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九章 驱逐
    大堂里乱成一团。

    哭声、骂声、求饶声,响成一片,与窗外雨打芭蕉的淅淅沥沥声混在一起,守在门外廊下的侍女仆役们并未听到屋内因何事争执,面面相觑,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周樘也气坏了,这还有没有点规矩?我这个家主还没发话呢,你们打成一团,眼里还有我么?

    他大吼一声:“都给我住手!”

    他的几个儿子纷纷住手,撤出战团,不过嘴里依旧骂骂咧咧,对周槐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甚是恨意满满!周树打了一顿,出了气,喘息着停了手。

    周槐和两个儿子可惨了……

    周槐满脸是血,脸甚至还有几道抓痕,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从地爬起来,便跪倒周樘面前,悲呼道:“大兄,是兄弟错了,不该觊觎家主之位,可是他们几个兵不知情,还求大兄看在我这些年鞍前马后的份,只处置我一人,不要牵连到他们,毕竟都是你的侄子啊……”

    到了这个时候,周槐也知道自己跟顾家的密约定然已经全部泄露,不敢再有侥幸之心,所幸自己担下所有责任,不至于连累儿孙后代。

    他这位大兄别看长得儒雅秀,说话也总是未语先笑,但心里却是杀伐果断,恨着咧!

    觊觎家主之位?

    呵呵,逐出族谱都是轻的,算将自己套麻袋装石头沉入太湖,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算得是家族的耻辱,一旦传扬出去,必将成为阳羡周氏被人耻笑的污点,是以,算周樘如何处置自己,族亦不会有人替自己说话。

    周树兀自愤怒,吐出一口唾沫,骂道:“呸!你我兄弟几十年,大兄是长房嫡子,可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周氏的一支偏方,亏得大兄信任,你这一支才能在族显贵起来,儿孙后代才能有一个像样的差使,现如今却欲壑难填、恩将仇报,居然觊觎起家族的位置来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何德何能,敢窃据家主之位?”

    周槐又羞又愧又悔又怕,跪在地自己给自己掌嘴,打得啪啪作响,涕泪横流:“大兄,三弟,我知错了!只求看在往日情分,给您们几个侄子一条活路,此事都是我一时糊涂,受了顾煜的蒙骗,他们确实不知情啊……”

    他的两个儿子稍稍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也顾不得脸青肿,默默跪在一旁,却是不知如何是好。

    父亲的举动他们确实不知情,可若是成功,他们确实最直接的受益人。可以说是父亲为了他们这一支的前程,方才有了不轨之心……

    周樘叹了口气,说道:“二弟,算此次为兄原谅你,你也不可能容于家族,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此风不可长。”

    周槐痛哭流涕:“无论大兄如何处置我,我皆无怨言,是我对不住大兄在先,只是请求大兄看在两个孩子并不知情的份,不要将他们驱逐。若是驱逐出族,孩子彻底毁掉了啊……”

    他不知道自己与顾家兄弟的密议到底如何泄露出去,从而被周樘得知。事已至此,他只想保住两个儿子,若是被驱逐出去,那无异于彻底断绝了他这一支的命脉!

    在这个讲究孝道,讲究兄友弟恭,以家族为社会基础的年代,一个人若是因为品行恶劣被逐出家族,必将受到万人唾骂、世人唾弃,别说为官不可能,算是经商,也会被人耻笑……

    周树怒道:“现在后悔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该将你这一支革除族籍,任你自生自灭!”

    家族是什么?

    家族是以血缘为基础维系在一起的一个整体,这是最亲密的整体!当然,有人的地方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有争斗,一个家族之内明争暗斗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必须有一个底限。

    周槐这般与外人勾结,图谋家主之位,依然触犯了这个底限,传扬出去,不会有一个人为他鸣冤。

    周樘长长一叹,挥了挥手,黯然道:“兄弟一场,如同手足,我有怎能忍心施用家法处置与你?罢了,你自己走吧,走的远远的,以后好自为之。今日之事便到此为止,从今而后谁也不准再次提及。”

    这算是最为宽大的处理了。

    一方面保住了周氏的面子,不至于出现“勾结外人图谋家主”的笑话,一方面也成全了周槐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心愿,并未祸及他的儿子。

    在这个时代来说,周樘如此处置,算得宅心仁厚。

    周槐感激不尽,“砰砰砰”给周樘磕了几个头,回头泪流满面悔不当初的对两个儿子说道:“今次为父糊涂,差点闯下大祸,是你们大伯宽宏,宽恕了父亲。虽然将父亲逐出家族,却是大恩大德。你们切不可心存怨恕,要记着大伯的恩德,好生做人,好生做事。若是为父知道你二人为非作歹,不用你们大伯动手,为父亲手大义灭亲,宰了你两个兔崽子!”

    他的两个儿子到现在还一脸懵逼呢,不知如何到了这一步?

    不过听闻周槐的话语,赶紧点头一一答应下来。

    周槐无颜再留此处,当即走出大堂,冒着蒙蒙细雨回到自己的院落,稍坐收拾,便离家而去。

    周樘对周槐的两个儿子说道:“父子一场,去送送你们的父亲。”

    “诺!”

    两个小子战战兢兢的走出去。

    周树依旧恼火,愤然道:“二兄当真糊涂!那顾家也不是个东西,居然怂恿别家谋夺家主之位,简直寡廉鲜耻,无耻之尤!”

    周樘哼了一声,说道:“华亭镇派来的官员呢?你亲自去请来,商议一番盐场之事。另外若是没有他的报讯,我们尚且被老二蒙在鼓里,搞不好亦是疏漏酿成大祸,为兄要好生感谢一番。”

    “诺,某这去。”

    周树起身,走出大堂。

    未几,带进来一位面目俊朗的年青人。

    这年轻人面目俊朗,英气勃勃,见到周樘,施礼道:“华亭镇户科主事辛茂将,见过荏木公。”

    周樘的号是“荏木”,取自诗经·小雅当“荏染柔木,君子树之”之意。

    周樘起身,抱拳说道:“辛主事毋须多礼,说起来,此次老朽还要感激辛主事的提醒,否则族出了蠹虫,受那顾家的蛊惑,不晓得还会做出何等悖逆之事,更让阳羡周氏的清名不至受累,请受老朽一拜。”

    说着,俯身下拜。

    辛茂将赶紧前两步,扶住周樘的双手,惶恐道:“荏木公岂不是要折煞晚辈?您是江东宿儒,名满三吴,晚辈久仰之至,今日幸会,还想请教您老史书经义呢,何况这消息乃是大总管叮嘱晚辈务必要跟阳羡周氏报信,是以,您这一拜,晚辈万不敢当,万不敢当。”

    周樘虽是真心实意的感谢,不过既然辛茂将坚决不受,便趁势起身,拉着他的手入座,赞道:“辛小兄眉目疏朗眼神清澈,一见便知是心地正直之辈,大总管麾下,当真是人才济济啊。辛小兄年青,日后多家学习,定然前程不可限量。”

    辛茂将苦笑道:“您老过誉了……实不相瞒,晚辈春闱亦曾参考,不过却是名落孙山,本想返乡苦读,三年后再战,孰料因昔日曾与大总管有些交情,被大总管叫来华亭镇,在他麾下效力。大总管曾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独门造车非是良图,于实践审视自身,方是良策。是以,晚辈才离京南下,投靠到大总管麾下,担任户科主事。”

    提起科考,算得是辛茂将的伤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