条侯周亚夫,也曾经显赫一时。到了魏晋之时,阳羡周氏愈发兴盛,曾有“江东豪强,莫过周沈”之誉,排名甚至还要在吴兴沈氏之前,其强势可见一斑。

    然而随同大部分江南士族一样,进入南朝末年,便纷纷败落,及至到了隋唐两朝,声势更是大不如前。虽未像琅琊王氏那般快速陨落,却也急剧缩水,影响力一泻千里……

    阳羡周氏祖宅内,一场紧急召开的家族会议正在进行。

    窗外细雨濛濛,竹叶青翠,院子里墙角的杜鹃花一蓬蓬一簇簇,粉光致致,去年南洋商贾带来的芭蕉树已经长到一人高,在细雨中伸展着叶子,大如蒲扇,翠绿欲滴。

    大屋内茶香缭绕,凉风习习。

    周氏家主周樘今年将至花甲,瘦削的脸颊上清癯宁和,一派儒雅。

    手里捏着刚刚从紫砂茶壶中倒出的茶水,轻轻呷了一口,闭目悠然品味,怡然自得。

    他这里神情疏朗漫不经心,一旁的足底周树却忍不住了。

    周树比周樘年轻将近十岁,与瘦削风雅的族兄不同,生的肩宽背后气度雄浑,性子也颇为急躁,此刻疾声说道:“哎呀呀,大兄,你倒是赶紧拿出一个主意啊!”

    周樘抬了抬眼皮,轻笑一声:“每逢大事有静气,树弟,你这城府也该好生修养才是,多大的人了,毛毛躁躁的。”

    周树气结,瞪眼道:“这跟城府有什么关系?要么跟江南士族抱成一团,要么彻底倒向房俊,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是后果难料,这可是关系到我阳羡周氏根基的大事,怎么能不急?”

    阳羡周氏在招股大会上一鸣惊人,当即引起了整个江南的关注。请柬、问候接踵而来,甚至好几个家族主动谈起了小辈的联姻之事,商业上的合作意向更是无数。以往享有这种待遇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怕是得有一百年前才行……

    周树是个直性子,他觉得现在这种状况非常好,好一直延续下去,说不定阳羡周氏就能在他们这一辈手里“中兴”了!

    因此格外在意,自然难免急切了一些。

    周樘哑然失笑。

    一侧的另一个矮胖的老者却是一直脸色阴郁,听到周树的话语,不悦道:“我们跟顾家已经商谈好了合作的事宜,此时若是转而投向房俊,岂不是背信弃义、自绝于江南士族?此事万万不可。”

    周树不忿道:“那顾家难道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利用我们而已。现在形势有变,盐场以后将由朝廷管控,那就是一个香饽饽,想抢都抢不到,难道我们反而要将吃到了嘴里的肥肉吐出去?那才是整个江南的笑话!”

    他是倾向于按照招股的价格将这些盐场的股份吃下去的,毕竟这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至于顾家的承诺?那太遥远了,即便他不是以智谋见长,也知道画上的饼再好看,也不如吃到嘴里的肥肉香甜……

    矮胖老者皱眉训斥道:“老三!你只看到眼前的利益,但若是得罪了顾家,就等于得罪了整个江南士族,以后房俊拍拍屁股调往别处,我们周家还如何在江东立足?”

    周树忿忿不语。

    其余几位年轻人明显是周氏族中的小辈,这种场合是插不上话的,都恭恭敬敬的跪坐一侧,不过眼神闪烁,显然都是极有主见的。

    周樘轻轻将茶杯放到面前的茶几上,悠然说道:“顾家,代表不了江南士族,就算是萧氏也不行。江南是大唐的江南,难道二弟还看不出来么?”

    矮胖老者神色一变,急忙说道:“大兄,莫非想要撕毁与顾家的协议不成?”

    周樘淡淡看了他一眼,云淡风轻的说道:“周氏何时与顾家有协议?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已,有利则和,无利则分,口头的约定,算得什么事?就算是你你与顾家私下里的协议,也不见得就白纸黑字吧?”

    此言一出,空气陡然一静。

    矮胖老者神情再变,眼神闪烁,心虚道:“不知大兄所言何事?某与顾家又会有什么私下的协议……”

    周樘深深看了他一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二弟答应顾家,要极力蛊惑周氏靠向顾家对抗房俊,然后顾家会在某死去之后全力支持你这一房成为周氏的家主,难道没有这件事情么?呵呵,看来二弟还真是健忘啊。为兄心中甚是欣慰,好歹二弟你没有答应那顾烛现在就下毒害死我,而是要等到我死之后,才会争夺家主之位……不知为兄是否应该感激二弟你顾念兄弟之义,从而手下留情呢?”

    说到后来,语气渐渐转厉。

    周树先是一愣,随即大怒,从地上一跃而起,一脚就将矮胖老者踹翻在地,戟指大骂道:“周槐,你个吃里扒外、狼心狗肺的王八蛋,老子今日打死你!”

    说着,铁钵一般大小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周槐的面门,“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周槐的惨叫,鲜血飞溅。周树兀自不休,挥舞着拳头雨点般落在周槐身上,不分头脸,一顿好打,周槐猝不及防,被打的鬼哭狼嚎,连连求饶。

    一侧的几个年轻人坐不住了!

    这其中就有周槐的儿子,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根本不知内情,什么争夺家主之位的事情全然不知,但是自己的老爹被往死里揍,这却是忍不了,怪叫一声就铺了上去,将周树扑倒在地,缠斗在一处。

    而周樘这一支的周氏长房自然也愤怒了,怎么着,想要在我爹死后把家主之位夺走?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简直就是狼子野心啊!

    自然也纷纷冲上去加入战团,将周槐夫子一顿好打。

    大堂里乱成一团。

    守在外面的侍女仆役们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进去拉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