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一章 借贷
    周樘并未阻止周树发飙,他也想看看辛茂将的底线是什么。

    若当真是逼着周家借钱,他么……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辛茂将呵呵一笑,看着周树,温言道:“这位不必太过激动,某只是个传话的,您吹胡子瞪眼,吓住了某也没用。首先,股份认购你们周家是签字画押了的,白纸黑字,就算官司打到御前,你们周家也是个输,这一点您不反驳吧?”

    周树鼻孔喷气,哑口无言。

    于情于理,周家都得买下这个股份,要么就巨额赔偿。被说你有钱没钱,没钱你就敢狮子大开口,胡乱报价?

    没这个道理。

    辛茂将笑吟吟续道:“再者,晚辈大抵也能猜到您和荏木公的想法,不过是以为大总管要弄出什么利滚利的高利贷,以此坑害周家吧?”

    周樘不言,周树则怒哼一声:“难道不是?”

    辛茂将摇头道:“非也,您这可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大总管了。”

    周树问道:“此话怎讲?”

    辛茂将说道:“钱庄的利息是统一的,大总管根据目前民间借贷的具体情况,规定了利息为月利一分,十年之内绝无变动。”

    周樘猛地瞪圆了眼睛:“一分利?”

    辛茂将点头:“没错,一分利。”

    他自然知道周樘因何震惊。

    眼下最流行的“九出十三归”,既是你借款十贯,拿到手里的是其实是九贯,到期还款则为十三贯。而在此之外,还要交付相应的利息,这个利息一般按月计算,大概在三分左右。

    里里外外这么算下来,简直就是要人老命……

    可是钱庄的利息呢?

    就一分!

    除了少许的“印花税”之外,不再有任何说道。

    周樘眉头一挑,问道:“需要何物抵押?”

    辛茂将笑道:“田产、房舍、商铺,甚至字画、珍奇之物皆可,而且,不仅仅是这次认购盐场股份的士族、商贾可以申请贷款,所有的能够使得其商业项目得到钱庄认可的家族或者个人,都可以随时随地的申请贷款。”

    周樘再一次心神一震。

    他是宿儒不假,但绝不是自命清高的迂腐之辈,阳羡周氏能够有现在蒸蒸日上的局面,与他的细心经营分不开。对于殖货之道亦是颇为精通。

    房俊的这个所谓的“钱庄”,可不仅仅是给那些认购了盐场股份却实在拿不出钱的士族准备的,而是再下一盘更大的棋!这一手不仅将以往江南民间的借贷方式给予颠覆,使得大宗的借贷有了另外的选择,不至于非得承受放贷之家敲骨吸髓的盘剥,更重要的,他实在有意识、有计划的扶持那些资本并不充裕、却着实有着经营头脑的商贾。

    亦或者……寒门!

    周樘的眼角不由自主的急剧跳动。

    如果倒向房俊,周氏既可以保住现在到手的盐场利益,亦可以摆明车马的站队,想来房俊对于首先站出来表态支持的周氏绝对不会亏待。

    这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周樘现在面临两个问题,两个要命的问题!

    若是从那个钱庄借贷,抵押上自家的田产、房契,一旦盐场的收益达不到理想,岂不是等于房俊画个圈圈就把周氏几百年积累的这点家底都吃掉了?

    那盐场可都是房俊一手鼓捣出来的,大家虽然都愿意相信房俊对于盐场产量的阐述和预测,但是万一呢?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

    如果房俊当真是打着扶持寒门以对抗江南士族的心思,那自己投靠过去,岂不是意味着助纣为虐、自掘坟墓?

    水太深了……

    周樘患得患失,犹豫不决。

    辛茂将自是将他的神情看在眼中,心中哂笑。

    在计划推出这个“皇家钱庄”之前,大总管便已经同裴长史将所有士族和商贾的心思莫得通透,各种各样的可能都已经尽可能的做好预案。

    周樘的顾虑,自然亦在大总管的预料之中……

    辛茂将坐直腰杆,一股傲然之气自胸臆之间油然而生。

    他语气郑重的说道:“大总管曾言,他最是重义气之人,诸位在招股会上给他圆了场,他会记住这个恩情,所有认购盐场股份的家族或者个人,若是有需要在钱庄借贷,所有抵押之物,无论到何时,钱庄将不予收缴,只是禁止其买卖,直至还清借贷为止。”

    周樘眼角又是一跳……他都记不得这是今天的第几次震惊了,房俊这一招连着一招,不禁令人防不胜防,更是直取命门,直击软肋,令人欲避无从!

    什么叫“他会记住这个恩情”?

    甭管你是拿出钱来,还是向钱庄借贷,只要老老实实的将认购的股份买下,那就是“情”!咱们有了交情,就是伙伴,日后自然不会亏待。

    可你若是想要让他难堪,耍无赖不肯交钱,“情分”不仅没有,有的就只是“仇恨”!

    赤裸裸的威胁、恐吓!

    而辛茂将的后一句,更是让周樘不得不赞叹房俊的魄力。

    “所有抵押之物,无论到何时,钱庄将不予收缴,只是禁止其买卖,直至还清借贷为止”……

    这是何意?

    简直就是借钱给你做生意!

    一分利在这个时代,那简直就跟白给的没什么区别……

    周樘心中明了,只有最后一个疑问。

    他看着辛茂将,缓缓问道:“不是老朽信不过大总管,实在是田产房契设计家族根基,不得不谨慎行事。敢问一句,万一他日大总管不再掌管这个钱庄,这个承诺是否还会继续有效?”

    别说什么签字画押!

    人走政息那是常态,他房俊尚未及弱冠之年,难道还能掌管这钱庄太久?一旦他走了,上来一位完全不承认之前的协议,那周氏哭都没地哭去!

    席君买哈哈大笑道:“荏木公想必疏忽了一件事。”

    “何事?”

    “这个钱庄的全称,叫做‘大唐皇家钱庄’,跟华亭镇无关,跟苏州无关,甚至跟沧海道亦无关,此乃陛下的私产,无论是周氏亦或他人,签订借贷协议的文书,都是由陛下签字画押,与大总管何干?”

    周樘傻眼:“当真?!”

    席君买点头道:“绝无虚言!”

    周樘长长吁了口气,当即拍板道:“不知这抵押之物,要如何作价?”

    席君买道:“钱庄之内自有负责评估之人,皆是精通算学经济之道的人才,绝对不会恶意压低抵押之物的作价。非但如此,大总管特意对此次认购盐场股份的所有人开出一份红利,可按照抵押之物的作价,上浮两成,给予放贷!”

    你拿出一百亩地,市价一千贯,我就给你放贷一千两百贯!

    大手笔啊……

    周樘再无异议,当即表态道:“明日,老朽便安排三弟带着田产地契前往华亭镇,去钱庄办理借贷手续。”

    辛茂将呵呵一笑,挑起大拇指说道:“荏木公魄力不凡,晚辈不胜心折!”

    任务完成,心中如释重负!

    周樘亦哈哈大笑:“辛主事口齿伶俐,思辨清晰,当得起一句青年才俊的称呼。一次科举不中,不当大事,只要用心沉淀,来日金榜题名已是必然。正如大总管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前程奕奕,鹏飞万里!”

    这笔买卖,做得值!

    江南士族?

    去他妈的!

    周樘早就看得清清楚楚,时代不同了!还想着南北朝时候天下大乱,江南士族火中取粟,趁势崛起?还想着大隋统一江南之后便无力难顾,任由江南士族做大?还想着九品中正制的维系之下世家门阀把持朝政,拥有兴灭废立之能量?

    别做梦了,醒醒吧!

    大唐已经如同巨人一般崛起,绝对不会容许世家门阀再如以前那般掌握着帝国资源,甚至凌驾于皇权至上!

    要么随波逐流,跟着大唐这艘大船乘风破浪,扬帆远航;要么一意孤行,在强大的车轮前碾得粉碎……

    何去何从,周樘清清楚楚。